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9章 失落
    ,精彩小说免费!

    明妧朝天花板扔去一记白眼,事情都还没弄清楚就火急火燎的发难,也不怕气坏了身子。

    “老夫人息怒,别气坏了身子,”大太太劝老夫人,又望着明妧和楚墨尘道,“你们两也是,府里忙着准备你们三哥和琅嬛郡主的喜宴,忙的脚不沾地,你们帮不上忙就算了,还净添乱,咱们镇南王府还没有娶进门的媳妇夜不归宿过。”

    你们镇南王府在我之前还没有花过二十万两娶进门冲喜的媳妇呢,明妧在心里怼了一句,脸上不动声色道,“昨晚没回府,实在有不得已的苦衷,还请母妃责罚。”

    母妃两个字,明妧咬的很清楚,王妃都还没说话,要她们一个接一个的先数落一遍。

    王妃起身,走到他们跟前,问道,“昨晚阿风回来,只说你们有急事回不来,也没说什么事,今儿早上才知道宸儿昨晚还进宫拿药,出什么事了?”

    楚墨尘看了明妧一眼,让她回答,明妧便道,“是我大哥中毒了,命悬一线,之前小少爷病重,老夫人不是让我在床边站着,好沾点福气,我便守了大哥半晚上,相公是陪我才没有回府。”

    连无亲无故的小少爷,都要她在床榻边站着,没道理轮到自家亲大哥了,要她为了所为的规矩,就甩手不管。

    王妃怔了下,那边大太太笑了,“你大哥?你哪来的大哥?”

    明妧看向大太太,回道,“就是我那位失踪了十六年的大哥,也是将来的定北侯府世子。”

    一屋子丫鬟婆子都惊呆了,她们都知道世子妃有位大哥,只是十六年前失踪,至今下落不明,没想到还能找回来……

    说世子妃福泽深厚,果真一点不假。

    大太太嘴巴张大,半晌才合上,失踪十六年还能找到,她好奇道,“怎么就突然找到了?”

    明妧便把经过说给大太太听,大太太听说柳州沈家大少爷就是她大哥,眉头狠狠的皱了下。

    定北侯救过皇上,是皇上为数不多信任的人,而卫明城失踪的这十六年一直待在沈家,生恩不及养恩大,沈家可是把卫明城当少主培养的,足见对他的喜爱,卫明城的背后不止有权,还有钱,前途不可限量。

    明妧多了这么一位亲哥哥,真是旁人羡都羡慕不来。

    大太太瞥了喜儿一眼,笑道,“世子妃马车出事时,就是和这丫鬟在一起的,能找回卫大少爷,这丫鬟又功不可没,我瞧这丫鬟也是有福气的。”

    喜儿脖子昂了昂,在世子妃身边待了这么久,当然多少沾点福气了。

    但大太太意思是怀疑明妧有福气是假,分明有福气的是丫鬟喜儿。

    明妧只笑不语,福气这东西是争不来的,她要认定是喜儿有福,那就是喜儿有福吧,只要她高兴便好。

    然后,大太太话锋一转,笑道,“单凭一个长命锁就认了兄长是不是太草率了些?”

    明妧淡笑道,“万幸的是大哥身上生有胎记,一认便知。”

    老夫人手中佛珠拨弄着,先前的怒气消散了大半,叹息道,“要是洐儿和琛儿身上也长了胎记,不至于被一个嬷嬷给换了二十年没人发现。”

    大太太笑道,“枫儿胳膊上倒是生了一个,我一直觉得那胎记有点丑,这会儿瞧来,只要胎记不长在脸和脖子上,还是要长一个才安心。”

    这一点,明妧深以为然,在古代没有亲子鉴定,滴血认亲又不靠谱,还是长胎记才能确保一点,但是想到卫明城的胎记被割掉……长胎记也不能保证万无一失,想换你儿子总能换掉的。

    大太太坐在那里,准备端茶喝的她,突然想到什么,道,“我方才忽然想起来,以前王妃生了孩子做月子的时候,我去探望,瞧见孩子脚趾头处长了颗小痣,我当时还笑来着,不知道王妃可还记得?”

    王妃没说话,曲妈妈点头道,“这事奴婢记得,是有这回事,虽然这痣不像胎记,后来也能长,但是长出来的,可不会消掉。”

    王妃也想起来了,大太太吩咐丫鬟道,“去把三少爷请来。”

    明妧摸了摸鼻子,这是要确定楚墨洐脚趾头处有黑痣,从而确定他是王爷和王妃亲生的么,看来大家对他是不是王爷王妃亲生的一直抱着怀疑的态度啊。

    等了一刻钟,楚墨洐就来了,他有些尴尬,不知道该怎么称呼王妃,以前干脆叫二伯母,这会儿叫二伯母生分,叫母妃又太熟了些,干脆什么都不叫,只给老夫人请安。

    大太太见了,笑道,“这孩子,平常嘴甜的很,不便给你母妃请安,连着我这个大伯母都不叫了。”

    楚墨洐只尴尬的笑着,不能叫一个,忽视一个啊。

    大太太笑道,“快坐下,把你左脚鞋袜脱了。”

    楚墨洐坐在椅子上,望着大太太,道,“为什么要脱鞋袜?”

    “你只管脱就是,”大太太笑道。

    楚墨洐能怎么办,只能乖乖的把鞋脱了,曲妈妈蹲下,仔细看了看,高兴道,“是有颗黑痣。”

    明妧看着楚墨洐的脚,眸光收回来的时候,和楚墨尘的眸光碰撞了下,明妧心咯噔一下跳了,完了,一不留神就把这醋坛子给忘了,一会儿回去只怕要被逼着看他的臭脚丫子了……

    楚墨洐还云山雾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大太太笑道,“这回可以放心的叫母妃了。”

    楚墨洐叫不出口,王妃看他的神情慈爱几分,道,“母妃不勉强你,等琅嬛过门,修改了族谱再叫也无妨。”

    楚墨洐把鞋袜穿好,道,“没事,我就先回去了。”

    王妃想和他说两句话,结果一溜烟就跑没了人影,王妃有些失落,这儿子和她一点都不亲。

    那边老夫人神情淡淡,脸上没有丝毫喜悦,望着楚墨尘和明妧道,“皇上传你进宫,去过了?”

    明妧摇头,“还没有,我们这就回去更衣,然后进宫。”

    当然了,进宫之前,得先吃饱饭,肚子好饿。

    等明妧和楚墨尘回沉香轩,定北侯府大少爷找回来的消息就传来了,那些从定北侯府带来的陪嫁丫鬟高兴的手舞足蹈,最高兴的还数周妈妈,老泪纵横啊,“夫人和侯爷盼这一天,盼了十六年,老天爷开眼,世子妃找回了大少爷,往后有大少爷护着,没人敢欺负你。”

    周妈妈是肺腑之言,定北侯和苏氏不能护明妧一辈子,等他们百年之后,明妧就没人护着了,周妈妈想的深远,然后就把楚墨尘给得罪了,“我的世子妃,我护不住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