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8章 虚弱
    ,精彩小说免费!

    她真的见过北越容王世子。

    先太后忌日,皇上准备办花灯会,她就是在花灯会上见的北越容王世子。

    那天,街上拥挤,她不小心被一男子撞了下,她还傻不愣登的跟人家道歉,人家说无妨。

    那男子,就是北越容王世子!

    想到那天,她回头望去,人家拿她当傻子看的神情,明妧郁闷的,被人撞了还跟人道歉,可不就是个傻子吗?

    北越容王世子上前,给皇上见礼,然后给太后贺寿。

    太后笑道,“容王世子有心了。”

    孙贵妃则笑道,“还真是凑巧,云王府前脚到,后脚北越容王世子就到了,算起来,容王世子还该喊云王爷一声表舅。”

    明妧眼睛眨了两下,望向楚墨尘,用眼神询问这一声表舅是怎么来的。

    楚墨尘瞪了明妧一眼,然后才道,“云老王爷的胞妹云曦郡主和亲北越,嫁给了当年的北越太子,如今的北越皇帝,也就是容王世子的皇祖父,云曦郡主和亲后,曾养过容王半年。”

    明妧恍然,那这么算来,容王世子的确该称呼云王爷一声表舅。

    当然这表字就和北越和大景的距离一般,一表千里。

    容王世子笑了笑,道,“我在大景朝待了两年,还是头一遭见表舅,全是托了太后的洪福。”

    云王爷冷冷淡淡的应了一声,没有多言。

    自古和亲的多没有好下场,看云王爷的神情,再看容王世子被做为人质送到大景,就能猜到一二。

    皇上让人在靖王爷身边添了张两张桌子,这桌子的位置就能看出来云王府在皇上心目中的位置和靖王府不相上下。

    容王世子的桌子则安排在皇子处,倒不是皇上多看重他,这是礼节。

    接下来,贺寿继续。

    整整大半个时辰,才献寿完毕,太后收礼收到手软,不过太后兴致缺缺,她不缺那些东西。

    大殿内,莺歌燕舞,歌舞升平。

    太后坐了两刻钟,就乏了,嬷嬷扶她离开。

    老寿星都走了,这寿宴自然就散场了,皇上摆摆手,让大家退下。

    明妧推着楚墨尘走在后面,那边卫明柔挺着大肚子,扶着丫鬟的手朝定北侯和苏氏走过去。

    看到她,苏氏的脸就隐隐难看,有谁出嫁三个多月肚子就这么大的,就刚刚这么小会儿功夫,不知道几位贵夫人向她道贺,说恒王妃肚子像是怀了双胞胎。

    卫明蕙回长房,就是借口与卫明柔是双生子,自己是孪生的,更容易怀孪生,一次抱两,羡煞旁人。

    不过在皇家,双生子并不受欢迎,不过不排除是两个女儿,或者是龙凤胎。

    要是龙凤胎,再加上定北侯府和苏家,已经定北侯世子身后的沈家,恒王妃的地位会稳如泰山。

    苏氏一点都不想听到这些恭喜的话,卫明柔的肚子越大,无时无刻不在提醒苏氏,他们是怎么联手算计明妧,差点害死了她女儿的。

    那些人不知情凑上来就算了,卫明柔心知肚明,还凑上来,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喊爹娘,再朝卫明城喊大哥。

    卫明城眉头皱了皱。

    虽然他昨天才搬回定北侯府住,但卫明柔是二房亲生女儿的事,他已经知道了。

    明妧看卫明柔不顺眼,没见过这么没脸没皮的,她走过来,笑道,“看来三妹妹是有事要说。”

    卫明柔拳头攒紧,道,“非得要有事,我才能过来给爹娘见礼吗?”

    “是吗?”明妧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

    卫明柔气的咬牙,恨不得咬死明妧。

    苏氏淡淡道,“如果没事的话,就早些回恒王府养胎。”

    肚子这么大了,还跑来参加宴会,也不知道她在折腾什么。

    定北侯转身要走,卫明柔连忙道,“大哥,我有件事想问问你。”

    明妧两眼一翻,不是说没事,只是单纯的请安吗,这就有事了?

    卫明柔不会到现在还天真的以为定北侯府会帮她吧,卫明城这一次中毒,差点送命是拜沈二少爷所赐,他可是恒王一伙的。

    卫明城眉头微敛道,“有什么事要问我?”

    卫明柔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张口的,道,“大哥中毒,请过不少大夫和太医,都没能救你,不知道后来是哪位大夫给你治病的,大哥能不能为我引荐?”

    卫明城一脸为难。

    明妧帮他解围道,“是沈二少爷帮大哥解的毒,恒王和沈二少爷走的那么近,恒王妃居然不知道?”

    卫明柔脸色微冷,“你少骗我,根本就不是沈二少爷帮大哥解的毒。”

    “你信也好,不信也罢,就是不乐意帮你引荐,”明妧懒得和她多说废话。

    卫明柔气的一口气没提上来,然后,她就是开始叫肚子疼了。

    这时候,大殿内人都还没有全部走光,她扶着肚子歪着丫鬟身上,吓的丫鬟直叫,“快传太医!”

    声音之大,那些出了大殿的人都转身望过来。

    大殿内,乱作一团。

    那边,孙贵妃匆匆走过来,沉了脸道,“刚刚还好好的,怎么就突然肚子疼了?”

    丫鬟狠狠的看了眼明妧,道,“是镇南王世子妃气的。”

    苏氏气的胸口痛,要不是明妧拦着,她都要发作了。

    没见过这么没脸没皮的,亏得她当作亲生女儿养了十几年,就养出这么一个祸害人的东西!

    孙贵妃冷冷一笑,道,“镇南王世子妃心肠未免也太硬了些,恒王妃身怀有孕,身子虚弱,还这么气她!”

    明妧没说话,神情有些复杂。

    楚墨尘望着她,道,“怎么不说话?”

    明妧就道,“从进宫起,我就惶惶不安,担心自己走到哪儿,哪儿就出事,担心搅乱太后的寿宴,担待不起,好不容易熬到寿宴散,没想到三妹妹会肚子疼,还真是邪门,我现在预感很不好,再待下去,还有人会倒霉。”

    喜儿站在一旁,肩膀直抖,没见过世子妃这样的,这是公然威胁孙贵妃呢,还是提醒她见好就收,别一会儿真倒霉后悔就晚了。

    那边,皇后走过来,问道,“出什么事了?”

    孙贵妃福身给太后见礼,其他人也一样,除了楚墨尘。

    坐轮椅就这点好,哪怕是见了皇上都不用起身,还没人怪罪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