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9章 决心
    ,精彩小说免费!

    赵风是楚墨尘的心腹,楚墨尘让他去劫信,说明这封信他能看,万一信上写了什么重要之事,那送信的婆子就是人证,他可以斟酌要不要一并将婆子带回。

    信,赵风看了,被信上的内容怔的不轻,但他没有找婆子询问,他看到三太太的丫鬟塞过去一银锭子,说明这封信应该不假。

    三少爷不是三太太亲生的,他是王爷和王妃的亲生骨肉,当年被人掉了包。

    这件事比三少爷和琅嬛郡主那啥那啥要严重百倍不止!

    一旦三少爷回到王爷王妃膝下,那楚墨尘的世子之位就不一定保的住了。

    楚墨尘是赵风的主子,他当然向着楚墨尘,而且这么大的事,他也不敢擅作主张,该怎么办,听楚墨尘的。

    半晌,楚墨尘也没能从震惊中走出来,明妧则无语道,“一个个的都这么喜欢换孩子吗?”

    定北侯府是,镇南王府又是。

    定北侯府,二太太是奔着四皇子妃的位置去的,可三房图什么啊,要不是朝廷危难,王爷临危受命,如今的镇南王府还是镇国公府,爵位是长房的,可没有王爷的份,把儿子换到大老爷膝下还差不多,为什么要换到王爷膝下?

    镇南王府的旧事,明妧知道的不多,楚墨尘神情凝重道,“祖父生前最喜欢的是父王,要不是二哥太过骄纵,远不及大哥惊才逸逸,镇国公府的爵位就是父王的。”

    当年,老国公犹豫把爵位传给大老爷还是王爷,犹豫了许久。

    王爷远比大老爷强的多,可王爷再强,却有个拖后腿的儿子,大老爷虽不及王爷,但架不住人家儿子争气啊。

    老国公希望镇国公府能屹立不倒,爵位传给王爷,在王爷手里能更上一层楼,可到了孙儿那一辈只怕守成都困难,一时的风光哪里比的上长长久久,可传给大老爷就不同了,老国公信任楚墨枫,镇国公府交给他,老国公放心。

    权衡再三,老国公还是放弃了王爷,可是老国公怎么也没想到,爵位还等不到大老爷传到楚墨枫手里,就被皇上拿过来给了王爷,而且还是硬逼王爷要的。

    所以当年三房偷梁换柱是冲着爵位去的,只是老国公深谋远虑,没有凭借一己喜好定继承人。

    而且,谁也没料到王爷会亲手杀掉自己的儿子。

    有了这封信,明妧就明白为什么老夫人对陶姨娘所出庶子那么反常的在乎了,知道小孙儿活不过八岁,神情凄哀,再得知陶姨娘又怀了身孕后,把身边两个二等丫鬟拨去给陶姨娘使唤,唯恐她有什么万一。

    因为三少爷楚墨洐不是三老爷亲生骨肉!

    三老爷膝下就楚墨洐一个儿子,还不是亲生的,那庶子是三老爷唯一的儿子,是她老夫人唯一的亲孙儿,她能不在乎吗?

    三太太也知道三少爷不是她亲生的,所以在知道三老爷有庶子后,她才会如临大敌,失了分寸。

    种种迹象都表明这封信真实可信,明妧望着楚墨尘道,“这封信,你打算怎么办?”

    楚墨尘眉头拧的没边,他嗓音低沉道,“容我想想。”

    这边,楚墨尘和明妧对着那封信发呆,知道的越多,烦恼越多,而南院,三太太躺在贵妃榻,头疼欲裂的她,丫鬟正拿热水给她敷额头。

    外面,一穿着鹅黄色裙裳的丫鬟快步进屋,急道,“太太,不好了,出事了。”

    三太太心里正烦着呢,她最不耐烦的就是听到这话了,她吼道,“还能出什么事?!”

    丫鬟被吼的脖子一缩,等三太太把脸上爆发的怒容收了几分,她才道,“方才赵妈妈急着派人来传话,说那封信不知道丢哪里去了。”

    这一下,三太太坐不住了,猛然起身,敷在她额头上的毛巾也掉了下来,她脸一阵青一阵白,颤抖了声音问,“你再说一遍,什么丢了?!”

    丫鬟吞吞吐吐道,“就是,就是那封信……”

    三太太气的嘴皮都哆嗦,眼神仿佛能杀人,“一个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想联起手活活把我气死呢!”

    没丫鬟敢接话,三太太气的在屋子里打转,你越烦越乱,事情就越多,就像是一乱乱麻缠绕的她不知道何处是头,何处是尾。

    半晌之后,她望向梳妆匣,眸底是破釜沉舟的决心。

    再说楚墨尘,犹豫了半天,还是决定把这封信交给王爷,虽然这件事还有诸多疑点,比如三太太明明收到了威胁信,为什么没有杀那婆子灭口?还有婆子和她儿子被人追杀,恰好挡住他们的路,又那么恰好让他们知道他们手里捏着镇南王府价值两千两的把柄。

    嗯,这信上不止要两千两,人家要的是三千两。

    还有三太太明知道楚墨洐不是她亲生的,还要他娶柳家姑娘,甚至在楚墨洐和琅嬛郡主有了首尾之后,也不曾松口。

    直觉告诉楚墨尘,这事没有那么简单。

    只是偷梁换柱的事发生在二十年前,那时候楚墨尘都还没出生,这封信到底是真是假,他很难判断。

    而王爷杀了楚墨琛,一直是王妃心底的痛,这两年,王妃和王爷说过的话屈指可数,关系冷冷淡淡。

    如果楚墨洐真的是王爷和王妃亲生儿子,或许能解开王妃的心结。

    虽然认回楚墨琛,嫡长子继承爵位,楚墨尘的世子之位极有可能会保不住,但他不在乎,王爷能凭着战功封王,他也可以。

    这是镇南王府的家事,楚墨尘做什么决定,明妧都不反对。

    她推着楚墨尘去前院找王爷,只是这边他们刚出沉香轩,那边一丫鬟跑过来,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道,“三,三太太又吐血晕倒了。”

    明妧眉头狠狠的皱了下,怎么又吐血晕倒了?

    她一天要吐几回血啊?

    大夫治病讲究望闻问切,三太太那身子骨,真的一点都不像是吐过血晕倒醒来的样子,感觉倒像是吐着玩的似的。

    明妧没打算去探望三太太,准备推着楚墨尘往前,就听到楚墨尘醇厚如酒的嗓音传来,“去南院。”

    明妧啊了一声,“不去找父王了?”

    楚墨尘眼底闪过一抹讥讽的笑,“三婶都正大光明的气晕了,我又何必偷偷摸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