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0章 外传
    ,精彩小说免费!

    楚墨尘示意赵风附耳过来,低语了几句,赵风便骑马离开。

    坐上马车后,明妧好奇道,“我哥和你说什么了?”

    “很快你就知道了,”楚墨尘卖关子道。

    就不能先说吗,勾的人一颗心七上八下的。

    马车徐徐朝前,出了宫,速度加快,很快就到王府门前停下。

    王爷不知道去哪儿了,王妃从马车内下来,大太太她们随后,等进了王府,大太太望着明妧和楚墨尘道,“那画是你们故意送给太后的还是真的被人调换了?”

    “故意的。”

    楚墨尘的声音云淡风轻。

    明妧当场愣住,这厮怎么胡说八道,分明是被人给偷换了啊。

    她望向楚墨尘,只见他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这是她们想要的答复,给她们就是了,他就是说被人调换了,也没人会信。

    楚墨尘回答的太爽快,大太太怔住道,“你,你们真是太大胆了!”

    王妃也皱眉道,“宸儿!”

    这事做已然是大胆,做了就算了,怎么还能说出来,这要传到太后耳中,太后还不得气出好歹来。

    楚墨尘歪在轮椅上道,“母妃,我这么做肯定有用意,您别管,今儿太累了,我就先回沉香轩了。”

    明妧赶紧福身,推着楚墨尘赶紧走。

    等走远了些,四下无人,她才道,“你还嫌事不够多呢?”

    楚墨尘淡淡一笑,道,“镇南王府内一群吃里扒外的,难道你不生气?”

    她能不生气吗,但别人要吃里扒外,他们也拿她们没辄,不过楚墨尘这话是在怀疑今儿偷换寿礼,镇南王府也有一份?

    这倒是极有可能,要不是存心算计她们,又怎么会一而再的把给太后准备寿礼的事交给他们办。

    “这寿礼是什么时候被偷换的?”明妧好奇。

    楚墨尘也不知道。

    寿礼是赵风拿的,应该没有机会被人换掉才是,先前一直没机会问,等他办完事回来再问他。

    回了沉香轩,一盏茶还没喝完,老夫人就派丫鬟来传话,让他们去一趟。

    楚墨尘脚搭在椅子上,明妧帮他捏腿,他一脸痛色道,“腿有点疼,等我好些了,就去长晖院回话。”

    丫鬟见他脸上的疼痛不是装出来的,就福身告退了。

    等丫鬟一走,明妧就松了手,还在他腿上拍了下,道,“看你干的好事,图一时口舌之快,又要挨骂了吧,指不定还要挨罚。”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明妧一点都不担心,楚墨尘不是那种吃饱了撑着找打的人,何况他坐在轮椅上,谁敢罚他?

    要真犯了什么错,这轮椅反倒成他护身符了,所以他才死赖在轮椅不起来?

    越想,明妧越一脸黑线。

    楚墨尘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但铁定没好事,手捏着她鼻子道,“要不,我们打个赌?”

    明妧把他的手扒拉开,可惜拿不掉,她就去揪楚墨尘的鼻子了,来啊,互相伤害啊。

    屋外,周妈妈进来,就看到两人你揪我鼻子,我揪你鼻子,她老脸一红,手里拿着的账册又转身走了。

    周妈妈进来,楚墨尘知道,但明妧不知道,她挑眉道,“赌什么?”

    这一问,倒是把楚墨尘拦住了,还真没什么好做赌注的,他想了想道,“赌什么,你来决定。”

    明妧也想不到有什么可赌的,她道,“要不赌注先留着,回头想好了再要?”

    楚墨尘点头,这赌局就算定下了。

    这边两人有说有笑,那边丫鬟回了长晖院,把楚墨尘腿疼,明妧要帮忙捏腿的事禀告老夫人知道。

    老夫人有些不虞。

    三太太就道,“这进宫都好好的,怎么回来就腿疼了,莫不是知道要挨骂,所以躲着不敢来吧?”

    大太太手里端着茶盏,笑道,“三弟妹心急什么,他的腿也不会一直疼。”

    这么点时间,她们等的起,大太太道,“晋阳郡主一再的针对明妧,惹恼他们了,想借着宴会的机会狠狠的羞辱晋王府,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太后今儿可是对洐儿赞赏有加。”

    老夫人斜了三太太一眼道,“三房替王爷王妃养了个好儿子。”

    三太太手攒紧,眼底闪过一抹冷芒。

    大太太坐在一旁,笑而不语。

    只是她们以为楚墨尘和明妧很快就来了,却没想到一等再等,迟迟不见人来。

    老夫人是镇南王府最大的长辈,除了王爷在军营忙,离的远,有谁让老夫人等这么久过?

    等的越久,老夫人就越没耐心,钱妈妈道,“莫不是世子爷和世子妃忘记了,奴婢再差丫鬟去问问?”

    老夫人没说话,钱妈妈就当她默认了,让怜春跑一趟。

    屋内,楚墨尘在看书,明妧在吃水果,津津有味。

    窗户敲了两下,喜儿打算去开窗户,那边海棠进来道,“世子爷、世子妃,老夫人又派丫鬟来催了。”

    楚墨尘把书放下道,“去吧。”

    明妧把果子放下,赶紧去洗了把手,然后才推着楚墨尘出门,直奔长晖院。

    他们前脚进院子,后脚赵成就押着一小厮过来,明妧眼睛眨了好几下,然后瞪了楚墨尘一眼。

    这赌局都还没开始,她就输了!

    楚墨尘一脸春风得意,明妧朝他翻白眼。

    两人谁也没说话,直接进屋,绕过屏风后,赵成手一用力,那小厮往前一踉跄,最后身子没稳住,往前一滚,差点点就滚到老夫人脚边了。

    老夫人手里端着茶盏,没差点洒出来,失了端庄,再加上受惊,老夫人脸阴沉的可怕。

    三太太见了就道,“这是做什么?”

    明妧乖顺恭谨的福身,楚墨尘坐在轮椅上没动,道,“让老夫人久等了,知道老夫人找我和世子妃来是为了献给太后寿礼的事,不想无辜挨骂,所以没来。

    今儿在王府里,我说的都是假的,目的是说给那些吃里扒外的人听的,这不,刚说完没一会儿,就有人迫不及待的把这消息送进宫,被我逮了个正着,人我带来了。”

    小厮跪在地上,瑟瑟发抖,脑门上冷汗直冒。

    老夫人脸色铁青,道,“胆子真不小,一点风吹草动就敢往外传!”

    小厮跪在地上磕头求饶,可惜,他再怎么求饶,碰到楚墨尘也没能救他,“老实交代,是谁让你往宫里递消息的,我饶你一命,什么都不说,你的下场是被活活杖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