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7章 吃痛
    ,精彩小说免费!

    大太太坐在那里,脸一阵红一阵紫,气的不轻,楚墨尘虽然明着贬低明妧,但弦外之音是说与其让明妧献舞,不如她上去跳。

    对大家闺秀来说这是赞美,可对大太太来说就是羞辱了,气的她一口银牙没差点咬碎。

    那边,齐大少爷高声道,“表嫂哪里粗胳膊粗腿了,表哥,你眼睛是不是还没好全?”

    这么公然怼楚墨尘的,也就这么一个了。

    众人憋笑,憋的腮帮子都疼。

    楚墨尘狠狠的剜了齐大少爷一眼,他不说话,没人当他是哑巴。

    三太太便道,“我看还是洐儿上吧。”

    闻言,明妧赶紧退下。

    楚墨洐倒也不推脱,他上前,先祝太后福寿无疆,然后再把寿礼献上,他舞剑贺寿。

    腰间佩戴的软剑抽出来,宛如灵蛇,赫赫生风,看的人叹为观止。

    等收了手,楚墨洐再给太后行礼,太后笑道,“果然有乃父之风,将来必定是我大景朝的栋梁之才,你和琅嬛郡主成亲在即,哀家赏你们一对血如意做贺礼。”

    刚刚皇上公然表示了对楚墨尘的宠溺,这会儿太后对楚墨洐大加赞赏,还赏赐于他。

    太后和皇上的关系本就不睦,这一来一去,火药味浓的很。

    文武百官们心里都有底了。

    一个支持镇南王世子,一个支持楚三少爷,镇南王府将来的爵位之争只怕要比储君之位还要刺激几分。

    楚墨洐谢过太后赏赐,然后退下。

    镇南王府的献寿礼到此为止,接下来异姓王府和郡王府献寿礼都平平无奇,再接着是国公府,然后侯府……

    定北侯府昨天找回丢失的大少爷,今天就请旨立为世子,所有人都在打量卫明城,太后也不例外。

    太后笑道,“定北侯当年为了救皇上,伤了身子,膝下无子,皇上一直心怀愧疚,如今旧疾痊愈,失踪了十几年的儿子也找了回来,实在可喜可贺,定北侯世子失踪这么多年,幸得柳州沈家抚养长大,这柳州沈家号称金银遍地,富可敌国,定北侯世子在富贵堆里长大,却没有染上铜臭气,哀家倒是对柳州沈家的教养刮目相看,这孩子,哀家一看就欢喜,今儿是哀家寿辰,哀家倒想做个媒人。”

    卫明城眉头狠狠的皱了下。

    明妧无语至极,太后,你是过寿过傻了吗,你想弄死我,却喜欢我大哥,要给他保媒,您老人家想做什么?

    皇上笑了一声,道,“太后晚了一步。”

    太后望向皇上,道,“皇上给定北侯世子赐婚了?”

    皇上笑道,“朕倒是有此意,可惜定北侯世子有婚约在身。”

    孙贵妃眉头一挑,道,“本宫听说柳州沈家有意要定北侯世子入赘沈家,但似乎并未定下,皇上所说的婚约可是这一桩?”

    皇上看了孙贵妃一眼,皇后笑道,“贵妃妹妹的消息还真是灵通。”

    孙贵妃背脊一寒,忙笑道,“不是妹妹消息灵通,是姐姐消息太过闭塞了,昨儿和今儿两天,宫里宫外议论的可都是定北侯世子,宫女太监都知道的事,妹妹管着凤印却不知道,说不过去。”

    皇后笑了一声,端坐凤椅上。

    卫明城解释道,“这桩亲事,在我进京之前,确实还未定下,但沈家养育了我十六年,拿我当亲生儿子看待,沈家替我定亲,这桩亲事我会认下,一旦圣旨赐婚,我必要辜负一人。”

    卫明城是怎么搪塞皇上的,就怎么搪塞太后和孙贵妃。

    卫明城有情有义,而亲事自古便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沈家远在柳州,这么短时间,他们的大少爷找到亲爹亲娘的消息估计还没有传回去,这期间,沈家定的亲,也是算数的。

    太后有点惋惜,却也只能作罢。

    明妧坐在一旁,有点好奇,太后想把谁指给她大哥,应该让她说出来才否决的。

    定北侯退回座位,那边公鸭嗓音传来,“云王爷、云王妃到!”

    众人望去,就见大殿外,云王爷和云王妃走进来,云王爷儒雅,云王妃端庄,他们身后还跟着两人,应该是云王世子和女儿含山郡主。

    一家四口走上来,等他们行礼完,皇上笑道,“早早的就说要进京,怎么拖到现在?还赶的这么巧,在太后寿宴这天进京。”

    云王爷笑道,“府上出了点事,耽搁了几天,路上又碰到下雨,好在赶的及时,没有错过太后寿宴。”

    云王爷和云王妃携一双儿女给太后贺寿。

    这里不得不提一下云王府了。

    云王爷虽然继承了爵位,但云老王爷尚在人世,十年前就把爵位连带云王府传给了儿子,自己过起了闲云野鹤,纵情山水的日子。

    皇上少年时,曾跟着云老王爷打仗,在军营里的时候和云王爷抵足而眠,可以说,皇上能登基,云老王爷也是功不可没。

    有这么一份感情在,皇上看到云王爷怎么不欣喜。

    云王爷送给太后一株半人高的珊瑚树做寿礼,太后满意道,“云王爷和云王妃难得进京,这一回可要多住些日子,一年没见,世子可娶亲了?”

    众人大汗。

    太后是保媒上瘾了吗,定北侯世子那儿没成功,又盯上云王世子了。

    可偏偏今儿是太后寿辰,得顺着她,不能惹她不快。

    云王世子模样俊朗,温文尔雅,可再俊朗,碰到太后问他亲事,也有点忐忑,他可不想被太后赐婚。

    云王爷看了皇上一眼,才回太后道,“犬子尚未定亲。”

    大家屏住呼吸,想知道太后接下来是不是要给云王世子赐婚……

    然而,就在这时候,殿外传来一公鸭嗓音,“北越容王世子到!”

    这时间掐的正正好,北越容王世子走进来,所有人的眸光都望着他,他从阳光中走来,肌肤白皙胜雪,周身仿佛散发着一层淡淡荧光。

    眉长入鬓,眸光深邃如浩瀚星河,让人看不穿。

    看着他那张脸,明妧眉头微微皱,怎么觉得有点儿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

    北越容王世子,被北越送来做人质的,应该待在行宫内,她应该没见过才是,何况她出门的机会本来就少。

    明妧一时想入了神,忘了把眼神收回来,楚墨尘瞧见了,脸黑成了锅底色,抓着明妧的手,狠狠握了下,明妧吃痛,也想起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