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1章 烧毁
    ,精彩小说免费!

    这么睁着眼睛说瞎话,良心不痛吗?

    明妧坐在一旁,笑道,“牙齿和舌头还有磕碰的时候,何况是人,我和琅嬛郡主又没有什么解不开的深仇大恨,只是明妧走到哪儿,晦气就跟到哪儿,我还真怕陪大伯母来送纳采礼,会惹出什么不快来,但老夫人和大伯母执意,明妧少不得从命。”

    话得说清楚,可不是她要来的,是老夫人和大太太逼她来的。

    出了什么乱子,要怪就怪老夫人和大太太。

    大太太没想到明妧这么实诚,笑道,“送纳采礼是喜事,再大的晦气也冲没了,世子妃无需担心。”

    明妧乖顺点头,“大伯母说的是。”

    说完,明妧就静静的坐在那里,接受来自大太太和东王妃的双重敲打,什么长幼有序,什么长嫂如母就不说了,楚墨洐被抱到三太太膝下养了二十年,王爷和王妃愧对于他,绝对不会亏待他的。

    就差没明着和东王妃保证,让她放心,世子妃的位置铁定是琅嬛郡主的。

    明妧全程保持微笑。

    随便你们怎么说,你们高兴就好。

    东王妃和大太太你一拳头挥过来,我一拳头砸过去,按理该揍的明妧愤怒的吐血,可偏偏拳头打在了棉花上似的,明妧跟没事人似的,东王妃都怀疑她是不是没带耳朵来。

    她喊了一声,明妧飞快的看向她,修长的睫毛轻颤,“东王妃喊我何事?”

    东王妃一口气憋在心口,上不上下不下,她道,“我看你待的闷,让世子妃陪你去花园逛逛。”

    东王世子妃很听话的起了身,她真的很佩服明妧,大太太和东王妃的话,她听着都气血翻涌,她还能气定神闲。

    等出了门,东王世子妃望着明妧,问道,“你是怎么做到不生气的?”

    明妧淡淡一笑,“她们在给自己画大饼,我又不会真的让她们吃到,该生气的是她们,不是我。”

    东王世子妃怔了半晌,最后笑的花枝乱颤,“如果琅嬛郡主够聪明,她就不会与你为敌。”

    琅嬛郡主挑了这么厉害的人做对手,迟早是死路一条。

    屋内,东王妃见明妧和东王世子妃都走了后,看了丫鬟一眼,丫鬟就转身拿了四万两银票来,递给大太太道,“你和三太太帮琅嬛的事,琅嬛没有和我说,你那天找我拿银票,我不知情,说的话重了些,你别见怪。”

    银票递到跟前,大太太推了回去,笑道,“我不过是帮琅嬛说了几句话,当不得这么重的谢礼,要成大事,这用钱的地方还多着,不止是我和三太太帮着就够的,钱要用到刀刃上。”

    到手的银票送出去,东王妃本就肉疼,大太太不要,她求之不得,心里乐开了花,她们越巴结琅嬛,就代表琅嬛成为镇南王世子妃的希望越大,眼前一点蝇头小利,入不了他们的眼。

    东王妃也没执意把银票送出去,让丫鬟拿下去收好。

    大太太把礼单拿出来给东王妃过目,前院管事的进来,禀告道,“对过礼单了,一点不差。”

    东王妃笑道,“琅嬛上一次出嫁,也是大太太送的纳采礼来,大太太办事,我放心。”

    大太太笑了笑,道,“时辰不早,我就先告辞了。”

    东王妃起身送大太太离开,并差丫鬟告诉东王世子妃,直接送明妧出府。

    今儿太阳大,才走了小会儿,额头上就有了一层细密汗珠。

    明妧挑树荫下走,前面东王妃和大太太有说不完的话,刚抬脚上台阶,准备出府,突然,一串鞭炮炸响传来,把人炸懵了。

    “谁在放鞭炮?”管事的问道。

    丫鬟小厮连连摇头,他们不知道。

    大太太笑道,“大喜日子,放鞭炮是好事……”

    话还没说完,鞭炮炸响声又传来了,而且声音比之前更大,持续的时间更久。

    那边,一小厮跑过来,急急忙慌道,“不好了,库房出事了!”

    东王妃脸一沉,管事的问道,“库房是摆纳采礼的地方,能出什么事?”

    小厮回道,“不知道谁在镇南王府送来的聘礼里塞了鞭炮……”

    明妧站在一旁,大太太脸僵硬,她刚刚说大喜日子放鞭炮是好事……

    东王妃抬脚往库房走,大太太跟着过去,她们都去了,明妧当然得跟过去看看。

    库房外,丫鬟小厮在咳嗽,离的远远的就能闻到硝烟味,库房内,乱成一团,镇南王府抬来的纳采礼,那些精美的瓷器炸裂开了。

    东王妃气的额头青筋暴起,“谁放的鞭炮?!”

    负责看库房的小厮道,“没人放鞭炮,鞭炮炸响的时候,屋子里也没人。”

    可就是有那么邪门,鞭炮炸了,把镇南王府抬来的东西炸的乱七八糟。

    明妧鼻子灵敏,道,“好像有什么东西着了?”

    说话的功夫,就见那边好几个箱子在冒烟,那是装绫罗绸缎的箱子。

    这么大的烟,里面的绸缎肯定毁了。

    东王妃气的浑身颤抖。

    明妧默默从库房退出去,从大太太身边路过的时候,咕噜一声,“我果然不应该来。”

    雪雁问道,“世子妃一会儿还去工部尚书府吗?”

    “不去了。”

    大太太一张脸像是打翻了颜料盘一般五颜六色的,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真是个煞星,走到哪儿,哪儿出事!

    她都怀疑是不是她捣鬼的!

    不止大太太怀疑,东王妃也一样,但她让人在库房找了一圈,也没找到点证据,还是琅嬛郡主说的那话,没有证据,你能奈我何?

    大太太朝东王妃告辞道,“时辰不早,我就先回府了。”

    东王妃再维持不了之前的笑脸,她的丫鬟送大太太和明妧出府。

    一路上,明妧心情好的直哼哼,这回一个个都该后悔让她来东王府送纳采礼了吧,不给她们点颜色看看,还真当她好使唤。

    回了王府后,明妧没有直接回沉香轩,而是跟着大太太身后去了长晖院,一来是气气老夫人,二来是进二门,二太太就派人去请王妃。

    不知道大太太想做什么,明妧得看着点才放心,左右都耽误了半天,也不差这么一时半会儿了。

    大太太一脸阴沉的走进去,老夫人见了皱眉道,“去送纳采礼,怎么这副神情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