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3章 真巧
    ,精彩小说免费!

    明妧和沈大少爷闲聊了几句,身后传来一声轻唤,“明妧姐姐!”

    明妧回头,就看到清宜郡主带着丫鬟胭脂走过来,她身后还跟着云嬷嬷。

    清宜郡主欢快的上前,笑道,“真的是你,丫鬟说你和世子爷逛街,我以为她逗我玩的,没想到真这么巧。”

    说着,清宜郡主瞧见沈大少爷,明妧介绍道,“这是柳州沈家大少爷。”

    然后给沈大少爷介绍清宜郡主,道,“这是穆王府清宜郡主。”

    沈大少爷道了一声幸会,清宜郡主笑了笑,算是打了招呼。

    打招呼后,沈大少爷就告辞,骑马离开。

    明妧望向云嬷嬷,云嬷嬷朝她一笑,态度恭敬有礼,和蔼可亲。

    对于明妧,云嬷嬷是欣喜和敬畏的,当初她只是给卫明蕙跪下,无意间被明妧瞧见了,明妧就能顺藤摸瓜查出卫明蕙被人偷龙转凤的事,云嬷嬷对自己也能有交代。

    而对云嬷嬷,明妧却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接触不多,她知道苏氏的身世,却三缄其口,苏氏曾找云嬷嬷问过,云嬷嬷说她生母是被山匪所杀,这样的话苏氏都不信,何况是明妧了。

    苏氏的身份不特殊点,怎么可能劳烦的动穆王妃帮她查,甚至还派人偷走天香锦嫁衣?

    只是云嬷嬷是穆王府的人,苏氏就算再想知道,也不能逼问,何况云嬷嬷说到时候她就知道了,苏氏只能耐着性子等。

    陪明妧逛街的是楚墨尘,清宜郡主只是过来打声招呼,她道,“改日我去镇南王府找你玩。”

    明妧笑着点了点头。

    等清宜郡主走后,雪雁陪着明妧逛街,指着前头道,“世子妃,前面就是美人阁了,咱们进去看看吧?”

    上回和楚墨尘打算去逛美人阁,结果沐嫣扑出来,把计划打乱,这一次明妧说什么也不肯推楚墨尘了。

    美人阁内多是女眷,楚墨尘也不想进去,只在门外等候道,“等你一刻钟。”

    明妧应了一声。

    等进了美人阁,明妧觉得哪里不大对劲,回头一看,美人阁的门槛没了。

    先是沐嫣摔倒,后又是北鼎侯府三姑娘把东王世子扑倒,要换做铺子是她的,她也会把门槛给锯掉。

    外面,有大家闺秀进来,见楚墨尘守在屋外,进来之前还福了福身。

    明妧憋笑,肩膀直抖。

    在楼下逛了一圈,明妧就上楼了,刚上去,就收到一记冷眼。

    真是冤家路窄,碰到了刚出嫁没几天的晋阳郡主,比之宴会那天初见时消瘦了一圈,眉宇间倒是添了一抹初为人妇的妩媚,这会儿她手里拿着一只玉镯,攒的紧紧的,如果眼神能杀人,明妧这会儿估计不知道被削成多少片了。

    堂堂晋王府郡主嫁给了一个小小侯府世子,而且失去清白之身的那天还不止她一人,自家嫂子也在,对晋阳郡主来说是奇耻大辱。

    这个仇,她不报,誓不为人。

    一看晋阳郡主的眼神,明妧就知道她被记恨上了,不过她不在乎,不记恨她,晋阳郡主怎么会给她下媚药,又怎么会遭到她反击,最后自己倒了霉?

    早有旧恨,又何惧再添新仇?

