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5章 挡路
    ,精彩小说免费!

    明妧有段日子没来苏家了,相比她,楚墨尘还来过一次,不过明妧没想到,卫明蕙也在。

    以前卫明蕙是二房女儿,又不能言语,连二门都难出,何况是来苏家,如今认回苏氏膝下,是苏家的外孙女,又定了亲,及笄就出嫁,苏家恨不得把以前错过的都弥补回来,这不是硬是留下卫明蕙在苏家小住,就当是陪着苏蔓,住的正是明妧以前住的小跨院。

    看到明妧,苏蔓脸颊绯红,不敢看她。

    明妧迈步上前,笑道,“许久未见,不会还在怪我出了馊主意吧?”

    苏梨和苏瑶齐齐捂嘴笑。

    苏蔓白瓷般精致的脸庞,醉了一抹红云,没有任何一种胭脂能媲美。

    苏梨走过来,笑道,“以前看是馊主意,如今看,那是佳偶天成,真得感谢那挑担子的老翁,要不是他那一回头,也不能把大姐姐和钟大少爷凑成了一对儿。”

    明妧点头笑道,“那算来,我和那老翁各占半个媒人。”

    苏蔓羞的恨不得当场钻地洞了,“你们就知道羞我,我的脸一直发烫,都没白过了。”

    苏梨笑道,“多好啊,连胭脂都省了。”

    苏蔓追着她,要挠她,“就知道打趣我,当初要不是表姐,你和严表哥这会儿都还没定亲呢,我敬半杯,你得敬一整壶。”

    苏梨咯咯笑,“你不怕把表姐灌醉了,表姐夫恼你。”

    苏瑶接话道,“这还简单,让表姐夫代替表姐喝,别说一壶,就是一坛都不嫌多。”

    大家一致觉得苏瑶这主意不错,不能灌醉明妧,可以把楚墨尘灌醉。

    闹了会儿,明妧把准备的添妆送上,道,“看喜不喜欢?”

    苏蔓红着脸接过添妆,才打开,就收到好几声异口同声的夸赞,“好漂亮!”

    苏梨望着明妧道,“这是哪家铺子的首饰,这么精致,样式也别致,我以前从来没见过。”

    明妧还未说话,喜儿昂着脖子,得意道,“这是我家世子妃专门画了图纸让人定制的,独一份儿。”

    明妧嗔了喜儿一眼,道,“倒也不能算独一份,差不多样式的我还准备了几份,是给你们的添妆。”

    听自己也有,苏梨惊叹道,“表姐送的添妆太贵重了。”

    相比之下,她们当初送的都拿不出手。

    明妧笑道,“真叫我一针一线绣屏风送你们做添妆,那才真是为难我,这个反倒容易些。”

    屋子里有说有笑,其乐融融。

    明妧待了两刻钟,外面丫鬟禀告说有人来给苏蔓送添妆,苏梨她们前去迎接,明妧就去给苏老夫人请安,看苏老夫人气色红润,明妧顺带帮她把脉,笑道,“外祖母身子硬朗,容光焕发。”

    苏老夫人握着明妧的手,对明妧,苏家上下是说不出的感激,都说明妧福泽深厚,她和苏家才是真的沾了明妧的福气。

    明妧陪苏老夫人闲聊,楚墨尘则在进府的时候就被苏老太爷叫去书房陪他下棋。

    在苏家,明妧待了一个时辰,走的时候还依依不舍,让她不舍的是那种不争不夺,其乐融融的气氛,不用像在镇南王府时,说出口的话要在心里转几圈,进耳的话要多思岑有没有弦外之音。

    苏梨送明妧和楚墨尘到门口,明妧道,“怎么没瞧见三表哥他们?”

    苏梨笑道,“三哥一大清早就出门了,也不知道他忙什么去了。”

    明妧只是随口一问,也没多想,告辞后,就坐马车准备回镇南王府。

    结果明妧无心一问,上了马车后,楚墨尘搂着她道,“你很想见你三表哥?”

    一股子醋味扑面砸过来,砸的明妧牙酸,她道,“许久未见,问一句也不行?”

    “只是问一句那么简单?”楚墨尘把玩着明妧一缕秀发,眼睛却是盯着明妧。

    明妧望着他,“不然呢?”

    楚墨尘轻咳一声,转移话题道,“要不要去看看铺子?”

    明妧摇头,“还是别了,待会儿上街出事,估计真不许我出门了。”

    明妧刚说话,马车突然停下,明妧身子往前一倾,然后往后撞到楚墨尘的鼻子,疼的他倒吸一口气。

    明妧掀开车帘,打算问出什么事,就见好几个凶神恶煞的男子把摔倒在路边的男子往旁边拖,一边道,“抱歉,抱歉。”

    镇南王府的马车,奢华宽敞,一看就不是寻常人能坐的。

    那边一妇人跪地下求道,“放了我儿子吧,求求你们了。”

    其中一男子嗤笑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儿子欠我们赌坊两千两,没钱还,要他一条胳膊算轻的了,你儿子一条贱命,值得两千两吗?”

    那妇人苦苦哀求,道,“再给我一天时间,就一天,我一定筹够两千两,求求你们了。”

    妇人在地上磕头,脑袋磕在石头上,咚咚作响。

    男子横眉怒目道,“昨儿去找你要钱,就是这么搪塞我的,这一天天拖下去,你真当大爷们很清闲,盯着你们不放呢,这是最后一次机会,明天我们看不到两千两,要你儿子两条胳膊!一条是本钱,一条算利息!”

    那妇人连连道谢。

    几男子朝地上呸了一口,转身走人。

    等他们一走,妇人就去给儿子擦额头上的汗珠,被男子一把推开道,“你不是去镇南王府要钱去了吗,钱呢?!”

    明妧本就觉得这妇人有些眼熟,现在听男子提到镇南王府,她眉头挑了下道,“那天,这妇人就是去镇南王府要钱的?”

    镇南王府什么地方,一个衣裳素朴,满脸皱褶的妇人也能去要钱,而且还是两千两,直觉告诉明妧,这不是去攀亲戚要钱,而是逮住了谁的把柄,打算敲诈一笔。

    只是镇南王府拿的出两千两的,哪个是好惹的,能随随便便被人逮住把柄吗?

    楚墨尘打算让赵风问问,就听那妇人道,“我再送封信去,实在不行,我就亲自去一趟,娘就是豁出去这条命不要,也不能看着你胳膊被人砍掉。”

    明妧望着楚墨尘道,“待会儿把她的信截下来看看?”

    楚墨尘点头,“回府。”

    马车徐徐往前,那妇人就那么看着马车走远,很快,妇人又慌乱的把眸光挪开。

    只见远处,一驾奔跑的马车,车帘撩起,露出喜儿那张清秀的脸庞,一脸懵懵懂懂的神情。

    小半个时辰后,明妧和楚墨尘就回了镇南王府,刚下马车,就看到一小厮领着太医进府,走的很急,神色匆匆。

    喜儿问小厮道,“府里谁病了?”

    小厮回道,“是三太太。”

    明妧眸光微动,莫非那妇人和三太太有关?

    喜儿一脸八卦,眸光闪亮道,“三太太怎么病了,又是那陶姨娘气的?”

    小厮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小点声,这回不是陶姨娘,是三少爷和琅嬛郡主。”

    喜儿眼珠子睁圆,明妧和楚墨尘互望一眼,等进府后,逮着一小厮询问,问出来的结果,差点没惊掉明妧的下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