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9章 作伴
    ,精彩小说免费!

    雪雁捂嘴一笑,道,“上回陪喜儿在花园待了半天,被蚊虫叮咬出几十个包,青杏说什么也不肯再陪喜儿了,喜儿求了海棠半天,海棠才和她作伴。”

    好在她要伺候世子妃,不然喜儿肯定拉着她一起去,雪雁庆幸喜儿没惦记她,但想到喜儿的执拗,那真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雪雁道,“喜儿说她有预感,今晚秋露一定会上当,特意带了一套白衣去。”

    明妧正喝茶,听雪雁说这话,明妧一口茶没差点喷出来,嘴角狂抽不止,要不要这么偏执,要不要这么认真啊?

    无奈一笑,明妧把茶盏放下,拿起绣绷子。

    绣了几朵折枝梅花,明妧觉得脖子酸疼,便把绣绷子放下,扭了扭脖子,雪雁见时辰不早,道,“世子妃,奴婢准备热水给您泡澡?”

    明妧点头,“也好。”

    雪雁出去,很快就和青杏拎了两桶热水来,明妧打算宽衣,外面海棠一阵风跑进来,把青杏撞的往前一踉跄,手里的木桶甩出去,水掉了一地,腾腾热气氤氲整间屋子。

    青杏堪堪稳住身子,气的她道,“跑这么急做什么?”

    海棠却是管不了那么多,踩着一地的水,上前急道,“世子妃,救命啊!”

    明妧束腰都解下了,见海棠一脸焦灼不安,她道,“怎么回事,喜儿呢?”

    海棠急的眼泪直飚,语无伦次道,“喜儿出事了,她被人推进湖里了。”

    明妧心口一提,赶紧走到窗户处,赵风闪身出现道,“属下这就去花园看看。”

    身后,青杏问海棠道,“是琅嬛郡主的丫鬟推的喜儿?”

    海棠摇头,只哭道,“我也不知道,我和喜儿在假山里一等半天,就是不见有人来,觉得希望不大的时候,突然闻到一股烧纸钱的味道,喜儿就拉着我过去看看,远远的,我和喜儿看见湖畔有两丫鬟在烧纸钱,是烧给过世的姜大姑娘的……”

    喜儿的目的是抓秋露,揭穿她杀花园小丫鬟的真面目,谁给姜大姑娘烧纸钱与她们无关。

    而且大半夜的,在阴冷的湖畔烧纸钱,太吓人了,海棠不敢过去,但是喜儿好奇,她也只能陪着,只是在悄悄靠近的时候,喜儿不小心踢到了地上的石头,惊动了烧纸钱的丫鬟。

    在要被发现的时候,喜儿把头发散开,打算把丫鬟吓跑,她躲在那里看着,只是那两丫鬟起初很害怕,但是很快就发现喜儿是人,把喜儿抓住,她准备去帮忙,喜儿却叫,“世子妃,救我!”

    海棠不傻,喜儿这是提醒她赶紧回来找世子妃救她,海棠没敢耽搁,一口气跑了回来,想到喜儿装鬼吓人,却被人推进湖里,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海棠吓的坐不住,心里后悔应该拦着喜儿不让她过去看的,要不是她陪着,喜儿没有那胆量,都怪她,雪雁宽慰她道,“不会有事的,喜儿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这话,不知道是安慰海棠,还是安慰她自己,一个个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等了约莫半盏茶的功夫,守在屋外的青杏就道,“世子妃!”

    明妧迈步出去,就看到赵风抱着喜儿,喜儿脸色惨白,肩膀全是血,殷红一片。

    明妧随手探了探喜儿的鼻息,还好,还有气,“先扶她回屋,雪雁,去拿药箱。”

    等赵风把喜儿放床上,雪雁已经把药箱子拎了过来,喜儿昏迷不醒,明妧帮她把肩膀上的衣服撕掉,露出伤口来,伤口很深,但不是匕首伤的,是发簪。

    明妧帮喜儿清洗伤口,然后抹药,之后雪雁和青杏才帮喜儿把身上湿漉漉的衣裳换下,并重新换了床被褥。

    书房内,赵风把喜儿放下后,就去见了楚墨尘,把喜儿受伤的事告诉他。

    知道喜儿出事后,他没有耽搁就去当初北鼎侯府姜大姑娘出事的地方找喜儿,可惜并没有喜儿的人影,他在湖畔找了一圈,才在假山后看到喜儿趴在那里,失血过多,喜儿没有力气爬起来,只紧紧的抓着假山,半边身子泡在水里。

    赵风当时就觉得不愧是世子妃的丫鬟,果真是命大,这要是一般的丫鬟肩膀受伤,被推进湖里,早就溺水而亡了。

    赵风感慨的时候,楚墨尘想起了在悬崖底下的事,那时候他看不见,只能靠一双耳朵听,明妧教丫鬟凫水的事他知道,起初丫鬟并不愿意学,明妧吓唬她,如果找不到竹筒,没人来救她,唯一能走的办法就是做竹筏离开,只是水里石头多,谁也不知道竹筏会不会半道上散开,她没有把握扛着她游上岸,那时候就只能把她留在悬崖底下孤独终老。

    一番话,把小丫鬟吓的恨不得趁着月光学凫水,没想到明妧未雨绸缪,在悬崖底下没用到,到了镇南王府却救了丫鬟一命。

    楚墨尘知道喜儿在明妧心目中的分量,他也知道当初如果不是喜儿,让明妧尝出水里的血腥味,本着逮一只受伤的野兽大饱口福的念头,误打误撞把他救了,论救命之恩,喜儿尚排在明妧之前。

    楚墨尘不方便去丫鬟的屋子,知道明妧心急喜儿,也没有打扰她,只在书房看书。

    明妧在床边等了大半个时辰,喜儿才醒过来,把雪雁和海棠都高兴哭了。

    当然,喜儿哭的更惨,她已经差点两次去跟阎王爷报道了,她身子一动,肩膀上的伤疼的她倒吸一口凉气,明妧道,“你就躺着吧。”

    喜儿是真没力气起床了,虽然她不习惯这样和世子妃说话,她哭道,“世子妃,你这回可要帮奴婢报仇。”

    雪雁狠狠的瞪她,“这回,你怎么不执意要自己报仇了?”

    秋露一个小丫鬟,世子爷那么多暗卫,随便哪个动动手指头都能要她小命几十回,她偏要自己来,最后差点把自己小命给搭上,总算长点记性了。

    雪雁和喜儿一同伺候的明妧,关系最好,一想到喜儿要真出什么万一,雪雁就后怕连连,即便再心疼喜儿,也忍不住数落她几句。

    喜儿撅着嘴,死鸭子嘴硬道,“可这一回不同,捅我几发簪的是琅嬛郡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