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1章 该罚
    ,精彩小说免费!

    楚珂紧紧的握着信,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她心里清楚,这信上说,如果不给她三千两,就把这事捅的人尽皆知,到时候娘没有了儿子,会任由一个庶子和姨娘爬到她头上作威作福。

    大太太伸手过来拿,楚珂嗖的一下把手挪开,大太太扑了一空,眉头狠狠一皱。

    楚珂心头一虚,又乖乖把信送给了大太太,左右瞒不住,何不坦荡一点。

    大太太接了信,才扫了一眼,眼睛就瞪圆了,显然被信上内容震的不轻,来回看了两遍后,大太太转身吩咐丫鬟道,“快,快去找王爷和王妃来,王府出大事了!”

    丫鬟吓了一跳,没敢耽搁,撒丫子就跑出了门。

    楚墨尘看着楚珂,又望望大太太,俊美如妖孽的脸上写满了茫然和不解,“出什么大事了?”

    大太太把信给楚墨尘看,楚墨尘看过后,当场愣住,那封信就宛如一道晴空霹雳划过,正中他天灵盖,劈的他怔在那里,做不出任何的反应。

    这才是真正的演技派啊,心中了然,脸上无知,还能露出这般震惊神情,明妧觉得自己做不到,干脆不看信了,免得震惊的不够彻底,到时候露陷。

    虽然大太太只让丫鬟找王爷和王妃来,但既然说王府出大事了,自然少不了要禀告老夫人和大老爷。

    南院正堂,难得的齐聚一堂。

    三老爷离的最近,来的最快,他进屋就问道,“听丫鬟说王府出大事了,出什么大事了?”

    大太太没说话,只把信递给三老爷看。

    三老爷看了两眼信后,脸色是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眸底的怒火都快溢出来了,明妧在一旁看着,心想三老爷这表情找不到一丝的破绽,要么演技太高,要么他是真的不知情。

    明妧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点儿。

    她方才给三太太把脉,如她猜测的那般,三太太吐血就是吐着玩,吐给大家伙看的。

    楚墨洐的身世抖出来,对三老爷没有一点好处,他犯不着这么做,可对三太太就不同了,三太太膝下只有楚墨洐和楚珂,楚珂要不了一年半载就嫁人了,膝下只有楚墨洐一人。

    楚墨洐不是三老爷亲生的,甚至可以说是杀子仇人的儿子,三老爷不可能让楚墨洐继承三房家产,而自己的亲生儿子却仰人鼻息过活。

    三老爷一定会要楚墨洐的命,让他给庶子让路。

    一旦楚墨洐死了,三太太拿什么和有儿子傍身的陶姨娘比,迟早会下场凄凉。

    可要是楚墨洐回了王爷和王妃膝下,有二十年的养育之恩在,楚墨洐不得不善待她,否则京都的流言蜚语就能毁了他。

    要是楚墨洐能夺得世子之位,成为将来的镇南王,三太太就算没有亲生儿子,也一辈子荣华富贵享用不尽,楚珂也有靠山,不怕被人欺负。

    既然老夫人和三老爷只顾自己,不顾三太太的感受,那她又何必顾他们那么多,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偷梁换柱,最后别人没发现这秘密,自己主动抖出来把儿子还回去的,也真是少见。

    但不得不说一句,三太太是聪明人,懂得审时度势,趋利避害。

    连楚墨尘和大太太看到这封信都震惊不轻,何况是王爷和王妃了。

    看到信后,王妃当时就站不住,王爷扶着她,她才没有摔倒,声音打着颤窝儿,道,“洐儿他……他是我儿子?”

    三老爷冷了脸道,“只凭一封来历不明的信,二嫂就要把我养了二十年的儿子带走吗?”

    带走这两个字,其实并不准确,毕竟老夫人还健在,父母在,不分家,老夫人活一天,镇南王府就一天不会分家,都住在一个王府里,又能把楚墨洐带到哪里去。

    楚墨尘坐在轮椅上道,“信是前院小厮送来的,这上头也有送银票的地址,把送信之人找来问问清楚。”

    王爷吩咐楚总管道,“去把人带来。”

    楚总管连连点头,没敢耽搁,赶忙下去了。

    正堂内,谁也没说话,都还沉浸在这叫人不敢置信的勒索信中。

    半晌之后,大太太声音颤抖道,“洐儿还在祠堂关着,放他出来吧。”

    王妃点头,“快把三少爷放出来。”

    丫鬟正要去传话,王爷道,“罚他是他犯了错该罚,与他是不是我的儿子无关,让他继续跪着。”

    小丫鬟的脚步戛然而止。

    明妧眼睛眨了好几下,望向楚墨尘,用眼神道:父王果然最疼你。

    楚墨尘回了她一记白眼:父王什么时候最疼我了,今日要是犯错的是我,我不止要罚跪,我还要挨了板子再跪。

    明妧看懂了他眼底的神情,诧异道:真的假的?

    楚墨尘则道:别怂恿我犯错给你看,我可不想脱层皮。

    明妧暗呲牙,把眸光挪向王爷,只见他脸色冷肃,眼神晦暗莫测。

    与王爷的镇定相比,王妃就手足无措的多,她期盼这消息是真的,又害怕是真的,一个心七上八下,惶惶难安。

    就这样,大家干等着,等了足足半个多时辰,楚总管才把那婆子找来。

    那婆子进屋,看着一屋子的人,吓的双腿打靶子,最后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看到那婆子,曲妈妈觉得眼熟的很,略微一想,就知道她是谁了,声音徒然拔高道,“你是赵妈妈?”

    那婆子头发白了大半,眼角皱纹堆砌,点头道,“我,我是……”

    其实也好猜,毕竟曾经在三太太身边待过,再加上知道这么大的隐秘,自然是亲近之人,曲妈妈一猜就猜出来了。

    二十年前的事,早被压在脑海里不知道什么角落里,这会儿全涌了出来。

    曲妈妈见王妃还没想起来,便道,“王妃,您还记得二十年前,您才生下二少爷没多久,三太太出了月子抱着三少爷来看您,奴婢无意间发现赵妈妈偷二少爷手腕上的金镯子,将她逮了个正着……”

    曲妈妈那会儿还年轻,见不得这样的龌龊事,当众戳穿赵妈妈,让三太太颜面尽失。

    三太太气头上,把赵妈妈卖了,这二十年来,曲妈妈再没见过赵妈妈,没想到今天又见着了。

    赵妈妈跪在地上,瑟瑟发抖道,“当,当年我不是偷二少爷手腕上的镯子,而,而是给他戴镯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