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7章 解毒
    ,精彩小说免费!

    明妧也纳闷呢,云嬷嬷和苏氏的身世有关,能让穆王妃出面帮她讨天香锦的荷包,足见云嬷嬷身份不一般。

    无端端的人失踪了,一定有问题。

    清宜郡主又让丫鬟来问她,莫非云嬷嬷的失踪,和她娘苏氏的身世有关?

    带着疑惑,明妧回了沉香轩,她打算去找楚墨尘,看能不能帮忙找找云嬷嬷,只是刚走到后院门口,一丫鬟跑上前,喘气道,“世子妃,沈大少爷派了人来找您和世子爷。”

    明妧秀眉微挑,道,“让他在正堂等我。”

    小丫鬟连连点头,转身跑远。

    明妧则进了后院,楚墨尘在练习走路,远远的瞧见明妧走过来,他道,“来的正好,我腿有点疼。”

    明妧飞了他一记白眼,“你哪天腿不疼?”

    一样的理由用一回两回就算了,丫的,还乐此不疲了。

    赵风憋笑。

    楚墨尘轻咳一声,道,“这回是真疼。”

    明妧没理会他,这话她也耳熟的很,选择性不上当,她道,“你待会儿再疼,沈大少爷派人来找你和我,许是有事。”

    楚墨尘脸一臭,“他还能比我腿疼重要?”

    明妧只问不答,“你去不去?”

    “过来扶着我点儿。”

    明妧瞪了他一眼,过去扶着他,赵风麻溜的把轮椅推了来,其实不用扶,楚墨尘完全可以走到轮椅边了,这不是世子妃一来,就变的格外脆弱,一定要扶着才成,矫情的不行。

    明妧推着楚墨尘进屋时,就看到一男子在正堂内打转,一脸焦灼,听到脚步声就迎了上来。

    明妧认得他,她救沈大少爷的时候,他就打扮成车夫模样,明妧印象深刻。

    只是这会儿这么坐立不安,显然是出事了,明妧问道,“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男子点头,然后看了眼丫鬟,明妧道,“都是我心腹丫鬟,有事不妨直说。”

    喜儿懂事的出去了,并把门带上。

    这边门还露了一丝细缝,喜儿就看到男子扑通一声跪下,隔的许远还能听到双膝砸地的声音。

    他这一跪,明妧连忙道,“有话起来说。”

    男子从怀里掏出一沓银票,道,“我此番来,是求世子爷和世子妃救命的。”

    明妧额心皱紧,“你家大少爷又出事了?”

    又……

    不能比这个字更扎心了。

    男子点头道,“大少爷身中剧毒,昏迷不醒,看过大夫,请过太医皆束手无策,世子爷、世子妃知道江湖郎中的下落,还望告知,只要能救我家大少爷的命,花多少钱都在所不惜。”

    柳州沈家富甲天下,自然不差钱。

    但江湖郎中是她啊,明妧望向楚墨尘,她对沈大少爷极有好感,听男子形容的,沈大少爷情况很是凶险,容不得耽搁。

    楚墨尘心情很不好,他当初病重,双目失明,可没见明妧对他有这么紧张,但不让明妧去的话,他又说不出口,便道,“我陪你去。”

    赵风道,“属下这就去安排马车。”

    明妧推着楚墨尘走在前面,男子紧随其后,喜儿去后院拎了药箱子,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

    男子几次欲言又止,他要的不是世子爷和世子妃去探望他们家大少爷,他来是想问出江湖郎中的下落,好带大少爷去治病啊。

    但镇南王世子和世子妃愿意去探望他们家大少爷,是很看重他们家大少爷了,男子强忍着,才没有问江湖郎中。

    等明妧和楚墨尘出府,赵风已经赶着马车等候在那儿了,坐上马车后,男子就带着他们去沈大少爷落脚处。

    那是一处别院,院里闹市的喧嚣,环境清幽雅致,鸟语花香。

    从下马车到见到沈大少爷,一路上,明妧看到了四名大夫,进屋的时候,还听到大夫叹息道,“老朽无能为力,府上另请高明吧。”

    大夫一脸惋惜,拎着药箱子告辞。

    大夫走后,明妧坐到床边,很自然的,手朝被子伸过去……

    被子刚掀开,一声尖叫传来。

    喜儿尖叫连连。

    沈大少爷他怎么能不穿衣服!

    一旁的小厮涨红了脸,他根本就没料到镇南王世子妃会掀开被子,她伸手的时候,他想阻止,可是话还没蹦出来,被子就掀开了。

    叫的好像他们家大少爷非礼了谁似的,不穿衣服还不是为了方便大夫施针救命么。

    明妧没什么反应,抓起沈大少爷的手帮忙把脉,楚墨尘在一旁脸都绿了。

    她都没看过他!

    深呼吸,楚墨尘才能把那股喷薄欲出的愤怒压下。

    手指搭在沈大少爷的脉搏上,几个呼吸的功夫,明妧脸色就凝重了,收了手,把随身带着的金针拿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扎在沈大少爷身上,然后拿刀划破他的手腕,乌黑的血流出来。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快到男子都惊呆了。

    沈临风是得明妧和定北侯夫人所救才能保住一命,但他没想到明妧居然会医术。

    等明妧收了手,男子紧张道,“我家少爷他……”

    明妧擦着额头上的汗珠道,“再晚半个时辰,你家大少爷就没命了。”

    男子也知道情况凶险,不是万不得已,他不会擅作主张去镇南王府找世子爷和世子妃问江湖郎中的下落。

    流了半碗血,明妧把金针收了,然后把沈大少爷的手腕包扎好,拿了颗药丸给他服下。

    男子问道,“这样就解毒了?”

    明妧嘴角抽了下,“哪有那么容易,这碗血我带回去验毒,每隔一个时辰给他喂一颗药丸,药瓶子里的够他撑到明天中午,明天我会让丫鬟送一瓶来,如果三天之内,我查不出他中的是什么毒……”

    沈大少爷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男子接了药瓶,连连道谢。

    喜儿把金针收好,放到药箱子里,沈大少爷中了毒,金针上有毒,回去要用水洗用火烤,才能给别人用。

    时间紧迫,明妧把血装好,就和脸黑的光黝的某世子爷告辞。

    一路无话,这边明妧刚走到二门,身后跑过来一小厮,气喘吁吁道,“世,世子妃,我家少爷醒了,要,要见你……”

    楚墨尘臭着张脸,明妧则道,“让他好好休息,有什么话下次说。”

    小厮忙道,“小的也是这么和大少爷说的,大少爷说他是受人之托,务必请世子妃回去一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