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8章 殷勤
    ,精彩小说免费!

    受人之托?

    受谁之托?

    明妧见楚墨尘一脸的不耐烦,她道,“要不,你在这里等我?”

    楚墨尘没好气道,“阿风,推我去看看。”

    就这样,明妧和楚墨尘又转身回来了,彼时沈大少爷穿了件亵衣,脸色惨白如纸,看到明妧,他点头算是见礼。

    病成这样,还不忘礼数,谦谦君子,明妧问道,“有什么话,非要现在就告诉我?”

    沈大少爷有气无力,断断续续,废了半天力气才勉强把一句话说齐,他说:穆王府云嬷嬷死了,临死前告诉我,佛光寺灵泉旁第七棵树下埋了东西,让世子妃去取……

    云嬷嬷并未说是镇南王世子妃。

    这是沈大少爷猜测的,因为满京都世子妃,他就只认得明妧一个,而且云嬷嬷也知道他认识。

    他中的毒有多凶险他知道,他现在还有口气,他怕不说,回头没机会说了。

    喜儿捂嘴低呼,“云嬷嬷死了?她怎么会死呢?!”

    沈大少爷想说话,可是他实在没有力气了,每说一个字都仿佛耗尽他全身的力气,眼皮子像是粘起来了一般。

    他晕了过去。

    男子站在一旁,道,“昨儿傍晚,我们才发现大少爷晕倒在佛光寺山脚下的树林里,不远处有一嬷嬷,身上中了只箭,府里的小厮就在那里挖坑把她埋了,大少爷昏迷了一夜,将近午时才醒过来,说了找世子妃几个字就晕死了过去,我以为大少爷是让我通过世子妃请江湖郎中……”

    现在看来,沈大少爷是想让男子给明妧传话,只是才说了几个字,就又昏死了过去。

    不清不楚,护卫误会了,反倒救了他一命。

    明妧望向楚墨尘,道,“不知道云嬷嬷埋在地里的是什么,让暗卫去挖出来。”

    赵风打算去。

    楚墨尘阻拦道,“先别去。”

    明妧看向他,楚墨尘道,“云嬷嬷是在佛光寺山脚下死的,死之前又让沈大少爷给你传话,应该是因为那些东西送了命,这会儿估计敌人正满佛光寺的寻找,暗卫去取,无疑是自投罗网。”

    他可以多派些暗卫去取,能保证东西拿回来,但万一东西很重要,知道在他们手里,就等于多了一分危险,镇南王府里可是有一堆胳膊肘往外拐的人。

    楚墨尘是个谨慎的人,东西埋在那里,不会有问题,不必急于一时半会儿。

    现在当务之急是帮沈大少爷解毒,才能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又是谁杀了云嬷嬷。

    明妧倒没想这么多,细细一想,就知道楚墨尘顾虑的对,但是穆王府急着找云嬷嬷,得派人告知一声。

    明妧和楚墨尘带着毒血回镇南王府,喜儿则去穆王府传话。

    赵风赶着马车往前,明妧被楚墨尘抱坐在怀里,都不知道被抱了多少回,明妧都习惯了,心里一直在想事情,也就没有反抗。

    她不说话,但她给沈大少爷沈临风治病的那一幕一直在楚墨尘眼跟前乱晃,不由得胳膊抱紧,紧的明妧呲牙道,“你想活活勒死我啊?”

    楚墨尘看着她的脸,闷了嗓音道,“勒死了,倒也省心。”

    明妧朝马车顶翻了一白眼,不懂他吃沈临风什么醋,就他这醋劲,也不怕哪一天把自己活活酸死。

    明妧握着楚墨尘的手,他松开了三分,明妧叹息道,“沈大少爷中的毒很复杂,我并没有什么把握替他解毒。”

    她向来有恩必报,虽然那天晋阳郡主当街射杀她,有楚墨尘的暗卫在暗中相护,不会有性命之忧,但沈大少爷确实出手相救了,明妧记他一份恩情。

    这份恩情,不是她后来救了沈大少爷就相互抵消的,她对他很有好感,不希望他就这样一命呜呼了。

    何况现在又多了云嬷嬷一条命,沈临风中毒会不会是受了云嬷嬷牵连?

    还有云嬷嬷,她和苏氏的身世有关,有什么东西放在穆王府里还不放心,要藏在佛光寺的,越是这样神神秘秘,她娘苏氏的身世就越不简单。

    想到云嬷嬷看到卫明蕙那张脸,震惊的热泪盈眶,明妧就觉得有必要提醒卫明蕙一声,以后出府得戴上面纱,在没弄清楚苏氏身世之前,还是小心为上。

    等明妧回沉香轩的时候,天边已经晚霞绚烂。

    夕阳的余晖打在明妧和楚墨尘身上,仿佛度了一层淡淡的金光。

    明妧回屋喝了杯茶,喜儿就回来了,一路小跑回来的,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雪雁见了就道,“跑这么急做什么?喝杯茶缓缓。”

    喜儿累的吐字不清,雪雁倒给她的茶,她咕噜噜三两口全喝了下去,连茶叶末都没吐,只望着明妧道,“知道云嬷嬷死了,穆王妃很伤心,她说云嬷嬷给世子妃的东西,让世子妃收好,将来或许会用到。”

    明妧蹙眉道,“还有呢?”

    喜儿摇头,再摇头,“没了……”

    明知道喜儿不会带什么有用的消息回来,但明妧还是带了几分期盼,她绝对相信穆王妃知道苏氏的身世。

    等帮沈大少爷解了毒,她得专程去穆王府一趟才行。

    吃了晚饭后,明妧就一头扎进后院药房,先调制药丸帮沈大少爷压制毒性。

    这一忙,就到了月上中天。

    雪雁见天色太晚,道,“世子妃,明儿表姑娘出嫁,你得去工部尚书府吃喜酒,周妈妈叮嘱让你早些休息。”

    这一忙,明妧倒把这事给忘了。

    苏蔓嫁给钟大少爷,她这个表姐当然要去给她撑撑场面,只是谁也没料到沈大少爷这时候出事,她怕是去不了了。

    吩咐雪雁接下来做什么,明妧回了内屋,楚墨尘在那里看书。

    见她进屋,眼角斜过来一眼,随手翻了一页书,道,“我还以为你打算忙到天亮。”

    明妧端了盏茶过来,殷勤道,“相公,喝茶。”

    楚墨尘把书合上,深深的望了眼明妧道,“突然献殷勤,看来是有事相求。”

    真是太了解她了,明妧都有点不好意思,她道,“明儿我没空去工部尚书府吃喜酒,你能不能一个人去?”

    她要不去,楚墨尘铁定不会去的,工部尚书府还没那么大的脸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