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8章 下套
    ,精彩小说免费!

    喜儿摸着脑门,不明白道,“怎么就是下套呢,这对大太太没好处啊。”

    的确,这事抖出来对大太太没好处,但不抖出来,她一个人不痛快,一口气窝在胸口憋的她难受,抖出来三太太和王爷王妃都生气,有人陪着,怒气消的更快。

    而那八万两,不论大太太和三太太是出于什么目的帮琅嬛郡主的,王爷既然给,就说明他被说服了,至于那八万两,琅嬛郡主是扔了烧了还是送人,那是琅嬛郡主的事,以王爷的性子,他做不出来把钱要回来的事。

    既然钱要不回来,何必让王爷王妃知道生一通气?

    而且,明妧相信王爷心里有数,大太太和三太太都是无利不起早的人,她们不可能平白无故的帮琅嬛郡主。

    这口气让大太太憋在心里出不了,和琅嬛郡主还有三太太的梁子会越结越大,看她们狗咬狗不更好么?

    喜儿知道明妧说的有道理,但是她还是不甘心,那可是八万两啊八万两,就这么从王爷手里到了琅嬛郡主手中,她要是个好人就算了,可她心狠手辣啊。

    喜儿越想越觉得钱花的冤,虽然那钱不是她的,她道,“世子妃一定要想办法把那八万两坑回来。”

    明妧笑道,“这样不就聪明多了吗?”

    喜儿重重点头,“只要世子妃用心坑人,别说八万两了,坑的她倾家荡产都不是问题。”

    楚墨尘低笑。

    明妧一脸黑线,这是夸她还是损她呢,她有那么坑吗?

    赏了楚墨尘和喜儿一人一记瞪眼,明妧迈步回沉香轩。

    这边明妧心情微妙,走路生风,那边银杏苑内,却是乌云蔽日,暴雨狂风。

    东王爷和东王妃去探望琅嬛郡主,还没进门,就听到摔东西声传来,丫鬟哽咽道,“郡主,不能再砸了!”

    东王妃快步进屋,一缠枝牡丹翠叶熏炉就扔了过来,要不是东王妃闪的快,就要被砸个正着了。

    屋子里,碎瓷片、糕点和胭脂水粉乱了一地。

    脚踩上去,茶盏片碎裂的吱嘎声传来,极其刺耳。

    琅嬛郡主发髻凌乱,也不知道哭了多久,双眸红肿,眸底的恨意触目惊心。

    看到女儿这幅狼狈模样,东王妃心如刀割,她一把将琅嬛郡主搂在怀里,琅嬛郡主脱力的伏在东王妃身上,屋子里没外人,她也不用顾忌形象,放声痛哭。

    哭声之大,银杏苑外的丫鬟婆子心都揪了起来,怕琅嬛郡主会想不开。

    东王妃拍着琅嬛郡主的后背,问道,“告诉母妃,到底出什么事了,怎么不是……。”

    东王妃话音未落,就被琅嬛郡主歇斯底里的吼叫声给打断,“别提他!别跟我提他!我恨他!”

    东王妃心仿佛针扎似的疼。

    院子里,丫鬟婆子们面面相觑,郡主恨三少爷?

    可再恨,又能怎么样,出了这样的事,除了嫁给三少爷,就只能和晋王世子妃似的搬回娘家,从此青灯古佛一辈子。

    晋王世子妃那是逼不得已,三少爷怎么也比顺平侯世子强,郡主嫁过人的身份,还能嫁给三少爷已经是上辈子烧了高香了,该知足了。

    丫鬟们都觉得琅嬛郡主命好,可屋子里,琅嬛郡主只伏在东王妃身上哭,哭的梨花大雨,哭累过去。

    东王妃看着女儿消瘦了一圈的脸,亲昵疼惜的抚摸着,扶她睡下,帮她盖好被子。

    这时候,东王妃才问丫鬟秋露,“到底怎么回事?”

    秋露跪在地上,哽咽道,“奴婢也不知道……。”

    她是真的不知道,而非隐瞒。

    明明郡主是约了大少爷上观景楼谈姜大姑娘的事,大少爷也去了,她只在观景楼外把守,听着楼上动静,掐着时间踩着台阶上楼,可是抱着郡主的却是三少爷。

    秋露不知道三少爷是什么时候上的楼,大少爷又是什么时候离开的,生米煮成了熟饭,郡主是恨透了大少爷了。

    东王妃心疼女儿,她的女儿怎么这么命苦……

    可是木已成舟,覆水难收,只能咬着牙硬着头皮往下走。

    再说明妧回了沉香轩,进院子就瞧见周妈妈在吩咐雪雁什么话,看到明妧和楚墨尘进来,周妈妈迎上来。

    喜儿笑的眉眼弯弯道,“这回世子妃出门可没惹事。”

    相反,王府里炸了锅,事情不断。

    周妈妈嗔瞪了喜儿一眼,没说两句话,就下去忙了。

    等周妈妈一走,喜儿问雪雁道,“方才周妈妈和你说什么了,让你一脸哭笑不得的表情。”

    雪雁捂嘴笑道,“还能有什么,琅嬛郡主要嫁给三少爷,先前道士不是算出琅嬛郡主一辈子是镇南王府的人,就算搬回去,也还会搬回来么,这会儿府里上下都说那道长算的准,周妈妈让我上街把道长找回来给世子妃好好算算。”

    雪雁知道是怎么回事,所以周妈妈把道长奉若神明,毕恭毕敬的,她才哭笑不得。

    明妧也忍俊不禁,琅嬛郡主大概做梦也没想到她机关算尽,赔上了自己,倒成全了一个骗吃骗喝的假道长。

    雪雁问道,“世子妃,要请道长进府吗?”她想要是道长知道世子妃请他,估计会吓的不轻。

    “不必。”

    进屋后,明妧给楚墨尘倒了杯茶,自己也端了杯轻轻的啜着。

    约莫一盏茶喝完,窗户被敲响,和以往不同,这一次的敲窗户声急切的很。

    楚墨尘眉头微皱了下,道,“进来。”

    窗户吱嘎一声打开,赵风闪身进屋。

    他手里拿着一封信,递给楚墨尘,神情凝重道,“爷,您看看这封信吧。”

    信上写着五个字:三太太亲启。

    这就是明妧提议劫下来的那封信,婆子送来的很快。

    信封已经拆开,赵风看过这封信,显然他凝重的神情和信的内容有关,足见这信上的事有多严重。

    楚墨尘把盏茶放下,接过信封,取出信后,随便扫了两眼,身子一怔,不敢置信。

    主仆都是这样的神情,明妧倒好奇这信上写了些什么,她凑到楚墨尘身边瞄了一眼,眉头就拧成了一团麻花,她望着赵风,赵风道,“属下一直守在王府门外,等婆子把信送来,只是婆子还没近前,就被三太太的贴身丫鬟给拽远了,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婆子就先走了,属下趁机把信偷了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