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6章 吐血
    ,精彩小说免费!

    拿到药方,明妧就松了一口气,知道各种毒的分量,她有十足的把握救沈临风。

    明妧开了药方,沈重去抓药,其中一味药,他跑了十几间铺子都没买到,垂头丧气的带着其他药回了偏院。

    明妧的暴脾气,都想骂人,没买到你倒是先让人回来说一声啊,街上铺子没有,不代表宫里头也没有啊,生活在富可敌国的沈家,脑袋瓜怎么转的这么慢。

    明妧望向楚墨尘,道,“这会儿快宵禁了,只能劳烦相公你进宫一趟了。”

    楚墨尘歪在轮椅上,笑的眸光闪亮,“你确定要我帮我?”

    明妧翻了一白眼,现在,除了他能帮忙之外,还能有谁帮她?

    明妧望向楚墨尘,就看到他脸上刻着七个字:我要乘人之危了。

    明妧想扑过去挠他,这厮是在趁火打劫,偏偏她不能拿大哥的命去赌,明妧咬牙道,“有劳相公了。”

    楚墨尘心情很好的任由赵风推着他出沈家,直奔进宫。

    街上宵禁,都没人敢随便乱走,何况是宫里,但楚墨尘大晚上进宫,没人敢不放行。

    只是无事不进宫的他,大晚上进宫,准备抱着后妃就寝的皇上都惊动了,心肝儿乱颤,大白天的来找他都不是小事,这大晚上的跑来,是天塌了还是地陷了?

    皇上怒气很大,“要没点大事,朕绝对抽他几十板子!”

    皇上坐在那里喝茶等楚墨尘,结果楚墨尘去药房拿了药,就直接出宫了,别说大事了,连面都没露一个。

    皇上,“……”

    火急火燎来禀告的公公更是吓的双腿打靶子,他好像扫了皇上的兴致。

    楚墨尘把药从宫里带回,明妧就开始忙着调制解毒丸,这一忙就是两个时辰。

    累的腰酸背痛,方才把解毒丸调制出来,喂沈临风服下,又等了一刻钟,见他发紫的脸色渐渐恢复,就知道明妧配的解药管用。

    明妧在床榻前守了小半个时辰,喜儿哈欠连天道,“世子妃,天色太晚了,您和世子爷下去歇着吧,大少爷有奴婢守着,有事奴婢叫您。”

    明妧是真累了,眼皮都快黏在了一起,她道,“他暂时不会醒,你也下去睡吧,明儿一早回定北侯府一趟,把这个好消息带回去。”

    本来喜儿很困,但是一听到明妧的吩咐,她又精神抖擞了,她没法想象侯爷和夫人知道这消息该是多么的高兴,要不是街上宵禁,她都恨不得生一双翅膀飞回去。

    揉着脖子,明妧往旁边的小跨院走。

    小跨院不大,是离沈临风住的最近的地方,住这里是明妧要求的,目的是便于照顾沈临风,左右她和楚墨尘也只住一晚上,不用太讲究。

    明妧迈步进屋,一模样清秀的小丫鬟拎了木桶出来,木桶还冒着热气,明妧很满意,累了一天,睡前正需要泡个热水澡。

    进屋后,明妧径直走到屏风后,麻溜的把衣裳脱了,钻进浴桶里,皮肤被热水包裹,每个毛孔都舒展开,舒服的人直哼哼。

    那边,楚墨尘推了轮椅进屋,隔着屏风,就看到明妧白皙的胳膊,水声哗哗,偶尔夹杂着她常哼的小调。

    楚墨尘眉头轻挑,从轮椅上站起来,走了过去。

    明妧眼睛用两片花瓣遮住,并不知道楚墨尘走过来,知道楚墨尘把衣裳扔在屏风上,明妧这才发现还有人在,身子一惊,两片花瓣掉了下来。

    睁开眼睛,就看到楚墨尘在宽衣,吓了她一跳,连忙护着胸前道,“你干嘛?”

    楚墨尘把亵衣脱下道,“你不是要和我洗鸳鸯浴吗?”

    明妧拿两只眼睛去戳他,谁要和他洗鸳鸯浴了,“你是做梦呢还是没睡醒?”

    楚墨尘笑道,“是我让丫鬟准备热水沐浴的。”

    明妧有点尴尬,她就说沈家丫鬟怎么会这么贴心,她前脚从沈临风那里出来,后脚就把热水准备好了,敢情不是给她准备的,她只是赶了个巧。

    把人家的浴桶霸占了,还不让人进来说不过去,但要她同意,明妧做不到,她道,“这浴桶这么小,我洗完了你再洗。”

    楚墨尘双手环胸的靠在一旁,憋笑道,“那你出来吧。”

    明妧恨不得将他从窗户扔出去,他一个大活人站在这里,叫她怎么出来,他就是故意的!

    “你不出来,我可就进去了,”他嗓音醇厚如酒,眼底泻出温柔来,听起来一点都不勉强,特别好说话,好说话到明妧想咬他。

    明妧不说话,只拿眼睛瞪他,楚墨尘却对明妧双手护胸不满,“又不是没见过。”

    明妧耳根通红,恼羞成怒,“那你还看!”

    楚墨尘也不生气,只觉得她这模样可爱极了,提醒她道,“今儿答应我什么没忘记吧?”

    明妧修长的睫毛轻颤,“我答应你什么了?”

    楚墨尘眼底闪过一抹危险的光芒,“你记性什么时候这么差了?”

    明妧一脸我记性一直都这么差,楚墨尘气笑了,他就料准了这女人会过河拆桥。

    见楚墨尘把衣服扒光,就剩一条亵裤,抬脚就进浴桶,明妧就知道他动真格了,忙道,“今儿太累了,脑袋转不动,等我睡一觉醒来,可能就想起来了。”

    “可能?”楚墨尘挑眉。

    明妧忙改口道,“一定会想起来的!”

    “先沐浴吧,”他道。

    明妧眼睁睁的看着他进浴桶,水就漫到了浴桶边,稍稍一动,水就溢了出去,她道,“你别乱动。”

    楚墨尘要是听话,他就不会进浴桶了,直接挪了过来,明妧避开他,浴桶不大,一进一退间,水湿了一地,明妧脸红的能滴血,这厮是吃错药了,还是搭错了哪根神经,这么反常。

    明妧伸手去摸楚墨尘的额头,并不烫,她道,“没病啊。”

    他当然没病,他只是心里头不舒服,一整天了,这女人只顾着沈临风,都没和他说几句话,一开口就是要他帮忙进宫拿药。

    越想越郁闷,楚墨尘一把抓着明妧的手把她带入怀中,狠狠的亲了上去,霸道的吻像是带了惩罚似的,吻的明妧双眼迷离,媚眼如丝。

    他修长无骨的手在她光洁的后背游走,带起阵阵颤栗,手不自主的抱紧了他。

    就在楚墨尘不满足亲吻,挪到耳垂和脖子的时候,那边敲门声传来,喜儿急切道,“世子妃,不好了,大少爷吐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