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6章 习惯
    ,精彩小说免费!

    沈大少爷看了明妧一眼,明妧神情不动,道,“沈大少爷要回去了,相公要不要和他聊几句?”

    楚墨尘刚要说话,结果眉头一扭,肚子一阵咕咚声传来,他连忙摆手道,“回去,回去。”

    赵风推着轮椅飞快的往回走。

    雪雁担忧的看了明妧一眼,世子爷不会无端端的腹泻,肯定是世子妃下的手,现在世子妃偷着乐,待会儿世子爷没事了,她可就惨了。

    看着楚墨尘走远,明妧望着沈大少爷惋惜道,“看来只能下回了。”

    那双清澈的眸子,眸底是掩不住的笑意,镇南王世子接连跑茅厕,身为世子妃怎么不担心还……

    赵烈道,“属下送沈大少爷出府。”

    沈大少爷再次和明妧告辞,然后离开。

    明妧回屋,待了差不多一刻钟,楚墨尘就进屋了,明妧调制的泻药,有多严重她最清楚,她捧着茶盏小意的啜着,任由楚墨尘那双妖冶凤眸瞪着她,甚至欠揍的举了举手中茶盏道,“相公,你要不要喝茶?”

    那眉飞色舞的模样,看的楚墨尘手心痒痒,这要不给点教训,真的能翻天了。

    他推了轮椅走过来,伸手直接把明妧手里的茶盏端了过去,咕噜噜喝了个精光,等把茶盏放下的时候,雪雁已经捂着脸跑了。

    明妧直接呆了,呐呐道,“我说的不是这杯。”

    她还没有把自己喝过的茶端给别人的习惯。

    楚墨尘把茶盏放下,“只有你喝过的茶才安全。”

    明妧囧了,这厮是有后遗症了吗,要不要这么脆弱,偶尔腹泻就当是排毒了,而且她能下毒,自然能解毒,喝她的茶未必安全啊。

    明妧在心中腹诽,结果楚墨尘手一伸,直接把她拉到了怀里,恶狠狠道,“今儿要不是沈大少爷来了,我在茅厕待多久,就把你绑在茅厕陪我多久。”

    明妧挣扎不了,她无辜道,“我提醒过你茶里有泻药,你还要喝,这也能怪我?”

    楚墨尘就知道她会说这一句,他也没料到明妧这一回这么狠心,真的给他下泻药,以前都是光打雷不下雨的,他道,“你再挣扎,我就抱你上床,上下其手。”

    没头没脑的来一句,明妧先是脸一红,然后才后知后觉,这厮在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和她打了招呼,她要还挣扎,就不能怪他。

    但是这能一样吗?这分明是在耍无赖!

    可明妧还真不敢动了,谁知道这厮气头上会不会真的这么做,她只能强忍,但这姿势真的太羞人了,她得想办法逼他松开。

    一会儿后,明妧道,“我要打喷嚏了。”

    楚墨尘嘴角扯了下,还没有说话,明妧一个喷嚏打了,等她睁开眼睛,楚墨尘的脸已经黑成炭火了。

    天可怜见,她只是吓唬他的,谁想到真的会打喷嚏,而且打一个还不算,完全控制不住,明妧又打了一个。

    楚墨尘想杀人的心都有了,明妧揉了揉鼻子,无辜道,“肯定有人狠狠的骂我了,我打水给你洗脸。”

    楚墨尘这才把胳膊松开,明妧起身去屏风后,楚墨尘看了眼铜镜,铜镜里明妧笑颜如花,干净明亮的眸里透着一抹狡黠,笑的就像是一只白绒绒的狐狸。

    楚墨尘以为明妧是故意打喷嚏的,可是明妧在拧干毛巾的时候,还打了一个喷嚏。

    长晖院,内堂。

    老夫人坐在罗汉榻上,屋子里除了大太太和三太太,东王妃也在。

    是老夫人把东王妃找去的,她问道,“琅嬛可好些了?”

    东王妃神情微寒,眸底闪过冰冷寒芒道,“太医诊脉,说她脉象平稳,没有事。”

    这话,早在东王妃来之前,丫鬟已经禀告老夫人了,大太太则道,“没事怎么可能会疼的在地上打滚?”

    东王妃看了屋子里的丫鬟一眼,老夫人见了抬抬手,钱妈妈就把丫鬟都屏退,只留下伺候老夫人身边。

    等没了外人,东王妃才冷道,“琅嬛说是世子妃给她下了毒,只是太医说她没有中毒,倒成她污蔑世子妃,还给她赔了礼道了歉。”

    三太太嘴角闪过一抹好笑,琅嬛郡主污蔑世子妃也不是第一回,上回好歹还闹腾了半天,这一次还没闹起来就熄火了。

    大太太则道,“确定是世子妃下的毒?”

    要不是大太太语气温和,眼神带着关心,东王妃都要怀疑她也是怀疑琅嬛郡主污蔑人,她点头道,“琅嬛不会骗我,她和世子妃在凉亭说了会儿话,世子妃前脚和琅嬛说她不是好惹的,让她以后别再招惹她,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后脚就疼的在地上打滚,前后不过一刻钟,只是不知道给她下的是什么毒,连赵院正都诊断不出来,否则琅嬛怎么会受了罪还给她赔礼。”

    东王妃的话,大太太她们听着,但说信,只有一半。

    世子妃能言善道,舌灿莲花她们都领教过,但琅嬛郡主也不是好惹的,而且她和世子妃的矛盾,明显就是琅嬛郡主贪心不足挑起的。

    不过那八万两给长房和三房平分,所以她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找东王妃来,为的就是这八万两,大太太道,“听丫鬟说,琅嬛不打算回东王府嫁人了?”

    之前王爷说过,琅嬛郡主回东王府嫁人给八万两,不回去嫁人,每年给两万两,八万两平分,那每年两万两不知道该怎么处置。

    东王妃叹息一声,“我做娘的当然不想她在镇南王府孤独终老,可她执意不肯回去,道士算命也说她就是回去了,也还是会回来的,她会在镇南王府待一辈子,命该如此,强求又有什么意义,我今儿是看出来了,王妃心向着世子妃,往后琅嬛还得靠老夫人和两位婶娘护着一二。”

    虽然没有明说,但这话也算是保证,琅嬛郡主答应的事,东王府认下,不会不算数。

    大太太笑了笑,说及另外一件事道,“如今东王府和北鼎侯府成了亲家,好说话,姜大姑娘的事,东王妃也知道,能否帮忙和北鼎侯府说几句软话?”

    这事,东王妃一口允诺,她道,“之前琅嬛就跟我提过,只是一直筹办喜事,不好提起伤心事,我尽量帮着劝,但能不能劝的动,我也不敢保证。”

    大太太连声笑道,“那是自然,有劳东王妃了。”

    东王妃笑了笑,没什么事,她就起身告辞,大太太送她出府。

    等大太太和东王妃走后,三太太见老夫人神情晦暗莫测,她道,“娘在想什么?”

    老夫人手中佛珠拨弄了几下,眸光深沉道,“如果东王妃说的是真的,世子妃能悄无声息的给琅嬛郡主下毒,那当初嫣儿的药膏被人下毒就解释的通了。”

    三太太背脊发寒,世子妃去沐家的时候,沐大太太把药膏给他们看,当着沐大太太的面下了毒,还没有人发现,那世子妃要想要谁的命,岂不是易如反掌?

    一个养在深闺中的大家闺秀,怎么可能学得这么一身厉害本事,肯定是她们想多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