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6章 抓贼
    ,精彩小说免费!

    大家都倒吸了一口气,不懂镇南王府想做什么,居然这么捋太后的倒毛,不怕死啊。

    太后脸色铁青,勃然大怒,皇后道,“太后息怒,且听镇南王世子妃怎么说。”

    皇上眉头皱着,道,“到底怎么回事?”

    明妧稳了稳心神,道,“皇上,镇南王府和皇家的威严被人挑衅了。”

    明明是她挑衅太后,怎么是镇南王府和皇家的威严被人挑衅?

    众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他,不明所以。

    皇上挑眉道,“怎么挑衅的?”

    明妧就道,“今儿我和相公坐马车进宫贺寿,马车里出现一张纸条,要相公把《富春山涧图》的真迹交出来,说是他费尽千辛万苦从晋王府偷出来的,结果便宜了相公,如若不交,就给我们颜色看,让我们悔之晚矣,当时相公看到那封信,嗤之以鼻,随手就丢马车外去了,没想到寿礼却被人给换了,太后寿宴,借我们几颗胆子,也不敢拿一幅假画来忽悠太后,还请皇上、太后明鉴。”

    孙贵妃看了王爷一眼,道,“是什么贼,敢在镇南王眼皮子底下放肆?”

    王爷淡淡道,“换走寿礼,挑衅的不止是本王,还有皇家威严,本王倒是欣赏这贼,胆子当真是不小。”

    孙贵妃眸光冷冽,脸上却是笑道,“镇南王战功赫赫,令人闻风丧胆,本宫实在想不出来是什么人活腻了会这么做。”

    王爷淡漠道,“这世上不乏活腻了找死的人,真想不开,本王一定会成全她。”

    孙贵妃牙关紧咬。

    皇上摆手道,“朕也不信有人敢在太后的寿宴上触太后的霉头,不过那幅赝品倒是弄清楚了,太后赏赐给晋王的画是真迹,是在晋王府被人给偷走的。”

    晋王气的心口疼,还得一脸惭愧。

    皇上便道,“晋王府的守卫实在过于疏松,朕都看不过去了,来人,从禁卫军里挑十名护卫赏给晋王,以后万不能再出现这之类的事了。”

    晋王脸色极其难看,这不是皇上公然往他晋王府里安插眼线吗?

    偏偏他还无法反驳,女儿和儿媳妇被人下药,画被偷,脸都丢尽了,皇上赏赐他护卫是给他面子,他能推辞吗?

    推辞是给脸不要脸,万一再出事,别人会背后笑他活该。

    晋王忍着一肚子怒火,咬着牙乖乖起身谢礼,皇上话锋一转,望向楚墨尘道,“那幅真迹是晋王的,回头差人给晋王送去。”

    楚墨尘一脸不乐意,“那我的损失呢?”

    皇上,“……”

    都被他给噎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连寿礼都护不住,被人掉包,要不是世子妃机灵,太后要责罚他们,他都护不住。

    不抽他一通板子就不错了,居然还要损失,这画是怎么到他手里的,他能猜不到几分吗?

    这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性子,还有这比茅坑里的石头还臭的脾气和镇南王简直像了十成,不过今儿皇上高兴,就不和一小辈计较了,再者……

    皇上摆摆手,把损失认下,“准你在朕的御书房里挑幅画。”

    楚墨尘一脸这还差不多,真是要多欠揍就有多欠揍。

    孙贵妃坐在一旁,修长的指甲掐进肉里都没觉察到疼,看着明妧的眸子泛着寒芒,当真是伶牙俐齿,头脑灵活,无人能比!

    遇难呈祥,逢凶化吉。

    这八个字在孙贵妃脑海中震荡。

    刚刚情况之凶险,她都能做到那般镇定,要换成旁人,早吓的跪地求饶了,她倒好,把罪责三言两语就推到一个莫须有的贼身上,挽回了太后丢的脸面,还给了皇上一个往晋王府里塞人的机会,忙活一通,没能拿捏她,反倒被他们和皇上联手反将一军。

    那些大臣面面相觑,皇上对镇南王世子当真是疼到极致了,虽然他不是嫡长子,但皇上喜欢啊,只怕镇南王世子之位没那么容易易人。

    明妧见没她什么时候,打算福身退下,结果孙贵妃笑道,“镇南王府准备的寿礼被贼掉了包,一个小小的贼在太后寿辰之日,竟然敢公然挑衅,不抓住他,将他绳之以法,实在有损我皇家威严,镇南王府打算什么时候抓到那贼,把准备献给太后的寿礼找回来?”

    明妧站在那里,实在无语的很,她不知道孙贵妃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这件事与她无关,还是在贼喊捉贼。

    但既然有胆量偷梁换柱,那肯定没那么容易抓到。

    这时候,王爷冷漠道,“这贼晋王去抓更为合适。”

    晋王又躺着中了一枪,嘴里都有了血腥味。

    这让他怎么抓?!

    偷他画作的是镇南王府的人,算计他女儿的是镇南王世子妃,要是有证据,哪怕是一点蛛丝马迹,他还会等到现在吗?!

    本来这事就够丢人了,要是皇上让他查,他查不出真凶,没法替女儿和儿媳妇报仇,一个连女儿和孀居的儿媳妇都护不住的人,还妄谈什么宏图大业,镇南王这是在拐着弯的羞辱他啊!

    可偏偏,他没法拒绝,就算不提,这事他也会不遗余力的去查。

    但是就这么被羞辱,晋王不甘心,他道,“这事,镇南王不说,我晋王府也会追查到底,但镇南王府的寿礼被偷梁换柱,你我该一同联手,将贼人抓住绳之以法。”

    王爷点头道,“这是自然。”

    明妧腮帮子隐隐抽搐,没见过这么奇怪的案子,这不是明面上一同查案,实际是你查我,我查你吗?

    有嫔妃笑道,“镇南王府准备的寿礼必定稀罕,过了贼的手,太不吉利,而且也不知道哪天才能找回来,理应再送一份。”

    明妧低眉顺眼,管镇南王府送什么,反正不会是她送。

    大太太笑道,“这一时间也挑不到合适的寿礼,我看不如世子妃献舞一支给太后贺寿。”

    明妧很想扭头问大太太一句,她几时看过她跳舞了?

    明妧望向楚墨尘,就听他道,“世子妃那粗胳膊粗腿,一看就不像是学过跳舞的,估计跳的还没有大伯母你好看。”

    众人往明妧的胳膊腿望去,明妧满脸通红,恨不得扑过去掐死楚墨尘,谁粗胳膊粗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