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0章 勒索
    ,精彩小说免费!

    明妧秀眉微挑,楚墨尘这是怀疑三太太吐血晕倒和楚墨洐的身世之谜有关,这倒是极有可能,越生气越愤怒,才越能表示三太太和这件事无关。

    是假晕还是真晕,去南院看看不就知道了,信在楚墨尘手里,什么时候禀告王爷都行,不差这么一时半会儿。

    明妧推着轮椅转身朝南院走去。

    三太太再一次吐血晕倒的消息一阵风刮遍镇南王府,或许是因为三太太先前吐血晕倒过一回,听起来病的这么严重,还是扶着丫鬟的手去了长晖院,是以对她的病情,大家没有那么上心。

    明妧和楚墨尘到了南院的时候,老夫人只派了大丫鬟怜春过来看了看,看到明妧推着轮椅进来,南院的丫鬟都愣住了,楚珂都觉得意外道,“四哥、四嫂怎么过来了?”

    平常请都请不来的人,居然主动跑来,能不觉得诧异么?

    楚墨尘没说话,明妧淡笑道,“在花园里闲逛,听丫鬟说三婶又气的吐血了,过来瞧瞧,三婶可醒了?”

    楚珂眸子冷了冷,被明妧口中闲逛两个字扎疼了,三房出事,她娘一再气的吐血,他们还有闲情雅致游花园,是花园里待的闷,来南院看热闹的吗?!

    但明妧和楚墨尘前来探望,楚珂怀疑两人不是真的关心三太太,却也不好出口轰人。

    楚墨尘坐在轮椅上,不方便进屋,明妧进去探望三太太。

    三太太昏睡不醒,脸色苍白,细细看还能看到嘴角没擦干净的血迹,和先前比,这才有点吐血晕倒的样子。

    明妧心疼的看着三太太,问楚珂道,“三婶还在为三少爷的事生气?”

    楚珂没说话,她觉得她娘气的吐血应该不止是因为楚墨洐和琅嬛郡主的事,还有陶姨娘和她爹三老爷,这些天三太太的心情一直就很不好,再加上盛怒之下,才会气的吐血,把过错全部算在楚墨洐身上不应该。

    再者,在楚珂眼里,楚墨洐和琅嬛郡主的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抛开琅嬛郡主嫁过人的身份,她是东王府郡主,有东王府做靠山,远非京都其他大家闺秀可比的。

    虽然娶做嫡妻面子上是难看了些,可三太太执意要给楚墨洐娶杨菡儿,东王爷和东王妃也没辄,该生气的是东王府和琅嬛郡主才对,可偏偏气的最凶,伤的最厉害的是她娘,楚珂想不明白。

    明妧坐到床榻边,自然而然的抓起三太太的手握着,楚珂见了蹙眉道,“四嫂,你这是……?”

    明妧朝楚珂一笑,道,“之前小少爷病重,老夫人不是说我福泽深厚,让我在床榻上站着,让小少爷沾沾我的福气吗,相公想试试看,我是不是真有那么邪乎。”

    来探望三太太,站着床边看两眼就差不多了,没有理由抓着人家的手,就更没机会给人把脉,这还多亏了之前老夫人刁难她,给了她这么好的机会。

    之前闲逛两个字就惹恼楚珂,现在试试两个字又挑拨着她愤岔的怒火,拿她娘当什么了?!

    楚珂云袖下的手狠狠的攒紧,面色却不动声色道,“正好,我也想知道四嫂有没有这么邪乎。”

    明妧咧嘴一笑,握着三太太的手,专注而认真。

    不过没握一会儿,明妧就起身了站在一旁,太医来了,她得给太医挪地儿。

    太医说三太太是悲痛欲绝,再加上怒急攻心,才会吐血晕倒,她身子骨虚弱,最近一段日子要好生修养,万不可再惹怒她,再吐血,病情就棘手了。

    太医说的很严重,吓的楚珂脸色苍白,眼泪在眸底打转,修长的睫毛轻轻一合,眼泪就掉了下来,如清晨海棠花上的晶莹露珠被风吹落,美不惊人。

    楚珂请太医治好三太太的病,太医为难道,“三太太这是心病,心病还需心药医,我纵然医术再高,也做不到让三太太不动怒。”

    楚珂轻咬唇瓣,她娘的心病是陶姨娘和庶子还有琅嬛郡主,她没法让父亲把陶姨娘和庶子送的远远的,就算送到边关,那也还是父亲的骨肉,还有琅嬛郡主,三哥也必须要娶她。

    外面,有轮椅滚动声传来,楚墨尘等的不耐烦进屋了,明妧迎上去道,“你怎么进来了?”

    楚墨尘斜了她一眼,“探望三婶这么半天,我还以为你也晕了,方才听院子里的小丫鬟说,三婶是收到一封信才气晕的,我倒是好奇是什么样的信把三婶气成这样。”

    楚珂愣了下,“信?什么信?”

    她随口问楚墨尘,楚墨尘两眼一翻,楚珂就转头问三太太的贴身丫鬟。

    丫鬟神情慌乱道,“没,没什么信。”

    说话支支吾吾,眼神躲躲闪闪,没有信才怪了,而且丫鬟否决的时候,眼睛还朝床榻上三太太的枕头下瞄了一眼。

    这么拙劣的演技,明妧都无语,这不明摆着是告诉楚珂信在枕头底下吗?

    楚珂是真关心三太太,她想都没想就走了过去,伸手在枕头下一摸,就摸出来一封信,也顾不得太医和楚墨尘都在场,直接把信打开。

    等看到信上的内容,她脸色一白,几个字脱口而出,“这不可能!”

    虽然否认,但楚珂心里还是信了几分的,她就说她娘没有那么脆弱,陶姨娘和庶子让她生气,三哥的事让娘失望,但也不至于到吐血的地步,原来,三哥不是娘亲生的!

    死了的二哥才是!

    知道自己的亲生儿子被人掉包,而且还死了,做娘的怎么能不悲痛欲绝的晕倒?

    楚珂拳头攒紧,道,“这封勒索信是谁送来的?!”

    丫鬟摇头,有些怯懦道,“奴婢不知,是小厮差丫鬟送来的。”

    楚墨尘望着信,好看的眉头拧着道,“勒索信?”

    外面,大太太打了珠帘进屋,正好听到这一句,瞬间好奇心就被勾了起来,她道,“什么勒索信?”

    楚珂忙把信合上道,“没,没什么。”

    越是遮掩,就越勾起人好奇心,大太太道,“因为一封信,你娘就气的吐血了,信的事不解决了,往后你娘还得生气,给大伯母看看,到底是封什么样的勒索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