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8章 作罢
    ,精彩小说免费!

    当然,这些话太医是不敢说的。

    三太太望向明妧,眸底带了些谴责。

    那样子,明显就是在怀疑是明妧给琅嬛郡主下药的。

    明妧冷冷道,“三婶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我还不会傻到给琅嬛郡主下药,好让她给别人腾位置,一个三嫂就招架不住了,再来一个三嫂,我还不得被活活逼疯掉。”

    大太太多看了三太太一眼,眸光有什么东西闪过。

    王妃则道,“有劳太医给琅嬛郡主调补身子。”

    太医忙说不敢当,然后丫鬟拎着他下去开药方,再送他离开。

    事情到这里就真相大白了。

    楚墨尘摆手道,“送大伯母去祠堂。”

    有他在,这一通罚跪别想囫囵过去。

    大太太气的后槽牙都咬松了,可王爷发了话,她却的确冤枉了明妧,大老爷帮她求情道,“枫儿他娘也是心疼琅嬛郡主。”

    楚墨尘歪着轮椅上,不疾不徐道,“我娘子是皮糙肉厚还是五大三粗,不值得人心疼?”

    大老爷嗓子一噎。

    没人再帮着求情,大太太只能咬着牙去罚跪。

    不过大太太前脚走,后脚琅嬛郡主知道大太太因为向着她被罚,所以出来替她求情,她跪在地上哭。

    明妧双手环胸道,“琅嬛郡主带伤在身,还来帮大伯母求情,令人感动,下回再有什么事,大伯母不向着你都说不过去。”

    纵容她们彼此袒护,她们就越会拧成一股绳。

    琅嬛郡主咬紧唇瓣,嘴里都觉察到了血腥味。

    王爷不喜道,“为什么要捅伤自己?”

    琅嬛郡主知道自己又出丑了,一而再的算计明妧,没成功,反倒落人笑话,以后再想做什么,没人会相信她了。

    琅嬛郡主红着眼眶道,“之前世子妃的丫鬟被秋露捅伤,世子妃要给丫鬟出气,要琅嬛捅自己几下,这事才肯作罢……”

    老夫人眉头狠狠皱了下,“确有其事?”

    明妧坦荡道,“不错,这话是我说的,但捅伤喜儿的不是秋露,是琅嬛郡主,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没有让喜儿亲自动手,已经算便宜她了。”

    当然,她也不会傻到让喜儿动手。

    以琅嬛郡主倒打一耙的本事,还有一堆看她不顺眼的,喜儿只要碰她一根手指头,她这条命就算交待在琅嬛郡主手里了。

    楚墨尘不喜琅嬛郡主,他道,“这是第二次,琅嬛郡主和世子妃起争执了,上一次算了,这一回就是世子妃大度不追究,我也会追究到底!”

    丫鬟们大气都不敢出,不怪世子爷生气,毕竟世子妃一受委屈,她就要离开镇安王府,世子爷的腿还指着她呢。

    王爷眉头微皱道,“罚抄一千遍家规,什么时候抄好,什么时候准许出院门。”

    这样的惩罚,明妧还算满意。

    当然对琅嬛郡主来说,最大的惩罚还不是这个,而是她身子有碍,一年之内不能怀身孕,三太太可是要把娘家女儿往楚墨洐身边塞的,太医的话正好给了她一个好理由。

    虽然多一个三嫂,多一个敌人。

    但两个三嫂凑到一起,一山不容二虎,自己都应接不暇了,未必有闲暇针对她。

    越知道琅嬛郡主是什么人,明妧就越佩服楚墨枫。

    抛开琅嬛郡主性子不讨喜之外,容貌绝佳,家世也好,又对他一往情深到不惜杀人害命的地步,楚墨枫都能不为所动,明妧绝对相信他是那种君子坐怀不乱的人。

    该罚的都罚了,王爷起身离开,其他人也都散了。

    等东王妃得知女儿被罚的消息赶来,就只见到老夫人一人,她求见王妃,王妃没见她。

    有什么可见的?

    左不过是替琅嬛郡主叫委屈,帮她求请而已。

    琅嬛一而再算计明妧,已经惹怒她了,王爷罚她,是她咎由自取,王府里没人委屈她。

    王妃不见东王妃,东王妃带着一肚子怒气去找琅嬛郡主,看着她脸色苍白的靠在大迎枕上,东王妃眼眶通红,心如刀割道,“还疼不疼?”

    琅嬛郡主眼泪巴拉巴拉往下掉。

    丫鬟在一旁,抱打不平道,“王爷王妃都护着世子妃!郡主都受伤了,还要郡主罚抄家规!”

    东王妃眸光泛冷道,“这是在给你下马威呢,镇南王世子的爵位,他们怎么舍得放手?你也是太心急了些,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找不出给我下避子药的人,我哪还有什么往后?”

    琅嬛郡主狠狠的揪着被子道。

    这边琅嬛郡主在怀疑是谁给她下避子药,那边明妧推着楚墨尘回沉香轩,一路上,她也在琢磨这事。

    她望着楚墨尘道,“相公,你说避子药是有人算计琅嬛郡主,还是她的苦肉计?”

    楚墨尘望着天际白云,道,“先看着吧,这件事肯定还没完。”

    如楚墨尘所料,这件事没那么容易结束,在镇安王府内,以琅嬛郡主和大太太挨罚做了终结,可在镇南王府外,这才是开始。

    不知道怎么的,就流言四起,说明妧不小心捅伤琅嬛郡主,因为明妧拿不给楚墨尘冲喜做要挟,逼的琅嬛郡主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且太医在给琅嬛郡主治伤的时候,发现她被人下了避子药……

    流言的矛头直指明妧!

    喜儿愤愤不平的把流言说与明妧听,她怡然自得的喝茶道,“谣言止于智者,管流言做什么。”

    喜儿都服明妧的气量,她道,“世子妃,你就不生气吗?”

    明妧把茶盏放下道,“她们比我更生气,旁人的意见不重要,重要的是王爷和王妃。”

    其他人就是蹦跶上天,也左右不了王爷的决定,把一些无关紧要的人的意见放在心上,她得真的心胸宽似大海才能容纳的下。

    这一天,是定北侯府办宴会的日子,也是琅嬛郡主回门的日子。

    阳光明媚,鸟语花香。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琅嬛郡主一再作妖,王妃昨儿看到发簪,曾有那么点怀疑明妧,心中亏欠,所以准备送给定北侯府的贺礼重重的,一株半人高的珊瑚树,送给皇上、太后做寿礼都绰绰有余了。

    贺礼太重,老夫人有意见,和王府是亲家的不止定北侯府,定北侯找回儿子固然可喜,但送这么重的贺礼,往后其他亲家就不好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