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0章 请客
    ,精彩小说免费!

    周妈妈当时脸就吓白了,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明妧狠狠的瞪着楚墨尘的后脑勺,人家兴头上,他非要泼冷水做什么,明妧朝周妈妈笑道,“别理他,让厨房有什么吃的尽快端来,我和爷一会儿还赶着进宫。”

    等周妈妈转身,明妧才朝楚墨尘道,“看你把周妈妈吓的,把她吓病了,沉香轩里鸡毛蒜皮的事都让你来管。”

    楚墨尘歪在轮椅上道,“这话真该让她听听。”

    明妧白了他一眼,拐着弯的说她凶悍,无人能欺,不需要人护着。

    很快,丫鬟就把吃的端来,草草的用了些,就直奔进宫了,结果……没见着皇上的面。

    让他们在御书房外傻等了两刻钟,等的楚墨尘不耐烦,准备进去的时候,德顺公公出来,笑道,“皇上已经知道昨晚世子爷进宫拿药是为了救世子妃的兄长,虽然犯了宫规,但情有可原,就不责罚你们了,让你们回去,明儿太后寿宴上再见你们。”

    楚墨尘皱眉问道,“皇上是刚刚才知道这事的?”

    德顺公公轻咳一声,道,“半个时辰前就知道了。”

    定北侯没来上早朝,也没有告假,皇上在议政殿上问了一句,自然有一堆人帮忙跑腿,定北侯府丢失了十六年的大少爷找回来的消息自然就传到皇上耳朵里了。

    皇上是聪明人,要不是有点分量的人病了,劳烦不动世子爷大晚上的进宫拿药。

    楚墨尘望着德顺公公道,“我惹皇上不高兴了?”

    不然的话,不会早就知道,还让他在门口等,尤其定北侯找回儿子,是件值得皇上高兴的事。

    德顺公公轻笑,“昨儿世子爷进宫拿药花了两刻钟。”

    说完这一句,德顺公公就转身进御书房了。

    明妧推着楚墨尘往回走,糊里糊涂道,“公公那话是什么意思?”

    楚墨尘扶额道,“昨晚皇上以为我进宫是找他的,等了我会儿。”

    德顺公公不好把皇上说的心眼这么小,又不敢得罪楚墨尘,所以说的这么委婉,可再委婉,也改变不了皇上度量不大的事实。

    没有耽搁,明妧和楚墨尘离了御书房,就直接回王府了。

    而此时,定北侯府丢失的大少爷找回来的消息传开,多少人同情卫大少爷,在外面肯定吃了不少苦头,本该锦衣玉食,结果骨肉分离……

    等知道号称金银遍地,富可敌国的柳州沈家大少爷就是定北侯府大少爷的时候,那些同情就都收了回来,只剩下羡慕妒忌恨了。

    都说镇南王世子妃福泽深厚,她这位兄长只怕有过之无不及啊,这命好的人,就是遭遇什么磨难,还是命好,羡慕不来的。

    醉仙楼,二楼包间。

    楼下的议论声不绝于耳,一字一句悉数传到恒王耳中,他脸色阴沉的仿佛暴风雨来临前的天空。

    手中的酒一饮而尽,只是还未放回桌子上,就在他掌心成了一堆粉末。

    他身侧站着一护卫,脸色也好看不到哪里去。

    定北侯府的人都邪门的很,把他们置于死地后,非但要不了他们的命,反倒帮了他们,镇南王世子妃是,卫大少爷又是。

    当初的卫大姑娘木讷寡言,不配成为四皇子妃,贵妃狠心除掉她,跌落悬崖还能不死,还从了给镇南王世子冲喜的世子妃,别说木讷寡言,京都大家闺秀中都找不到几个有她那般伶牙俐齿的。

    而且,人家还结识了江湖郎中,帮忙医治镇南王世子的腿。

    沈大少爷所中之毒,是没有解药的,调制毒药的人还没有来得及配置解药就死了,可人家就是厉害,拿到毒药方子,就能把解药配出来,沈大少爷解了毒,摇身一变成了定北侯府大少爷,沈二少爷中毒昏迷不醒。

