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3章 皇后
    ,精彩小说免费!

    虽然这话,清宜郡主听得不是很懂,穆王妃不许她多问,但她能感觉到云嬷嬷的死和定北侯夫人有关。

    有了玩伴,明妧就把楚墨尘抛诸脑后了,和她们有说有笑的走了。

    楚墨尘郁闷的,那边齐大少爷走过来,手一动,轮椅就转了两圈,要不是楚墨尘用脚抵着地,都不知道要转多少圈才停下。

    等轮椅停下后,楚墨尘的脚立马收了回去,但齐大少爷还是惊呆了。

    表哥用的是右脚啊!

    他断的不正是右脚吗?

    要不是腿能走了,绝不可能让轮椅停下来。

    腿好了还坐轮椅,他是坐轮椅坐上瘾,舍不得扔了吗?

    本来就是消遣一下楚墨尘的齐大少爷瞬间逮住了把柄,他走过来,笑道,“表哥轮椅玩的挺溜啊。”

    被明妧抛诸脑后,楚墨尘心情本就不爽了,看到齐大少爷,他就更不痛快了,尤其他那脸上的神情,很明显知道他腿好了,刚刚一时大意了。

    “有事?”楚墨尘臭着张脸问。

    齐大少爷手搭在轮椅上道,“非要有事才能来找你吗,我就不能来看看卫姑娘?就是不大赶巧。”

    楚墨尘想揍他,磨牙道,“她是你表嫂!”

    齐大少爷则道,“什么表嫂?表哥,你这是一厢情愿你知道么,你是镇南王世子,人家都没看上你,回头你不是了,就更不招人稀罕了。”

    楚墨尘额头青筋一跳一跳的,“谁告诉你她没看上我?!”

    齐大少爷望向走远的明妧,笑道,“我两只眼睛告诉我的,你看你坐轮椅上,人家都头也不回的走了,能是看上了吗?”

    楚墨尘气的不想说话,他就没指望从齐尧嘴里听到几句中听的。

    齐大少爷拍拍他肩膀道,“我看你还是主动把世子之位让出来吧,洐表哥是嫡长子,你又断了腿,脑子还不好,到处竖敌,连恒王都帮着洐表哥,你哪有什么胜算啊,与其爵位被人抢走,到时候丢脸,我看你还不如主动把爵位让出来,好歹落个兄友弟恭的好名声。”

    楚墨尘眉头皱紧,恒王帮着三哥?

    虽然齐大少爷说话难听,但他不说假话,而且他也没必要骗他。

    其实想一想也知道,恒王会帮楚墨洐夺世子之位,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多少权力的瓦解都是祸起萧墙。

    楚墨尘走神,齐大少爷道,“你继续坐轮椅上凉快吧,我就不陪你了。”

    他朝楚墨洐走过去,对着楚墨尘时一张臭脸,对着楚墨洐则一脸灿笑,对比鲜明。

    楚墨洐离的并不远,齐大少爷和楚墨尘说的话,他都听见了,齐大少爷和楚墨尘针尖对麦芒,镇国公府上下皆知,并不诧异。

    只是他一开口叫了声大表哥,楚墨洐还真不大适应。

    楚墨枫和齐大少爷打了招呼,就朝楚墨尘走了过去。

    再说明妧,和清宜郡主她们有说有笑,不知不觉就到了御花园,宴会应该还要会儿,早早就到了的,都在御花园闲逛,打发时间。

    御花园内,百花齐绽,鸟语花香,比花更美的是那些香娇玉嫩的大家闺秀,银玲般的笑声清脆悦耳。

    如果皇宫设有话题榜的话,明妧绝对是榜首,眼下热议的几件事,镇南王府爵位继承人归属问题,定北侯府立世子,还有太后宠爱的晋阳郡主毁容一事,都与明妧有脱不了的关系。

    在御花园逛了一圈,明妧发现清宜郡主一直陪着她,几乎是寸步不离,即便想扑蝶,离明妧稍微远一点,她就回来了。

    明妧见了,笑道,“不用你陪着我。”

    清宜郡主摇头,“进宫之前,母妃叮嘱我,宫里人多手杂,让我多陪你说说话。”

    明妧直接间接得罪的人太多了,孙贵妃和太后,一个比一个不好惹,皇宫可是她们的地盘,想算计明妧,真是防不胜防。

    可如果有清宜郡主陪着,就安全的多,穆王妃是皇上的表妹,穆王爷是皇上信任的王弟,谁要敢动清宜郡主一根手指头,穆王府和皇上都会追究到底。

    明妧和清宜郡主加起来,背后的势力足够让人投鼠忌器了,这也是为什么穆王妃明知道明妧被人盯上,还敢放心让清宜郡主陪着的原因。

    穆王妃此举,明妧心底暖洋洋的,就算有把握,穆王妃却也是在拿清宜郡主冒险了。

    两人就在御花园闲逛,好在没一会儿就传来一阵公鸭嗓音,“皇后驾到!贵妃娘娘驾到!”

    明妧有点懵,她进宫次数不少,还从未见过皇后呢,她还以为后宫孙贵妃最大,没想到她上面还有皇后压着。

    皇后扶着宫女的手走过来,孙贵妃落后一步,大家都围过去请安,明妧也不例外。

    她和清宜郡主站在最后,以为混在人堆里请安,就散了,谁想宫女过来请她上前说话。

    皇后坐在凉亭内,一袭凤袍,雍容华贵,比孙贵妃多了几分温柔婉约,眼神温和,带着淡淡笑容,如沐春风。

    明妧上前,恭谨行礼,低眉顺眼,目不斜视。

    皇后笑道,“把头抬起来,让本宫瞧瞧。”

    明妧缓缓抬起头来,皇后笑道,“果然不错,瞧着就是个有福气的,和镇南王世子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孙贵妃脸沉了沉,她和镇南王世子是天造地设的一对,那和她儿子有十几年的婚约又算什么?!

    可偏偏明妧现在是镇南王世子妃,没有缘分,怎么能嫁给楚墨尘,说人家夫妻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到哪里都是对的,何况说这话的是皇后。

    明妧脸颊微红,没有接话,皇后笑道,“本宫这一回病的实在是久了些,倒生出几分恍如隔世的错觉来。”

    皇后招手,明妧又近前几步,皇后把手腕上戴着的红玉镯摘下赏给明妧,还没戴到明妧手上,一旁有后妃道,“这不是皇上赏赐给皇后的镯子吗,看来皇后是喜欢极了镇南王世子妃呢。”

    明妧忙道,“这是皇后娘娘的心爱之物,明妧不能收。”

    皇后拍着她的手,笑道,“有什么不能收的,你爹定北侯救过皇上,镇南王功在社稷,本宫和皇上都盼着世子早日站起来,子承父业,成为大景朝的栋梁之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