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4章 搪塞
    ,精彩小说免费!

    喜儿的仇,她铁定会报,至于其他的,看心情。

    王妃见明妧一脸乖巧,温和一笑,“尘儿能娶到你,是他几世修来的福分。”

    明妧脸颊羞红,心里却在嚎叫,不知道她是倒了几辈子血霉,才能追尾追到这里来。

    远处,有轮椅滚动声传来,明妧望去,就看到赵风推着轮椅走过来,阳光打在他身上,霞姿月韵,光风霁月。

    王妃走过去,脸色又温和了几许,楚墨尘唤道,“母妃。”

    王妃细细打量他,总觉得哪里不同了,可又说不上来,只问了问他腿可还疼,有没有好转的话,便转身离开。

    等王妃走了,明妧问楚墨尘道,“你大哥怎么说?”

    楚墨尘歪在轮椅上,一双漂亮的凤眸盯着明妧的脸,盯的她眼睛眨了两下,摸自己的脸道,“我脸上有脏东西?”

    明妧问雪雁,雪雁连连摇头。

    很干净,很漂亮。

    明妧回头瞪了楚墨尘一眼,只听他问道,“之前你曾拿了幅画让我题词,那幅画是谁的?”

    明妧呲牙,说正事呢,他问那幅画做什么,而且他从楚墨枫那里来,就问这话,不明摆着看到了么,还多此一问,明妧嗡了声音道,“你大哥画的呗。”

    楚墨尘眉头狠狠一皱,刨根问底道,“我大哥的画,苏三少爷怎么拿来让你题词?”

    怎么就不能拿来给她题词了,她还转手让他题词呢,见楚墨尘一脸追问,明妧没辄,只好把题词的前因后果像竹筒倒绿豆似的全倒出来,楚墨尘听的眸底有细碎光芒,“你表哥怎么能带你上酒楼?!”

    明妧两眼一翻,不以为然道,“去酒楼怎么了?要不是嫁给了你,高墙大宅出不去,我还打算去青楼逛逛呢。”

    楚墨尘一口血没差点喷出来,雪雁听得眼珠子没差点瞪出来,世子妃她怎么能有这么离经叛道的想法呢。

    雪雁小心的瞄向楚墨尘,就看到他那双喷火的眸子,吓的她后退两步,只听楚墨尘盯着明妧的脸咬牙道,“你还是不是女人?”

    身为大家闺秀逛酒楼都过分了,她还想逛青楼,楚墨尘真怕哪一天他要去青楼逮自家媳妇,他的脸啊……她是不是想他沦为京都的笑柄?!

    明妧白了他一眼,道,“你可别告诉我,你没去过青楼。”

    楚墨尘臭着张脸,“我没去过!”

    明妧囧了,居然没去过青楼,还挺洁身自好的啊,她道,“那改日我们两一起去。”

    楚墨尘,“……”

    真的,都快被她气的没脾气了,这就不是一个正常女人。

    旁人家嫡妻往夫君身边塞小妾就够贤良淑德了,他的世子妃居然怂恿他逛青楼,就问满京都还有谁比的过她!

    气极反笑,楚墨尘望着明妧道,“娘子陪为夫逛过青楼后,为夫一定让皇上给你颁块匾额以示嘉奖。”

    明妧抬眸剜了他一眼,“我就是去听听小曲,看看歌舞,我又不做别的,你们男子不都是这么搪塞人的吗,女人去听小曲就不行了?”

    “那是别人,不是我,”楚墨尘道。

    明妧摸了下鼻子道,“我和她们也不同。”

    雪雁在一旁,嘴角差点没抽筋,世子爷的不同值得夸赞,世子妃的不同不是什么好事啊,只是她不懂为什么两人能争起来,而且眸光噼里啪啦的燃烧,非要争个高下不可似的,她弱了声音道,“又不是想去就能去的了的。”

    这话是咕噜给明妧明妧听的,更是给楚墨尘听的,左右每回出门都带小厮带暗卫,除非世子妃会隐身,否则怎么去青楼啊,还不是飞不出他手掌心,口头上让让世子妃就是了,还有世子妃,本来世子爷就不允许了,态度这么执拗,世子爷肯定更谨慎,她就更别想去了啊。

    雪雁的话,楚墨尘和明妧都听见了,两人沉默了片刻,谁也没开口,直到……

    楚墨尘望了明妧一眼道,“你要真想听青楼姑娘唱曲,我可以把她们请进王府唱给你听。”

    这回,轮到明妧差点吐血了,“你就不怕王爷把你那条腿也给打断?”

    楚墨尘敲着轮椅道,“娘子还挺关心我,不过父王知道原委,最多骂我几句,而你,估计要在佛堂反省半年。”

    “算你狠!”明妧咬牙道。

    丢下三个字,明妧转身就走。

    雪雁推着轮椅跟在后面,楚墨尘嘴角的笑憋不下去,道,“不想知道大哥和我说了什么?”

    明妧回头扔过来四个字,“爱说不说。”

    楚墨尘还真不说了,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的回了沉香轩。

    进了屋,明妧给自己倒茶喝,雪雁识时务都没跟进屋,还顺带把门带上了。

    那边周妈妈过来道,“世子爷和世子妃又吵起来了?”

    两人早上有说有笑的离开,回来一前一后,一看就有问题。

    雪雁不知道怎么回答,难道她要说因为世子妃想逛青楼,世子爷不让吵起来的吗,只撒小谎道,“世子爷说世子妃长的丑。”

    反正这话世子爷说过,不算污蔑他,周妈妈一脸无奈,转身走了。

    屋内,明妧喝了两口茶,楚墨尘推轮椅上前道,“我也要喝。”

    明妧飞过去一记眼刀,“你不会自己倒啊。”

    楚墨尘醇厚声音道,“你倒的茶好喝。”

    一口气就那么卡在了那里,明妧深呼一口气,望向楚墨尘,嫣然一笑,“那你要加砒霜还是断肠草?”

    “砒霜吧,”楚墨尘笑颜如玉。

    明妧磨牙,认命的给他倒了一杯,楚墨尘接过,掀开茶盏盖轻轻拨弄,嗅了嗅茶香,还点评道,“果然不错。”

    明妧望着他,道,“合你胃口就好,身上没带砒霜,我加了点泻药。”

    楚墨尘深深的看了明妧一眼,惬意的呷了一口,然后把茶盏放下,道,“你猜的不错,姜大姑娘是被琅嬛郡主杀的事,大哥早就知道了。”

    虽然有心理准备,但真听楚墨尘这么说,明妧还是有些吃惊,“他为什么不拆穿?”

    琅嬛郡主冒用他的名义把姜大姑娘约到湖畔相见,导致姜大姑娘溺亡,逼的他至今未娶,楚墨枫居然只把人家吓回东王府就算了,这脾气好的令人发指啊。

    楚墨尘摇头,“具体大哥没说,只说是镇南王府和长房对不起琅嬛郡主在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