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5章 欺压
    ,精彩小说免费!

    三太太撒手不管,老夫人就把这差事交给大太太,大太太笑了一声,道,“老夫人就见不得我清闲,三弟妹身子虚弱,不能劳心费神,王妃可是洐儿亲娘,这事怎么也轮不到我管,我帮着打打下手还行。”

    大太太不止推脱,还顺带挑起了矛盾,她道,“现在外面都盛传洐儿是王爷的嫡长子,先前尘儿娶明妧进门,那排场可不小,嫡次子怎么也不能越过嫡长子去,这聘礼不好准备,再者昨儿看三弟妹的意思,她似乎还有意让洐儿娶杨家姑娘……”

    琅嬛郡主不可能给人做妾,杨家姑娘也不可能,如果真要娶,那铁定是平妻。

    既然是平妻,那就该一视同仁。

    大太太说这话的时候,明妧就在一旁,她朝天花板翻了一记白眼,以前大太太一直称呼她世子妃,现在改叫她明妧了,这改的也忒快了点,王爷都还没把楚墨尘的世子之位拿走呢。

    那边大太太话锋一转道,“有些话,我昨儿就想说了,咱们镇南王府还没有谁娶过平妻,再者洐儿也不愿意娶杨家姑娘,不宜开此先例,洐儿和琅嬛郡主被人算计,非我镇南王府所愿,我想杨家通情达理会谅解。”

    明妧修眉微挑,大太太的意思是让楚墨洐退掉杨家表妹的亲事,只娶琅嬛郡主一人?

    昨天她不是才被琅嬛郡主摆了一道,气的怒火滔天吗?

    难道后来东王妃知道楚墨洐是王爷和王妃生的,想大太太帮着琅嬛郡主,又把那四万两银票给了大太太?

    这倒是有可能,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谁都知道王爷手里有钱,而且不少,只要夺得镇南王世子之位,以后数钱数到手抽筋,又岂会在乎区区四万两?

    要知道三太太可是想楚墨洐娶娘家侄儿的,琅嬛郡主在三太太心中不可能越的过杨菡儿去,聪明如她,又怎么可能在这时候把大太太得罪死?

    只是她大太太是那么容易被人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吗?

    而且,她这么说可是把三太太和杨家往死里头得罪,难道她是趁机讨好王妃?如果楚墨洐真是王妃亲生,王妃肯定不希望他娶杨菡儿。

    很快,明妧又把这想法抛诸脑后,大太太要讨好王妃,犯不着等到今天,她嫁进来这么久,可从来没见过大太太讨好王妃过。

    但大太太话里话外都向着琅嬛郡主,这一点毫无疑问。

    王妃坐在那里,脸上神情莫名,老夫人却不给她沉默的机会,道,“这事,王妃打算怎么办?”

    王妃昨晚一夜翻来覆去没睡着,绝美的脸上眼袋微青,她望向明妧,问道,“明妧,你和尘儿有没有什么想法?”

    明妧微微一怔,怎么问她啊,她能有什么想法,又不用她掏钱给楚墨洐娶媳妇,明妧轻摇头,“相公有没有想法,明妧不知道,但明妧没什么想法。”

    王妃眼神黯淡了几许,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儿,她希望楚墨洐真的是她的儿子,可如果楚墨洐真的回了长房,就算他不和楚墨尘争世子之位,三太太和东王府也会争,这件事从发生起,王妃就一直注意明妧的反应,她很平静,平静到仿佛这件事和她没有一点关系似的。

    是她天性无欲无求,不在乎富贵权势,还是她压根就抱着一年后就离开镇南王府的想法,所以镇南王府将来是不是尘儿继承和她一点关系也没有?

    王妃没说话,大太太眉头微皱道,“王妃,没几天就要办喜事了,虽然琅嬛郡主不是第一回嫁人,可洐儿是第一次娶亲,这喜宴不能丢了咱们镇南王府的脸面,时间原就紧促,犹豫只会耽误时间。”

    王妃拿不定主意,便让丫鬟去请王爷,一切依照王爷的意思办。

    比起王妃的优柔寡断,王爷办事就果决的多,他人都没来,只让楚总管来传话道,“王爷说聘礼他拿两万两,余下的比照当初二少爷迎娶琅嬛郡主时的聘礼从公中拿一份,至于新房,就安置在沉香轩旁边的拂云轩。”

    大太太眉头微敛,道,“让三少爷和琅嬛郡主住拂云轩是不是太委屈了他们了?”

    虽然拂云轩是二房的,但比沉香轩小了三分,位置也稍逊一筹,按理嫡长子要住最好的院子,也是他身份的象征。

    楚总管望着大太太道,“银杏苑倒是不小,位置也好,但那是二少爷生前住的地方,不合适做三少爷和琅嬛郡主的新房,沉香轩是世子和世子妃住的地方,总不好叫他们腾出来,只能委屈三少爷了。”

    大太太笑道,“银杏苑的确不适合做三少爷和琅嬛郡主的新房,但给尘儿和明妧住倒不是不可以。”

    明妧听得眸光一冷,居然要她和楚墨尘给楚墨洐和琅嬛郡主腾位置,她还真张的开这个口。

    公中给琅嬛郡主送多少聘礼,她管不着,但要她在住惯的地方挪位置,这是欺负到她头上来了,明妧笑道,“二房地方小,可选择的地方不多,大伯母觉得扶云轩委屈了三少爷和琅嬛郡主,不如二房和长房换换,长房最好的院子给三少爷和琅嬛郡主做新房,明妧和相公绝无异议。”

    大太太脸色一僵,眸底有暗芒忽闪而逝。

    王妃黯淡的眸光亮了几许,倒不是因为她可以趁机搬到长房去,对住处,王妃没有那么多讲究,而是觉得明妧还在乎楚墨尘,她不是不争,只是还没到她争的时候。

    屋子里,气氛有些尴尬。

    这是镇南王府,最好的位置应该王爷和王妃住,但因为以前是镇国公府,大老爷是镇国公,后来皇上赐封王爷,王爷和王妃都嫌麻烦,便没提搬住处,大老爷和大太太不会傻到主动提,老夫人在长房和二房之间,当然向着长房,谁都不开口,就没变动。

    现在明妧把这层窗户纸捅破了。

    其实在明妧眼里,住哪里都无妨,王爷哪怕就是住茅草屋,他也还是手握重兵,权倾天下的镇南王,可大太太不能自己霸占最好的院子,还要找她和楚墨尘的麻烦,那么多的东西从沉香轩搬到扶云轩不麻烦吗,其他东西就算了,她的药房怎么搬?

    沉香轩后院的药房,环境清幽,是她最喜欢的地方。

    屋内,寂静半晌,直到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一模样清秀的小丫鬟走进来,福身道,“王妃,北鼎侯府请您和王爷去一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