    忙了一通,没能帮沈二少爷除掉心腹之患,还把他给折进去了,本来沈家就有要沈临风招婿的想法,现在沈临风认祖归宗,他是定北侯唯一的儿子,肯定不会入赘,但不代表沈姑娘就不会出嫁,将来生了外孙,再抱一个回沈家,这事又不是没有过先例。

    柳州富可敌国,也树大招风,定北侯是皇上信任的人,女儿又是镇南王世子妃,权、钱还有兵马都有了,别说扶持哪位皇子夺嫡,就是谋反都不是难事。

    看着恒王阴沉的脸色,护卫叹息一声,当初贵妃真的做错了,镇南王世子妃背后有定北侯府,有苏家,现在只怕要多一个柳州沈家了,王妃背后有什么?只有一双还躺在床上养伤的爹娘。

    一旦让定北侯知道杀他儿子有王爷一份功劳,后果不堪设想。

    护卫道,“王爷,要不要属下去灭口?”

    恒王手抬起来,道,“不必,他应该不会蠢到把我招认出来,没有我帮他,他沈家二房永远也没机会坐上沈家家主的位置。”

    护卫望着恒王,“王爷的意思是沈大少爷会救沈二少爷?”

    恒王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沈家十六年的养育之恩,足够保沈二少爷一条命了。”

    门被敲响,随即吱嘎一声打开,护卫的声音传来,“东王世子请。”

    东王世子看见恒王,笑对酒楼伙计道,“这一顿饭,我请,算我账上。”

    小伙计高兴的应了一声,“好嘞!饭菜一会儿就送上来。”

    等东王世子进屋后,小伙计麻溜的把门关上,隔了两包间,一男子推门进屋,笑对歪在小榻上啃果子的齐大少爷,笑道,“齐大少爷心情挺不错啊。”

    齐大少爷把果皮吐在地上,爽快道,“又多了一表哥,当然心情好了。”

    男子笑道,“我看你是高兴多了一个表哥来抢镇南王世子之位,替你出气吧。”

    “果然了解我,”齐大少爷笑道。

    屋子里除了他们两,还有两男子,一穿月牙色锦袍,另外一穿淡墨色,他道,“镇南王世子的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好,现在又多了一兄长,不知道这世子之位能不能保的住。”

    男子坐下,给自己倒茶道,“我看希望不大。”

    月牙色锦袍男子笑道,“何以见得?”

    男子喝了口茶,道,“隔壁的隔壁,恒王在请东王世子吃饭。”

    淡墨色锦袍男子也没多想,随口道,“恒王请东王世子吃饭,关镇南王府……”

    什么事还没说出来,就被齐大少爷用果子给砸了胸口,“你傻啊,琅嬛郡主可是东王世子的亲妹妹。”

    镇南王世子又抢了恒王的未婚妻,这么微妙的关系,还能没事?

    男子捂着胸口,道,“要说这琅嬛郡主也是妙人,怎么感觉她嫁谁,谁就是你表哥。”

    “我对表哥不感兴趣,”齐大少爷躺回去,神情慵懒道。

    其他三狐朋狗友笑的挤眉弄眼道,“不对表哥感兴趣,难道你对表嫂感兴趣?”

    他们只是打趣齐大少爷,谁想齐大少爷笑道,“猜对了,我就是对表嫂感兴趣,帮我想想,怎么讨女孩子欢心,我得想想要不要和大表哥联手,一个抢世子之位,一个抢表嫂,双管齐下,我那混蛋表哥应该会痛不欲生吧?”

    他摸着下巴,一脸坏笑,笑的人毛骨悚然。

    三人异口同声,“不是吧?别告诉我们,你是认真的!”

    “我战书都下了,能是假的吗?”齐大少爷翻白眼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