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8章 伤痕
    ,精彩小说免费!

    然而喜儿得到的赏赐还远不止这些,苏氏只是不知道怎么表达谢意,随手给的,回府后,又赏了喜儿一翻,还有老夫人,她就赏了喜儿一百两银子,高兴的喜儿眉飞色舞。

    此乃后话,暂且不提。

    那边,沈重开门道,“大少爷准备好了,侯爷和夫人请进。”

    明妧守在门外,并未进去,再加上那边楚墨尘推了轮椅过来,明妧迎上去道,“你去哪儿了?”

    楚墨尘歪在轮椅上,臭了张俊脸道,“昨晚进宫,惊动了皇上,一大清早,宫里就派人给我传话,皇上让我滚进宫,心情不好,四下转了转。”

    心情不好四个字,楚墨尘咬的格外的重,怪明妧没心没肺呢,人家昨晚进宫帮她取药,结果她转过脸就卸磨杀驴过河拆桥,楚墨尘能高兴才怪了。

    明妧装傻道,“皇上不会怪你的。”

    本来皇上就对定北侯没有子嗣一事心怀愧疚,现在找回丢失的大少爷,皇上高兴还来不及呢,就算救的不是沈临风,就是别人,那也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楚墨尘当然知道皇上不会怪罪他,就算怪罪,最多也就是骂两句,无关痛痒。

    屋内,定北侯和苏氏走进去,就见沈临风趴在床上,整个脸都埋进了枕头里。

    裤子并没有脱,但是有一处镂空,用剪刀剪出来的,正好可以看到白花花的屁股,伤疤很淡,隐约能看清。

    苏氏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哽咽道,“城儿的梅花胎记就是长这里的……”

    想到沈家为了让卫明城代替夭折的沈大少爷活下去,不惜把卫明城屁股上的胎记给割掉,苏氏心如刀绞,那胎记不说独一无二,却也是定北侯府寻找卫明城唯一的线索,要不是沈家大老爷存了让卫明城娶他女儿的想法,这件事他们不说,谁能知道?

    但要说责怪,苏氏又说不出来,要不是沈大太太抱养了卫明城,卫明城如今还不知道落在谁手里,何况沈家把卫明城教的这么好,抛开这件事,苏氏对沈家只有感激。

    听到屋内有依稀的哭声传来,明妧迈步进屋,沈临风……不,应该叫卫明城,他飞快的抓过被子把屁股盖上,满脸通红,尴尬的不知道怎么办好。

    明妧是想笑不能笑,沈家把卫明城教养的很好,完全没有那种商贾之气,甚至比大部分世家子弟更懂规矩礼仪,温文尔雅,霁月清风。

    走上前,明妧笑道,“看来是确定没弄错了。”

    不止苏氏,就是定北侯眼眶都红的,他问明妧道,“你大哥体内的毒都清除干净了?”

    明妧点头,“毒已经解了,身子还有点虚,不过坐马车回侯府不成问题。”

    既然确认没弄错,自然要认祖归宗,苏氏连连点头,“这就回侯府吧,要不是我拦着,你祖母都要跟来,只怕这会儿是等的坐立不安。”

    能不能让他缓几天啊。

    卫明城在心中叫了一句,虽然他极想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可是刚刚从鬼门关被拉回来,脑袋还晕乎乎的,昏睡中就被至亲给找到了,那种喜悦,无法言喻,他害怕是一场梦。

    但是看着苏氏和定北侯期待的眼神,还有侯府等着见他的老夫人,拒绝的话,卫明城说不出口。

    他不说,大家就当他默认了,沈重高兴道,“我这就帮大少爷收拾东西。”

    苏氏就道,“不用收拾,侯府什么都有。”

    定北侯则望着明妧道,“你大哥中毒是怎么回事?”

    明妧刚要说,卫明城朝她摇头,这点小动作,定北侯全看在眼里,这是不让他管的意思,定北侯心下明了,侯府为了爵位,都百般算计,沈家富可敌国,又怎么少得了明争暗斗?

    这一回,虽然差点要了卫明城的命,却也把卫明城推到了明妧眼跟前,让他找到了儿子。

    以前卫明城住在沈家,他可以不管,今日认祖归宗后,再有人敢伤他,他绝对不会心慈手软。

    明妧在沈家偏院住了一晚,现在卫明城要回定北侯府了,皇上还派人来传楚墨尘进宫,不便再待下去,明妧便掏出一药瓶,递给卫明城道,“大哥,这药瓶里还有一颗解药,是扔了还是拿来救人,随你处置。”

    沈二少爷杀他的事,卫明城已经知道了,他已经不再是沈家少主,他也没打算娶从小看着长大的妹妹,不会是他的绊脚石,为何还要赶尽杀绝。

    卫明城犹豫了片刻,最终接了解药,朝明妧点点头,明妧笑道,“爹娘,我和相公先走了,改日再回府探望你们。”

    出了门,明妧推着楚墨尘出府,这边还没上马车,那边沈家管事的匆匆赶来,如果猜的不错的话,应该是为了沈二少爷一条命来的。

    马车内,楚墨尘坐在轮椅上,神情晦暗莫测,明妧给他倒茶,殷勤道,“相公喝茶。”

    楚墨尘端架子道,“以为喝茶就算了?”

    但手还是伸了出去,结果扑了一空,明妧以为他不喝,自己灌进肚子里了,她不止口渴,她还饿呢,后悔昨晚那碗粥没全吃完。

    楚墨尘脸黑了黑,明妧赶紧给他重新倒了一杯。

    一盏茶喝完,明妧掀开车帘,眉头皱了皱,“这不是进宫的路吧?”

    “先回王府。”

    想到一晚上没回去,明妧就头疼,估计要被发难了。

    如她所料,刚从马车内下来,就被告知,老夫人让他们一回府就去长晖院。

    古代规矩森严,出嫁之女回门都要长辈同意,何况夜不归宿,好在她不是一个人,有楚墨尘陪着。

    推着楚墨尘,明妧朝长晖院走去。

    长晖院,正堂。

    济济一堂。

    王妃也在,正商议楚墨洐的亲事,楚总管拟了宴请名单,王妃看没有问题,拿来给老夫人过目。

    听到轮椅声,大太太笑道,“一早上,王妃心不在焉,尘儿这不是回来了吗?”

    明妧推着轮椅绕过屏风,王妃把手上的请帖放下,正打算起身,老夫人手中的茶盏重重放下,安静的屋内,声音格外的响亮。

    明妧抬头,就见老夫人一脸怒色,呵斥道,“还知道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