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5章 权势
    ,精彩小说免费!

    三太太脸难看了几分。

    这是她最担心的,扪心自问,如果她是王妃,她也不会同意。

    大太太继续道,“我见洐儿和琅嬛郡主的关系挺好,你执意要洐儿娶杨家表妹,只会让他怀疑当年的事到底是不是赵妈妈一时心血来潮,他如今年纪小,还不懂权势的好处,等他回过味来,三弟妹对他二十年的养育之恩换回来的可就是恨了。”

    是,三太太是挺疼楚墨洐的。

    可王爷王妃就不疼儿子了吗?

    不被偷梁换柱,楚墨洐会在王爷王妃的膝下被疼爱着长大,顺风顺水的成为镇南王世子妃,别说王爷杀子立威的事,当日如果楚墨洐也在军营,他没做错,王爷不会杀他。

    亏欠他在前,在往他枕边塞人拿捏他,楚墨洐不是任人摆布的玩偶。

    大太太拍着三太太的手道,“我和你一样,希望洐儿能成大事,但三弟妹太过于心急了些,洐儿还年轻,杨家也不止一个女儿,你何必急于一时?”

    三太太望着大太太,“大嫂的意思是?”

    大太太示意三太太附耳过来,在她耳边嘀咕了几句。

    三太太眉头拧成麻花。

    大太太笑道,“我这可是一石三鸟的好计策,三弟妹想想是也不是。”

    ……

    在药房忙了半天,明妧调制了几颗解毒丸,打算明天当作贺礼送给卫明城和定北侯,万一再出现什么意外,好歹能顶一阵。

    她揉着脖子出门,在花园逛了半圈,觉得无趣,喜儿提议去花园转转,明妧就去花园了。

    王府花园内,百花齐绽,彩蝶翩翩。

    难得今儿天气好,天上云彩层层复层层,太阳没那么毒辣。

    喜儿追着蝴蝶跑,逮了只色彩斑斓的蝴蝶,在给明妧看的时候,一不留神,让蝴蝶跑了,气的她跳脚。

    明妧忍俊不禁,心情灿烂。

    琅嬛郡主带着丫鬟准备去长晖院,就看到明妧站在树荫下,风掀起她的裙摆,宛如一阵波涛,她恬淡从容的气质,令人无法忽视。

    琅嬛郡主朝这边走过来,几步之后,她抬手摸下发髻,将发髻上唯一一支金簪拔下,随手扔给了丫鬟,“赏你的。”

    丫鬟高兴的合不拢嘴,连连谢赏。

    听到有脚步声从身后传来,明妧回头,就看到琅嬛郡主朝她走来,道,“世子妃好雅兴。”

    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琅嬛郡主敬茶的时候还说要和她好好相处,明妧唤了一声,“三嫂。”

    琅嬛郡主看了那边凉亭一眼道,“才走了小会儿,就出了一身汗,陪我去凉亭说会儿话吧。”

    明妧想拒绝,但找不到理由,便一起去了,她不可能一直避开琅嬛郡主,否则就是还记着旧仇,不愿意和她好好相处了。

    做人啊,真难。

    凉亭内,清风徐徐,风景独好。

    坐在石凳上,丫鬟上了茶,一直没人说话。

    明妧没什么耐心,把茶盏放下,开门见山道,“郡主如果是有什么话要与我说的,就直接开口吧,要没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琅嬛郡主望着她,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笑来,“你果然没打算和我和睦相处。”

    明妧眉头打了个死结,这人说话怎么这么讨人嫌,她脸上有写着不愿意和她和睦相处吗?

    从嫁进镇南王府起,她就没有主动挑衅过什么人,包括她琅嬛郡主在内。

    本着只是拿钱冲喜,冲完走人的准备,镇南王府的闲事,她能不管就不管,仅有的几次发飙,也是被人逼的忍无可忍的地步。

    明知道她找她没好事,还是忍着不快,陪她坐了大半盏茶的时间,这是她的极限了,一句话没说,她还不能走了?

    就这么一直陪着她傻坐着,就是愿意和她和睦相处了,哪里凉快滚哪里去。

    明妧冷笑道,“不知道在琅嬛郡主眼中,怎么样才叫愿意与你和睦相处?”

    琅嬛郡主眸光更冷,从她眼底射出来的眸光仿佛冰溜子,她道,“让你去东王府送纳采礼的不是我东王府,你为何要拿东王府出气,让人在箱子里撒磷粉,毁了王府送给我的纳采礼?!就因为她们都向着我,惹你不快了吗?!”

    她一口气,害她损失了至少五千两!

    明妧轻笑一声,四个字缓缓吐出来,“有证据吗?”

    琅嬛郡主一口银牙没差点咬断。

    又是这句话!

    要是有证据,她还会待着这里和她打嘴仗吗?!

    “就因为逮不到证据,所以你就给大伯母和三婶下巴豆,害的她们昨晚受一夜的苦?!”琅嬛郡主质问道。

    她不是怀疑,而是肯定。

    明妧好笑,“你找我来凉亭,就是要和我说这些?”

    云淡风轻的语气,琅嬛郡主恨不得暴跳如雷,明妧越是这样,她越恼火,仿佛拳头砸在棉花上,她这边跟小丑似的蹦跶,她在一旁看戏,仿佛和她无关一般。

    琅嬛郡主指甲掐进手心里,道,“你要给丫鬟报仇,秋露也死了,还不够吗?!”

    明妧朝翘角凉亭投去一记白眼,说的好像秋露是因为她和喜儿才死的似的,她望着琅嬛郡主道,“杀害北鼎侯府姜大姑娘,丫鬟被杖毙,不是她罪有应得,就是替主背黑锅,琅嬛郡主不会以为北鼎侯府杀的秋露,她和喜儿的仇就一笔勾销了吧。”

    自己天真就算了,别拉着别人和你一起天真。

    琅嬛郡主气的吭哧吭哧,“你到底想怎么样,当真要我捅自己几发簪给你丫鬟报仇吗?!”

    明妧的回应只有两个字,“捅吧。”

    琅嬛郡主恨不得扑过来咬死明妧。

    明妧端茶轻啜,等着她捅自己。

    琅嬛郡主仿佛气着了似的,道,“是不是我了结了秋露和喜儿的事,你就给大伯母和三婶赔礼道歉?”

    明妧无语,“你捅了再说。”

    琅嬛郡主真的要被明妧气伤了。

    不过明妧笃定她不会为了一个丫鬟伤自己,但偏偏出乎她意料,琅嬛郡主摸了头上的发簪,上面玉簪,伤人不宜。

    她把眸光望向明妧的发髻,伸手过来拿。

    明妧能让她随便从自己脑袋上拿东西吗?

    只好摘下来给她,只是她没想到再递过去的时候,琅嬛郡主抓着她的手不松开,往自己肩膀上插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