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4章 继承
    ,精彩小说免费!

    就琅嬛郡主那性子,和她同处一个屋檐下,还能有安生日子过么,尤其三少爷是长子,他们肯定会争世子之位。

    想到琅嬛郡主,明妧就一个头两个大,她是盼着琅嬛郡主嫁的远远的,从此大家井水不犯江水,她嫁到三房,明妧都担心以后矛盾不少,结果峰回路转,楚墨洐成了王爷王妃的嫡长子,兜兜转转,琅嬛郡主又回来了,躲都躲不开。

    一盏茶喝完,明妧就听到一阵车轱辘声传来,楚墨尘回来了。

    明妧起身迎上去,笑道,“怎么去了这么久?”

    楚墨尘妖冶凤眸含笑,眼底的柔情能掐出水来,声音醇厚道,“才离开一会儿就想我了?”

    喜儿和雪雁两丫鬟脸齐齐一红,麻溜的从一旁走了。

    明妧脸也好不到哪里去,这都什么时候了,他还不忘记撩拨人,不由的瞪了他道,“谁想你了,我只是好奇你有没有问出点什么有用的消息!”

    楚墨尘去祠堂看望罚跪的楚墨洐去了,顺带问问观景楼上的事。

    明妧白净的脸添了一抹胭脂色,宛如蜿蜒雪山映照晚霞,看着这张明媚的脸,再大的烦心事也能烟消云散,楚墨尘心情很好道,“三哥知道的不多,正好他也想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就把大哥叫了去,我多等了一会儿。”

    耽误了点时间,但好在事情都弄清楚了。

    明妧给楚墨尘倒了杯茶,让他边喝茶边说。

    结合楚墨洐和楚墨枫说的,楚墨尘把事情还原。

    早上他和明妧去苏家后,琅嬛郡主就约了楚墨枫去观景楼谈姜大姑娘的事,过程并不愉快,琅嬛郡主不小心撞到桌子,打翻桌子上的香炉,冒出一抹浓烟。

    那股浓烟是催情香。

    楚墨枫及时屏住了呼吸,离的远远的,琅嬛郡主躲不开,吸了不少进去。

    楚墨枫觉得琅嬛郡主就是个疯子,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甚至不惜搭上自己的命,他不会纵容她,姑息她,赔上自己下半辈子,狠狠心从窗户跳了下来。

    他跳下观景楼,正好被楚墨洐看到,他就走了过来。

    楚墨枫知道楚墨洐钟情琅嬛郡主,再者长房的确曾对不起琅嬛郡主,楚墨枫动了最后一点恻隐之心,他道,“如果你想娶琅嬛郡主,就上观景楼。”

    丢下这一句,楚墨枫径直离开。

    楚墨洐摸不着头脑,他在楼下犹豫了片刻,听到楼上有东西摔落的声音,怕出什么事,一跃上了楼,就看到眼神迷离,酥胸半露的琅嬛郡主……

    对琅嬛郡主,楚墨洐算不上乘人之危,因为媚药不解,琅嬛郡主十有**会暴毙而亡。

    后面的事,大家都知道,楚墨洐好奇为什么楚墨枫在观景楼上,明知道琅嬛郡主中了毒,还见死不救,他不是那么狠心的人。

    楚墨枫告诉楚墨洐,琅嬛郡主就是杀害姜大姑娘的凶手,杀人本该偿命,如果他舍身救琅嬛郡主,他对不起楚墨琛也对不起姜大姑娘,他能做的只有帮琅嬛郡主请个大夫,其他的,他无能为力。

    楚墨洐没想到杀姜大姑娘的会是琅嬛郡主,他纳闷琅嬛郡主为什么要这么做,楚墨枫只说不知道,并让楚墨洐转告琅嬛郡主,明天就是最后的期限,如果她没法私了这事,他会公事公办。

    听完楚墨尘的话,明妧赞叹道,“你大哥真不错。”

    她还以为琅嬛郡主出了意外,楚墨枫会宽限她几天,没想到说明天就明天,一言九鼎,言出必行。

    明妧脸上不加遮掩的欣赏和敬佩,楚墨尘脸黑了几分,但没有反驳,因为明妧并没有说错,只道,“大哥从小就是非分明,说一不二,能让他容忍琅嬛郡主两年,我还真好奇长房是怎么对不起琅嬛郡主的。”

    不止楚墨尘,明妧也好奇的很,不过楚墨尘说这话,说明楚墨枫那里是没有希望了,不知道将来有没有机会从琅嬛郡主口中撬出来。

    这一夜,镇南王府不知道多少人失眠。

    明妧和楚墨尘两没心没肺的,一觉睡到天大亮。

    第二天,朝堂上就热闹了,满朝文武,甚至皇上都问王爷到底怎么回事,楚墨洐到底是不是他嫡长子。

    王爷想了一夜,点头道,“是。”

    然后,朝廷上就炸锅了,朝臣们三三两两,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大家最关心的还是镇南王府的继承问题。

    王爷就楚墨尘一个儿子,即便他断了腿,那也该他继承,轮不着别人,可现在有两个儿子,还是长子,且四肢健全,于情于理,镇南王府的爵位也该嫡长子继承。

    和楚墨尘有过节的成国公率先出列道,“要是楚三少爷真是镇南王亲生,那就是嫡长子,立嫡以长,当立三少爷为世子。”

    不少大臣站出来附和。

    王爷早料到会这样,上朝之前,他就想好了应对之策,王爷从容道,“我镇南王府的族谱尚未修改,本王都不急,诸位大人倒是对我镇南王府将来由谁继承格外的上心,立嫡以长,成国公是不好明着催皇上立大皇子为太子,拿我镇南王府做筏子吗?”

    大皇子乃先皇后所出,是皇上的嫡长子。

    王爷一句话,那些大臣麻溜的把嘴闭上了,目不斜视。

    满朝文武谁不知道成国公拥戴的是四皇子恒王,真是一不留神就撞到镇南王枪口上。

    王爷这句话杀伤力极强,满朝文武除了坚定不移拥戴大皇子的,没人再有理由站出来逼王爷换世子,而拥戴大皇子的又没那么傻,镇南王世子和成国公还有四皇子结仇,敌人的敌人是朋友啊。

    立场不同,不好帮忙,却也不能拖人家后腿,大皇子党干脆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心,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更换世子之事,戛然而止。

    可朝堂上没有掀起波澜来,镇南王府内却是动静不小。

    迎娶琅嬛郡主进门的日子定下了,王府得下聘礼,虽然大部分聘礼公中掏,但为了脸面上好看,做爹娘的总要掏点添补上,而且三太太昨儿吐血晕倒,身子虚弱,她没那心情,也没那份体力帮楚墨洐准备聘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