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4章 伤疤
    ,精彩小说免费!

    不是大少爷,都得想办法救他,要真是大少爷,就更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死了。

    雪雁朝喜儿摇头,世子妃正为这事烦着呢,不过喜儿还算机灵,没有冒冒失失的告诉夫人,要是让夫人知道沈大少爷有可能就是大少爷,她肯定会去求证,万一真是,而世子妃又没能救活大少爷,对夫人来说太残忍了,还不如不知道。

    明妧把沈临风有可能是她大哥的事抛开,专注的研制解药,但试验了多少回,就是失败了多少回。

    一夜辗转反侧,最后被楚墨尘点晕。

    等明妧醒来,灿烂的阳光射进屋内,明媚的晃人眼睛。

    匆匆吃了早饭后,明妧推着楚墨尘去长晖院请安,她一会儿要出府,担心和昨天似的又被使唤耽搁时间,把楚墨尘带上,万一有什么事,他也能帮忙推掉。

    不过,今儿没什么事,老夫人只提醒明妧后天就是太后寿辰,送给太后的寿礼万不可出什么纰漏。

    明妧保证没事,老夫人便摆了摆手,让他们退下。

    出了王府,便直奔沈家偏院。

    离沈大少爷住的屋子越近,明妧一颗心就越忐忑不安,她怕沈大少爷真的是她大哥,怕救不活他,怕眼睁睁的看着他毒发身亡。

    进屋后,明妧见到了沈大少爷,不过才一天,沈大少爷就消瘦了一圈,脸色发紫,气息很弱,可以说全凭解毒丸吊着一口气。

    明妧背过身,赵风上前帮沈大少爷翻身,在小厮错愕中,扒下沈大少爷的裤子,去看他屁股上有没有胎记……

    赵风仔细看了两遍,只瞧见淡淡的疤痕,并没有什么胎记。

    赵风半天没说话,明妧心情有些失落,要真是她大哥,赵风不会是这反应,等赵风转过身,朝明妧摇头,明妧最后一点期望都灭了。

    最失落的还不是明妧,是喜儿。

    她昨天在定北侯府守了半天,就为了找长命锁,确认大少爷的身份,结果竹篮打水一场空,害世子妃空欢喜一场。

    幸好她昨天强忍着没告诉夫人,不然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和夫人交代。

    喜儿垂头丧气,无颜见明妧。

    知道沈临风不是她大哥,明妧有些失望,但这毒还得解,她昨晚就想了十几种解毒办法,决定都给沈临风试一遍,她尽全力,至于能不能活下去,就看沈临风的运气了。

    沈大少爷的跟班沈重有事不在,等他回来,小厮迎上去,泪眼婆娑。

    沈重见了,心口一提,连忙问道,“出什么事了?”

    小厮朝屋子看了一眼,道,“我心疼大少爷,镇南王世子妃折腾大少爷整整两个时辰了,在大少爷身上不知道扎出来多少窟窿眼。”

    小厮怀疑明妧是不是真的懂医术,在他看来,那么折腾,活人都快没命了,何况沈大少爷就剩一口气。

    沈重朝小厮摇头,不许他胡说。

    人家镇南王世子妃得多闲的慌,才来沈家偏院折腾他们大少爷,何况镇南王世子断了腿,还一直陪着。

    当日,要不是遇到镇南王世子妃,他和大少爷早就死了,他相信镇南王世子妃,就算她救不了大少爷,她也不会害大少爷。

    沈重进屋,看到自家大少爷身上扎满了针,不止是金针,还有银针,纵横交错,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一旁小丫鬟在烧……大锅。

    锅上面摆着木桶,热气腾腾,整间屋子都冲刺着一股药味,并不好闻。

    “世子妃,水开了,”喜儿道。

    明妧点头,道,“先把火撤掉。”

    约莫一刻钟后,赵风把沈大少爷扶进木桶内,只露出一脑袋在外面,明妧亲自添柴。

    沈重心肝颤了颤,镇南王世子妃给人治病的方式也太独特了些,他要不要上前提醒一声,别把他们大少爷煮熟了……

    小厮站在一旁看了几眼,道,“这还不算呢,上午镇南王世子妃来,就先让人扒大少爷的裤子,在屁股上瞧了半天。”

    小厮想了整整两个时辰,也没想明白,为什么治病要先看大少爷屁股,他不敢问世子妃,就问世子妃的丫鬟,结果那小丫鬟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扔给他三个字,“别烦我。”

    沈重眉头皱紧,“你确定看的是大少爷的屁股?”

    小厮,“……”

    屁股跟脸,他还是分得清的。

    小厮没说话,沈重看着他,他才不甘不愿的点了下头。

    等喜儿出来,沈重一金锭子递过去,道,“有件事,想请教下喜儿姑娘。”

    屋内,明妧盯着沈大少爷的脸看了半天,失望的垂眸,又失败了。

    半个时辰没有效果,再蒸半个时辰,也还是没有效果。

    “把他扶起来吧,”明妧叹息道。

    赵风照办。

    外面,喜儿一阵风卷进来,抓着明妧的手,欣喜若狂道,“世子妃,奴婢没猜错,他真的是大少爷!”

    明妧眉头皱紧,喜儿就道,“大少爷屁股上没有胎记,是因为胎记被人割掉了!”

    明妧挑眉,“你确定?”

    喜儿点头如捣蒜,“是沈大少爷的贴身小厮告诉奴婢的,沈大少爷屁股上原本长了块梅花胎记。”

    外面,沈重快步走进来,明妧迎上去,道,“喜儿说的都是真的?”

    沈重连连点头,“是真的,两个月前,老爷和夫人才告诉大少爷,他屁股上的伤疤处原本长了块胎记,就是梅花胎记。”

    楚墨尘坐在轮椅上,看着自家媳妇和别人议论另外一男人屁股上的胎记,脸色奇臭无比。

    喜儿懵懂道,“为什么要把胎记割掉?”

    他们可知道刚刚没见到胎记,她和世子妃多失望!

    胎记长屁股上,也不碍着脸什么事,谁吃饱了撑着要把他割掉,太过分了。

    沈重把割掉胎记的经过告诉明妧。

    事情还得从柳州沈家大老爷和大太太带两岁大的沈大少爷回娘家探亲说起,途中遇大雨,结果马车翻了,小小的沈大少爷淋了雨,一病不起,病逝在途中。

    沈大太太痛失爱子,一路上不吃也不喝,恨不得随儿子一起去了。

    也是巧了,那天他们在一茶棚歇脚的时候,一男子带着一孩子也在那里喝茶,那小孩长的粉雕玉琢,模样极好,就是哭的是上气不接下去,看上去叫人心疼,看到沈大太太时,小孩朝她伸手要她抱,嘴里还含着娘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