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5章 贺寿
    ,精彩小说免费!

    等他们进去之后,明妧才朝楚墨尘走去,他坐在轮椅上,正在喝茶,明妧过来,他眼睛都没抬一下。

    明妧抬手在他眼跟前晃了一晃,道,“看不见我?”

    她这动作,把不少人的眸光都吸引了过来,结果楚墨尘握着她的手,道,“这么多人看着呢,别闹。”

    明妧,“……”

    他声音不大不小,只要注意听都听见了,眼睛都盯着明妧,明妧脸皮薄啊,净白的脸上如同打了一层胭脂,比三月湖畔的桃花还要娇艳三分。

    明妧想挠楚墨尘,这厮是吃错药了吗,先是不理她,又突然秀恩爱,有什么不痛快的私下不能解决吗,要把她推到人前,受人家的眼刀之刑。

    明妧决定不理他,端茶轻啜。

    这回,换楚墨尘抬手在明妧跟前晃了,明妧把他当空气,无视的很彻底。

    众人无语,没见过镇南王世子和世子妃这样的小夫妻,要说闹别扭,没有这样闹的吧。

    那边,齐大少爷大声道,“表哥,你有点过分了啊,表嫂是长的漂亮,你也不能不让人看吧。”

    楚墨尘,“……”

    明妧一口茶喷出来,全喷他手上了,咳嗽不止。

    四下笑声不断,笑的楚墨尘狠狠的剜了齐大少爷两眼。

    齐大少爷举着酒杯,一脸的挑衅。

    明妧拿帕子擦嘴,有宫女过来收拾桌子,并换了新的糕点和茶水,并端了铜盆来给楚墨尘净手,细致周到,无可挑剔。

    明妧斜了楚墨尘一眼,道,“回家不要忘了吃药。”

    楚墨尘眉头皱了下,“不是吃了药再来的吗?”

    明妧扶额,这哪是代沟啊,是天堑鸿沟,不用说了,肯定是丫鬟没掌握好火候,这厮吃错药了。

    害她丢了两回脸,明妧不想搭理他。

    正好那边公鸭嗓音传来,今儿的寿星太后来了。

    皇上一身龙袍走在前面,孙贵妃扶着太后在后面,皇后反倒落后一步,大家都起椅离桌,除了腿脚不便的楚墨尘。

    皇上坐在龙椅上,让大家起身。

    等起身后,再一次给太后贺寿,也不知道是不是事先排练过,还是祝贺词都一样,众口一词,如果有混杂的,那就是明妧了,好在她及时闭嘴。

    太后笑的慈爱道,“大家都平身吧。”

    “谢太后。”

    等大家坐回座位上,寿宴就正式开始了,歌舞少不了,但寿宴的重头戏是贺寿。

    首先是皇上,再就是皇后、孙贵妃她们,接下来是皇子,再是亲王,之后是异姓王、国公府……

    来的人这么多,光是拜寿都要大半个时辰,要是聊几句,时间花的就更多了。

    大皇子人不在,所以二皇子先拜寿,只是二皇子刚起身,皇后就笑道,“大皇子虽然远在北越,但太后寿辰,他一日不敢忘,差人从北越送了份寿礼来,让本宫代替她转呈太后,祝太后日月昌明、松鹤长春。”

    皇后说着,公公把寿礼抬上来,一座松鹤延年玉雕摆件,玉质通透,雕工精美。

    太后见了笑道,“大皇子有心了,哀家都有两年没瞧见他了,希望他能早日回京。”

    皇后笑道,“寿星开口,大皇子肯定要不了多久就会回京。”

    皇后坐下,再就是二皇子贺寿,三皇子早年夭折,是以接下来贺寿的是四皇子恒王,恒王送的东西算不上贵重,胜在心意,他送的是他昨晚熬夜做的寿糕,做的远比不上宫里御厨做的,但太后高兴的吃了一整块,大赞恒王孝心可嘉。

    之后送的寿礼不论如何,太后都没这么高兴过,再轮到晋王。

    晋王和晋王妃上前贺寿,两人跪在地上,看的太后鼻子泛酸。

    两年前的今天,同样是那个位置,晋王和晋王妃身后还跟着两尾巴,晋王世子和晋阳郡主。

    如今一个死了,一个嫁了,而且受了伤,怕太后见了伤心,都没有进宫。

    太后鼻子酸涩,眼眶通红,孙贵妃见了,道,“太后?”

    太后把眼泪擦掉,道,“起来吧。”

    太后寿宴掉金豆子,在场的都唏嘘不已,频频朝明妧这边张望,一个孙子砸王爷手里,一个孙女毁在了明妧手中,虽然有人证能怎么晋阳郡主毁容是她自找的,但太后未必会这么认为。

    甚至有流言称晋阳郡主**于顺平侯世子也是拜镇南王世子妃所赐……

    不管事实如何,总归镇南王世子妃是太后的眼中钉肉中刺了。

    镇南王府地位崇高,异姓王中排第一,王府众人起身给太后贺寿,明妧把贺礼送上。

    孙贵妃笑道,“都说镇南王世子妃福泽深厚,总能遇难呈祥,逢凶化吉,由她给太后贺寿,镇南王府有心了。”

    有心两个字,孙贵妃咬的很清晰,太后大寿这么重要的日子,居然这么捅太后的心,镇南王府真是好样的。

    明妧两眼直翻,说的好像她喜欢这差事似的,这不是镇南王府里有一堆人嫌她命太长,把她往太后跟前推,不然她吃饱了撑着跑来给个不熟悉的老太太贺寿,她还不如逛街散心呢。

    不管孙贵妃怎么说,明妧只管给太后贺寿,只是等她把锦盒打开,把贺礼呈上的时候,她懵了。

    锦盒里不是她和楚墨尘准备的那幅双面绣,而是一幅画。

    画卷起来,她也不知道画的是什么,但平白无故的出现在这里,绝对不是好事。

    这锦盒怎么会被人动手脚呢?

    明妧眸光冰冷。

    她站在那里不动,孙贵妃催道,“太后还等着瞧镇南王府准备了什么贺礼,世子妃站着不动,莫不是舍不得吧。”

    明妧脑袋转的飞快,不知道怎么办,然而公公却不给她犹豫的时间,把画拿出来,当众展开。

    明妧做不出当众抢画的举动,只是画一打开,大殿内静的落针可闻。

    明妧回头,就看到了一幅极其眼熟的画,都不用想,她心就凉了半截。

    《富春山涧图》啊!

    就是那幅太后赏赐给晋王做生辰礼,被晋阳郡主拿给大家欣赏,最后被她不小心给毁了,最后查出是赝品的那幅画。

    把赝品赏赐给晋王,太后丢的脸不小,大家都不敢明面上提,现在她把这幅画送给太后,这不是公然打太后的脸吗?

    而且,真迹在楚墨尘的书房内,这幅画是假的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