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4章 大哥
    ,精彩小说免费!

    送这么贵重的镯子,又说希望楚墨尘子承父业的话,弦外之音,应该是将来楚墨尘兄弟争世子之位,皇后会站在他们这边。

    还好,这不是敌人。

    要是再添一个皇后,她以后真不用进宫了。

    孙贵妃坐在一旁,粉拳攒紧,她怎么也没想到,一个自己看不上的人会成为她儿子夺嫡路上最大的绊脚石,当着她的面,皇后就拉拢镇南王世子妃了,这不是在打她的脸吗,孙贵妃笑道,“皇后一直主张立嫡以长,镇南王嫡长子回归膝下,皇后觉得这镇南王世子的爵位将来该有谁继承?”

    如果皇后坚持立嫡以长,那和明妧就是道不同不相为谋。

    但能坐到皇后的位置上,又岂是随随便便就能刁难的,她笑道,“孙贵妃不是一贯主张要立嫡以贤不以长吗?镇南王世子是皇上下旨册封的,除非世子做了大逆不道的事,或者实在难以扛起镇南王府的重任,否则皇上不会收回圣旨,再者,这是镇南王府的家事,又何须你我操心。”

    孙贵妃眸光冷凝,凉亭内气氛有些一瞬的凝固,直到一嫔妃出来打岔,把这话题岔过去。

    明妧见没她什么事,福身道谢,然后退出凉亭。

    对于皇后说病了的话,明妧并不信,之前江湖郎中闹的沸沸扬扬,有谁提过一句皇后病了,需要看大夫的话?

    而且皇后的气色也不像是大病初愈的模样,这宫里的事,不是嘴上说的那么简单。

    明妧对皇后挺好奇的,正好清宜郡主又闲的无聊,见她好奇,便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她可是为数不多知道点内幕的人。

    皇后的确不是病了,而是被夺了凤印,禁足凤鸾宫。

    宫里头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有哪位嫔妃侍寝了,后宫之主要表示表示,送些绫罗绸缎或者胭脂水粉,金簪之类的东西,算是对后妃用心伺候皇上的嘉奖……

    这样的表示,明妧觉得太扎心了,自己的夫君宠爱别的女人,做嫡妻的不能生气,还要大度奖赏,太惨不人道了。

    就是这送的东西出了问题,那妃嫔怀了身孕,把皇后赏赐的胭脂拿出来用,然后小产了。

    太医查出胭脂里有麝香,皇后叫冤枉,孙贵妃让皇上查查那些皇后送出去的胭脂,在其中一妃嫔的胭脂里也查出了麝香,皇上大怒,觉得皇后没有容人之量,再加上孙贵妃添油加醋,皇后的凤印就被夺了,被罚禁足,皇后一气之下病了。

    至于什么时候病愈的,没人知道,这回太后过寿,皇后才踏出寝宫。

    解释完皇后“病倒”一事,清宜郡主再介绍皇后和孙贵妃的夺嫡之争,和恒王争太子之位的是大皇子,他是元皇后所出,并非当今皇后亲生。

    大皇子三岁那年,元皇后就病逝了,为了争夺后位,后宫腥风血雨,也就是在争夺中,身怀六甲的皇后被人害的小产,当时大出血,幸得赵院正相救,才保住一条命。

    没的是个小皇子,就差两个月就要生了,就这么没了,而且大出血伤了身子,皇后一辈子无法再生养,对一个女人来说,何其残忍,何况还是后宫的女人。

    本来一个该在宫闱倾轧中淘汰的女人,却偏偏被皇上立为了皇后,皇上让她尽心抚养大皇子。

    后宫的女人不能生没关系,只要你膝下有一个皇子是皇上亲生的,将来他为帝,你就是高高在上的太后,荣宠一生。

    皇后知道自己没法再生养,所以视大皇子为己出,为了捧他登上储君之位,皇后是呕心沥血,煞费苦心。

    不过眼下大皇子并不在宫里,也不在京都,而是作为人质待在北越。

    两年前,还是镇国公的大老爷就是和北越打仗,一败涂地,王爷临危受命,力挽狂澜,后来北越休战,把北越容王世子送来做人质,在太后和孙贵妃一党的掺和下,大皇子被送去了北越。

    北越一行,对大皇子来说凶险无比,稍有不慎就会送掉小命,但要平安无恙的回来,就是大功一件,不止有功,还赢得了威望,这是一招险棋,大皇子的母族势力敌不过四皇子,所以他选择了冒险。

    大皇子离京,至今有两年未回了,同样,北越容王世子也在大景朝待了两年。

    清宜郡主告诉明妧,当初若不是立了当时的淑妃为后,现在的皇后就是孙贵妃了。

    明妧听得一笑,只要皇上有一点脑子,孙贵妃这辈子都不可能坐上后位。

    太后不是皇上生母,太后膝下有晋王,晋王妃和孙贵妃又是亲姐妹,要真让孙贵妃登上了后位,大景朝估计早就变天了。

    古代帝王讲究制衡之术,皇上亲手把皇后扶持起来,让她和孙贵妃抗衡,十有**皇后小产差点送命就和孙贵妃有脱不掉的干系,不然皇后不大可能为了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大皇子和孙贵妃争个头破血流。

    又过了一刻钟,有公公进凉亭,道,“贵妃娘娘,时辰差不多,该入席了。”

    孙贵妃一天,眉眼带笑,道,“姐姐这一病,妹妹掌管凤印,才知姐姐往日辛苦。”

    皇后笑道,“本宫掌管那么久的凤印,都没叫一声累,妹妹才管了几个月,就觉得辛苦了?管理后宫是本宫分内之事,可不敢让妹妹累着,待会儿我就和皇上说,把凤印拿回来。”

    孙贵妃脸隐隐发青。

    皇后抬手,丫鬟扶她起身,她率先往崇德殿走去。

    孙贵妃冷着张脸,紧随其后,其他后妃是大气都不敢出,免得气头上惹孙贵妃不快,惹祸上身。

    明妧和清宜郡主并肩走到崇德殿前,正好看到定北侯和苏氏走过来,卫明城在身后,身姿挺拔如苍松,温文尔雅,一下子就抓住了大家的眼球。

    明妧迎上去,道,“爹爹、娘亲怎么来的这么晚?”

    苏氏笑道,“你大哥册封世子,一堆人送贺礼来,忙到现在耽误了,好在太后寿宴还未开始。”

    明妧望向卫明城,喊道,“大哥。”

    卫明城温朗一笑,唤了声妹妹,有些生疏,还有些拘谨,毕竟以前都是称呼明妧世子妃的。

    定北侯意气风发,道,“先进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