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0章 抓包
    ,精彩小说免费!

    海棠眼珠子睁大道,“不是两个丫鬟吗?”

    明妧眉头狠狠一皱,怎么会是琅嬛郡主,“你确定没有看错?”

    喜儿重重点头,“奴婢没有看错,就是琅嬛郡主和丫鬟秋露在给姜大姑娘烧纸钱。”

    夜色朦胧,远远的看不清楚,但离近了,又太晚了。

    她要是知道是琅嬛郡主在给姜大姑娘烧纸钱,她说什么也不敢上前,而是直接回来禀告世子妃了。

    青杏懵懂问道,“好好的,琅嬛郡主为什么要给姜大姑娘烧纸钱,还打扮成丫鬟模样?”

    一个猜测,呼之欲出。

    几个丫鬟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都不敢置信,怎么会是琅嬛郡主杀了大少爷的未婚妻姜大姑娘呢?

    可要不是,她为什么要半夜给姜大姑娘烧纸钱?这说不通啊。

    明妧脸色冰冷,嘴角噙着一抹讥讽的笑,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喜儿让赵烈吓唬秋露,是想逮住秋露杀丫鬟灭口的事,谁想到会误打误撞牵扯出这桩长房查了许久的陈年旧案。

    以前许多不明白的地方,这一刻都通透了。

    北鼎侯府姜三姑娘和楚墨枫议亲后,在花灯会上从断桥上摔下来,她把她救起来时,琅嬛郡主就在身边。

    柳太傅府柳大姑娘和楚墨枫议亲,身上的香囊被人下药,她让丫鬟去打听,柳大姑娘进府后,见过琅嬛郡主。

    只因为琅嬛郡主孀居,和楚墨枫八竿子打不着,所以明妧从未怀疑过她。

    还有昨儿东王世子迎娶北鼎侯府姜三姑娘,亲事办的那么急,她觉得莫名其妙,原来不过是琅嬛郡主急着给自己找一道护身符。

    北鼎侯府要长房三个月之内查出杀人凶手,否则楚瑜就要嫁进北鼎侯府,楚瑜不会同意的,这是在逼着长房查出凶手,琅嬛郡主怕事情败落,北鼎侯府找她算账,所以先把北鼎侯府的女儿娶进东王府,人质在手,北鼎侯府必定投鼠忌器。

    这一招,真是太狠毒了。

    杀北鼎侯府一女儿,再拉一个入火坑,如果北鼎侯府要她身败名裂,已经是东王世子妃的姜三姑娘绝不会有好下场。

    琅嬛郡主为什么不要楚墨枫娶妻,要他背负一个克妻的罪名?

    难道琅嬛郡主喜欢楚墨枫?

    那么俊逸,清风霁月的男子,的确容易叫人倾心,但是以她琅嬛郡主的身份,她当初要嫁给楚墨枫不是难事,毕竟那时候王府还是镇国公府。

    而且……

    明妧怀疑楚墨枫根本就知道琅嬛郡主是他要找的杀人凶手,所以在她知道有人给柳大姑娘下药后,让楚墨尘把这事告诉他,然而楚墨枫一点反应也没有,任由柳太傅府退亲,只让纸钱洒的满王府都是,把琅嬛郡主吓回东王府。

    本来楚墨枫计划很成功,奈何她一时大意,让谢婉华泄露了这件事,还碰巧被琅嬛郡主知道,怒气冲冲的杀回来,直接去观景楼找楚墨枫的麻烦。

    从楚墨枫做的事来看,他应该对琅嬛郡主没有感情,否则就不会把琅嬛郡主吓回东王府,但他为什么明知道琅嬛郡主针对他,却步步退让,难道是什么把柄捏在琅嬛郡主手中?

    尤其,琅嬛郡主借道士之手,逼大太太抄一千遍佛经替姜大姑娘祈福,等抄完佛经才能替楚墨枫娶妻,身为儿子,却不帮娘亲,任由她被人欺负,有失孝道。

    不止明妧诧异,楚墨尘知道是琅嬛郡主给姜大姑娘烧纸钱后,他比明妧更吃惊,但这事怎么看都摆脱不了琅嬛郡主的嫌疑。

    明妧觉得镇南王府实在可怕,连琅嬛郡主身上都有这么多的秘密,这一潭水比她想的还要深不可测。

    翌日,天将大亮。

    琅嬛郡主做了一夜的噩梦,吓的她冷汗涔涔。

    外面,秋露跑进来,急道,“郡主,世子妃的丫鬟没死。”

    琅嬛郡主脸色一变,“怎么会没死呢?!”

    秋露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奴婢不放心,让丫鬟去打听,沉香轩的丫鬟说喜儿肩膀受伤,但没有性命之忧。”

    说完,秋露急的跳脚道,“郡主,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她们主仆还真是一个比一个命大!”琅嬛郡主眼神冰冷,见秋露急的冷汗直冒,她道,“慌什么,有大嫂护着我,我还怕她拆穿我不成,何况昨晚的事她又没有证据。”

    秋露能不急吗,要是真出什么事,她肯定会被推出去顶罪的,她不想死。

    琅嬛郡主眼神冷的像是猝了剧毒,半晌之后,她道,“扶我起来,更衣。”

    再说明妧,和往常一般时辰起床,雪雁和青杏伺候她更衣,她问道,“喜儿如何了?”

    雪雁心疼道,“昨晚服了世子妃给的药,喜儿睡的很好,只是早上醒来伤口疼,其他的倒没什么。”

    明妧不大放心,穿戴好后先去看了喜儿,然后才回来吃早饭。

    用完了早饭,明妧推楚墨尘出沉香轩,不过半道上,分道扬镳。

    明妧去长晖院请早安,楚墨尘则是去找楚墨枫。

    明妧去晚了一步,她进正堂的时候,琅嬛郡主已经到了,老夫人正和她说话,“怎么瞧着这么憔悴,昨晚没睡好?”

    听到脚步声传来,琅嬛郡主回头就看到明妧,她神情镇定,仿佛昨晚什么事都不曾发生一般。

    琅嬛郡主收回眸光,望向老夫人道,“昨晚睡的不大安稳,醒了两回,想了会儿事情就越发睡不着了。”

    三太太笑道,“这夜里醒来,最不能想事情,有时候想着想着,人精神到天亮,大家都清醒了,反倒昏昏欲睡,做什么都提不起精神。”

    老夫人则问道,“这是想什么事?”

    琅嬛郡主先看了大太太一眼,才道,“是北鼎侯府的事,北鼎侯府之前曾来王府湖畔烧过一回纸钱,不好再来,想着我还没有搬回东王府住,希望我在的时候,能时不时的给姜大姑娘烧点儿纸钱,不能短了她在地下的花用,只是这事晦气的很,琅嬛不敢随便答应,要先问过长辈们的意思。”

    明妧眉头几不可察的皱了下,对于琅嬛郡主,她已经从觉得她可怕到开始敬佩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