    她不喜惹事,却也不怕事。

    晋阳郡主用一种凌迟的眸光盯着明妧,明妧淡淡一笑,风姿灼灼,淡如春山的笑看在晋阳郡主眼里却是耻笑,是趾高气扬,胜利者的笑容。

    想到这些天她流的眼神,晋阳郡主觉得每一个毛孔都叫嚣着愤怒和报仇。

    她眼睛横扫一圈,注意到楼梯处。

    她恍惚间看见明妧下楼的时候,她冲过去,用力一推,明妧就那么滚了下去,脑袋重重的磕在地上,直接晕了过去,鲜血淋漓,丫鬟急着叫大夫。

    深呼一口气,晋阳郡主把怒气压下,转身继续挑选首饰。

    明妧转了一圈,挑了只玉镯,一对玉簪,怕楚墨尘等着急,雪雁付钱,明妧先下楼。

    晋阳郡主就等着这机会呢,等明妧下台阶的时候,她三步并两步走过来,打算豁出去用力一推。

    可就在她靠近的时候,明妧身子一转,堪堪避开她的双手,晋阳郡主脚没刹住,直接滚了下去。

    啊!

    惊叫声传开,明妧侧身就看到晋阳郡主从台阶上滚下,重重的砸在地上,那惨状看的明妧都不忍直视。

    楼上楼下顿时乱作一团。

    明妧都有点儿同情美人阁了,门槛绊倒人,可以把门槛锯掉,可这楼梯总不能拆掉吧?

    明妧站在回廊上往下看,晋阳郡主的丫鬟吓的脸色惨白,指着明妧道,“是你推我家郡主!”

    雪雁气的叉腰,没见过这么倒打一耙的,“你少张口污蔑人!我家世子妃后背上又没有长手,怎么推你们郡主的!晋阳郡主是怎么摔伤的,这楼上楼下可都有人瞧着呢,岂容的你泼脏水!”

    美人阁管事的想哭,赶紧道,“扶郡主看大夫要紧。”

    看到晋阳郡主额头上全是血,小丫鬟心肝乱颤,陪郡主出门,却让她摔了,是要挨罚的,她就说一碰到镇南王世子妃准没好事!她就是煞星,专克她们家郡主!

    楚墨尘都等不及进美人阁了,见明妧没事,方才松一口气,明妧郁闷道,“我果然不适合出门。”

    楚墨尘趁机道,“有这觉悟就好。”

    明妧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迈步出美人阁。

    坐上马车后,楚墨尘把她搂在怀着,声音还带了几分惧意,问道,“怎么躲开的?”

    明妧轻叹道,“晋阳郡主想找我报仇,只差没刻在脸上了,整个美人阁,只有楼梯能下手。”

    晋阳郡主估计是气昏了头,一直盯着她,看的她后背发寒,脚步声又那么重,她要躲不开,摔死都不冤。

    明妧一个头两个大,晋阳郡主可是太后的心尖儿,嫁给顺平侯世子已经是鲜花拆牛粪上,恨她恨的咬牙切齿了,现在晋阳郡主又摔下楼,还不定怎么恨她,她怎么就那么倒霉啊。

    明妧斜眸,就看到楚墨尘俊美无铸的脸上一抹压不住的笑容,明妧剜了他道,“我怎么觉得你挺高兴的?”

    楚墨尘摸了下自己的脸,“哪有?”

    还说没有,眼底的笑都泻出来了,明妧就那么望着他,楚墨尘败下阵来,捏着她琼鼻道,“惹的人一个比一个身份尊贵,离开镇南王府,铁定活不了半个月,你以后就老实待在镇南王府,别想着离开了。”

    这么多人拐着弯的帮他留下明妧,他能不高兴吗?

    明妧伸手去掐他,翻白眼道,“说的好像待在镇南王府就安全似的。”

    楚墨尘哑然。

    这一点,他还真不敢保证。

    明妧狠狠的剜他,怎么剜都觉得不够解气,她和晋阳郡主无冤无仇,还不是因为镇南王府说她冲喜管用,晋王府替被杀的晋王世子报仇才盯上她,一次杀了她,一了百了,却偏偏她命大,总能躲过去。

    有些人,就像是狗皮膏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估计现在晋王府对她的仇恨比对楚墨尘还要大了,她这是倒了几辈子血霉啊,净碰到一些脑子有病的人,都说冤有头债有主,一人做事一人当,把她无辜牵扯进来,对她的仇恨就像滚雪球,越滚越大,没完没了。

    现在晋阳郡主摔伤,镇南王府里一堆胳膊肘往外拐的,还不知道怎么发难。

    明妧抬手揉太阳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