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7章 误会
    ,精彩小说免费!

    明妧从迷蒙中清醒,脸颊红的能滴血,她道,“你把眼睛闭上。”

    楚墨尘嘴角扯了下,不知道这女人害羞什么,但见她嗔怒,又心急如焚,楚墨尘背过身去。

    明妧飞快的从浴桶内起来,胡乱的擦了擦水,穿上亵衣就出去了,然后说话声传来,“不用担心,把毒血吐出来是好事,太晚了,歇息吧。”

    楚墨尘,“……”

    她那么火急火燎的,他还以为是急着去救沈临风!

    等楚墨尘从浴桶内起床,明妧已经躺床上,拿被子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一脑袋在外面。

    楚墨尘气笑了,他走到床边,道,“真有那么冷?”

    明妧没说话,楚墨尘就当她默认了,好心的又拿了一床被子来替明妧盖上,“别冻坏了,为夫会心疼的。”

    一床被子裹紧了都热了,他还给她盖一床,存心想热死她呢。

    就这样,明妧裹着两床被子,楚墨尘只穿了亵衣亵裤躺旁边,对比鲜明。

    约莫半刻钟,明妧就扛不住了,把被子踢翻一床,这边脚刚抬起来,那边楚墨尘手伸进来,把她从被子里拉了出来,直接趴他身上,姿势很诱人。

    明妧想动,奈何两只手都被他抓着,根本动不了。

    门半掩着,蜡烛也没熄,小丫鬟端了夜宵就进屋了,然后就看到明妧坐在楚墨尘身上,小丫鬟啊的一声叫起来,明妧瞥头望去。

    小丫鬟飞快的把夜宵放下,撒腿就跑了,并把门带上。

    明妧又羞又恼,瞪着楚墨尘道,“看你干的好事,丫鬟肯定误会了!”

    而且这姿势,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多猴急呢!

    楚墨尘心情很好,见明妧眉间有疲惫之色,放开她道,“晚上没吃多少,去吃点宵夜再睡。”

    睡觉前不宜吃东西,但明妧看着摆在桌子上的吃食,舔了舔唇瓣,没忍住起床了。

    吃了小半碗瘦肉粥,明妧方才睡下,几乎是倒床就睡。

    第二天,等她醒来,身边早不见楚墨尘的人影了。

    她迷瞪了会儿,才反应过来这里不是镇南王府,是沈家偏院,她掀开被子下床。

    见屋子里传来东西,小丫鬟端了铜盆进屋伺候明妧,小丫鬟低着脑袋,不敢看明妧眼睛。

    昨晚的事,明妧想起来也觉得尴尬,索性不说话,任由丫鬟伺候她穿戴,然后绾发髻。

    等忙好,明妧就出了门,去看沈临风。

    走到门口,就听到屋子里传来一阵沈临风的说话声,带了些颤抖,“你们确定,我就是你们的儿子吗?”

    苏氏哽咽道,“第一次看到你,娘就觉得很亲切。”

    明妧抬头看了眼天,这才多会儿,娘就来偏院了,喜儿得多早就回侯府了,这丫鬟性子也太急了些吧。

    明妧抬脚进屋,就看到不止苏氏,就连定北侯也在,明妧眨眼道,“爹爹怎么也来了,这会儿爹爹不应该上早朝吗?”

    苏氏嗔了明妧一眼道,“你爹想你大哥想了十几年,一听到喜儿说找到你大哥了,就不去上早朝了,也没告假,少不得要挨皇上几句骂。”

    定北侯笑道,“挨骂我也高兴。”

    一大清早,天还黑着,喜儿就起床了,等她坐马车到定北侯府,定北侯正骑马准备去上早朝。

    坐在马背上,看到喜儿下马车,定北侯着实吓了一跳,喜儿是明妧的贴身丫鬟,一大清早的就来侯府,他还以为明妧出什么事了。

    心底正担忧,就知道找到儿子的好消息,定北侯高兴之余,吓了一大跳,因为喜儿去的太早了,这么急的禀告他,说明是昨晚上才找到的,明妧大晚上的除了和楚墨尘待在一起,她也没地方可以去。

    定北侯怕楚墨尘是他丢失的儿子,那这事可就大发了……

    等喜儿说沈大少爷才是,定北侯一颗心才落回腹中,惊魂未定道,“什么时候知道的?”

    “昨儿傍晚,”喜儿回道。

    定北侯眉头皱拢,“那昨天怎么不来禀告?”

    一大清早的,吓的他出一身的冷汗。

    喜儿忙回道,“大少爷中了毒,危在旦夕,昨儿半夜才服下解药,怕侯爷和夫人担心,世子妃不让奴婢来禀告。”

    喜儿说着,把两长命锁掏出来给定北侯看。

    定北侯一眼就认出来那是卫明城和明妧从小佩戴的,不是确认过,不会来告诉他。

    定北侯赶紧下马,直奔幽兰院,把这好消息告诉苏氏,苏氏当时就鼻子泛酸,扑在定北侯怀里痛哭,她盼这一天盼望了整整十六年啊。

    哭完了,苏氏和定北侯就让喜儿带路,赶来偏院看沈临风,彼时沈临风都还没醒,等他醒来,看到苏氏一脸慈爱的摸着他的脸,又吓了一跳。

    沈临风望着明妧,道,“我真的是你大哥?”

    明妧走过来,道,“我大哥屁股上有块梅花胎记,你也有,虽然被割掉了,但位置还在,让爹娘看看不就知道了。”

    沈临风一脸尴尬,虽然他也期盼能有一个镇南王世子妃这样的妹妹,但一开口就让他脱裤子,他还是有点接受不了。

    定北侯则道,“把裤子脱了,我和你娘看看。”

    沈临风,“……”

    他这胎记长什么位置不好,为什么要长在屁股上呢!

    沈临风扯了嘴角道,“你们能不能先出去下?”

    苏氏连连点头,大家都退了出去。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苏氏眼眶通红,望着明妧道,“你昨晚和宸儿没回镇南王府?”

    明妧轻点头,喜儿嘴快道,“幸好没回呢,大少爷解毒缺了味药,还是世子爷大半夜的进宫拿的。”

    苏氏欣慰道,“算命说你大哥是你找回来的,果然不假。”

    明妧扶着苏氏,笑道,“这一回,多亏了喜儿机灵,是她找到大哥的。”

    喜儿站在一旁,脖子昂的高高的,没错,就是奴婢找到的。

    对喜儿,苏氏说不出的感激,当初明妧出事,就是喜儿陪着的。

    苏氏把手腕上的羊脂玉镯摘下,赏给喜儿,定北侯把随身戴的玉佩赏给她,喜儿巴巴的望着明妧,苏氏笑道,“给你的,你就拿着。”

    喜儿屁颠屁颠的收下,“谢谢侯爷和夫人赏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