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5章 犹豫
    ,精彩小说免费!

    那小孩就是沈临风。

    刚刚没了孩子的沈大太太哪里受得了这个,在沈临风喊第三声娘抱抱的时候,她就跟疯了似的,把沈临风抢在了怀里,抱着不撒手,柔声细语的哄着,“风儿不哭,娘在这里,有娘陪着,风儿不怕……”

    沈大老爷和沈大太太鹣鲽情深,再加上他和沈大太太成亲几年才得了这么一个儿子,也怕没了儿子,动摇他沈家继承人的位置,便想让这孩子暂时代替病逝的沈大少爷……

    沈家不缺钱,沈大老爷一开口就是一千两,那男子当时就高兴的合不拢嘴。

    沈大老爷察觉不对劲,亲生父母,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卖亲生骨肉,就算钱给的再多,至少也该犹豫下,这男子答应的太过爽快,再加上沈临风细皮嫩肉,一看就是娇生惯养长大的,便问人贩子是从哪里拐来的孩子,如果不从实招来,就报官。

    人贩子吓着了,跪下求饶,说他也不知道这孩子是谁家的,他是在京都佛光寺山脚下捡的,正好一远房亲戚没孩子,见这孩子生的机灵,就给他送去。

    沈大老爷问有没有什么能证明孩子身份的东西,人贩子把长命锁给了他,道,“我本来打算当掉的,当铺太黑心,就没卖,老爷好心,权当是个信物,帮这孩子找到他亲爹娘吧。”

    沈大老爷接了长命锁,给了一百两把人贩子打发了。

    就这样,卫明城进了沈家,以沈家大少爷的身份长大。

    卫明城屁股上有胎记,而原本的沈家大少爷并没有,沈大老爷怕被人发现,便一刀把那胎记给割了去,并让沈大太太在娘家待了足足半年才回柳州。

    有了儿子,沈大太太心情一天好过一天,很快又怀了身孕。

    可惜,生下的是个女儿,而且因为早产了半个月,有不足之症。

    沈大老爷后来又生了几个庶子,但论聪慧机智,远比不上沈临风。

    再加上养了十六年,早就当作亲生儿子了,只是沈临风身上流的毕竟不是沈家的血,再加上沈大姑娘身体孱弱,一直药罐子不离身,沈大太太就动了让沈临风娶她女儿的心思,将来沈家富可敌国的家产由流着他们血的外孙继承,也算是把最后一点缺憾给弥补上。

    就是在商议这事的时候,被一丫鬟听了去,给沈临风招来了祸患。

    祸福相依,也就是那天,沈临风被明妧救了,还知道了自己不是沈家亲生的事。

    明妧救了沈临风一命,他本来是打算吃她和楚墨尘的喜酒,但他急于求证自己的身世,就送了添妆,匆匆赶回柳州。

    本来沈家生意都是沈临风在打点,回到沈家之后,他不是沈家骨肉的事败落,沈家老太爷便把沈家生意交给沈二少爷管,并杖责了沈大老爷四十大板,并以混淆沈家血脉为由罚沈大老爷跪祠堂反省。

    沈临风是跪在沈家祠堂听沈大老爷说十六年前的事的,不是沈大老爷亲口说,沈家上下无人知道沈临风屁股上那淡淡疤痕原是块梅花胎记。

    知道自己并非沈家亲生,再加上沈家明讥暗讽,沈临风就带着沈重来了京都,一来是帮沈大姑娘找大夫治病,再就是寻找生身父母。

    之前,沈重就怀疑过沈大少爷有可能就是定北侯府丢失的大少爷,满京都都知道明妧的大哥是在去佛光寺的路上丢的。

    沈重亲耳听沈大少爷说他看到镇南王世子妃就格外的亲切,血浓于水。

    只是沈重的怀疑,被沈大少爷否决了,“我哪有那么好的运气,有镇南王世子妃这样的妹妹?”

    这点猜测就被沈临风掐死在了摇篮里。

    喜儿都不知道说什么好,这就是两笨蛋,既然都这么猜了,为什么不去侯府问问呢,问两句又不会少块肉。

    沈重走到床边,从枕头底下摸出沈临风的长命锁,喜儿从怀里把长命锁掏出来,两相一对比,除了字不同外,其他一模一样。

    看着两方长命锁,明妧第一次在古代尝到了坐过山车的滋味,鼻子酸酸的。

    看着明妧眼眶通红,沈重心紧了紧,“真的没有办法救我们家大少爷吗?”

    喜儿纠正他,“是我们家大少爷!”

    明妧没说话。

    沈重心沉到谷底,“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明妧看着他,道,“还有最后一个办法没试了。”

    沈重忙道,“需要什么,我这就让人去准备。”

    明妧没回答,只望着沈重道,“到底是谁给我大哥下毒的?”

    沈重摇头,“我不知道。”

    “谁的嫌疑最大?上回是谁刺杀我大哥的?”明妧再问。

    “上回是二房派人杀大少爷的,”顿了顿,沈重回道,“这一回,二少爷的嫌疑最大,他前几天还问大少爷是不是有把握请到江湖郎中给大姑娘治病。”

    果然是沈二少爷。

    明妧本来不想掺和沈家家事,所以最后一个办法,她一直在犹豫要不要用,但沈临风是她大哥,她少不得要管上一管了。

    从怀里掏出一小玉瓶,明妧递给赵风道,“这是我从我大哥逼出来的毒血里提炼出来的毒,你下在沈二少爷的茶里,逼他交出解药,如果没有解药,拿到毒药方子也行。”

    那天,如果不是遇到她,沈临风就死在二房手里了,这一回,如果她冤枉了沈二少爷,要他一条命,就当是报上回的仇,他死的也不冤。

    赵风接了药瓶,就下去了。

    明妧能做的就只有等待。

    这一等,就是一个时辰,天边晚霞绚烂,倦鸟归巢,站在屋顶和枝丫上叽喳。

    喜儿看了看天色,道,“世子妃,咱们今晚不回王府了吗?”

    明妧望向楚墨尘道,“我肯定不回去了,相公你要不先回去?”

    回应她的是楚墨尘一记瞪眼。

    她不回去,他能放心把她留在沈家偏院吗?

    “等阿风回来,我让他回去和母妃说一声,我陪你在沈家歇一晚。”

    明妧没有回绝,有楚墨尘陪着,她也安心些。

    又等了半个时辰,赵风才回来,他拿回来一瓶子毒药和一张药方,并对楚墨尘道,“爷,王府看你和世子妃迟迟未回,派人到处找你们。”

    然后,楚墨尘就把回府报平安的事交给了赵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