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0章 抚琴
    ,精彩小说免费!

    等差不多时辰,大家入座,刚坐下,皇上就派了德顺公公送了贺礼来,一对玉如意,皇上希望定北侯府万事如意。

    能让皇上如此上心的大臣,整个朝廷上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定北侯高高兴兴的接了赏赐。

    德顺公公还没走,王爷和王妃就来了,把半人高的珊瑚树送上。

    定北侯府前所未有的面子足。

    还有昨儿才回京的云王府,云王爷和云王妃携带一双儿女来道贺,送的贺礼也不比镇南王府的轻。

    镇南王府送的贺礼重点无可厚非,人家和定北侯是亲家,可云王府和定北侯府……

    没听说云王府和京都哪个权贵往来密切啊,却送这么重的礼来,有点儿匪夷所思。

    不止大家诧异,定北侯也诧异呢,不过来者是客,而且侯府里皇上赏赐的一双美人,还指着云王爷带去任上,然后把人打发。

    定北侯道了谢,夸了云王世子几句,就请他们入座。

    大家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在看到卫明城和云王世子拼酒后,大家有了几分了然。

    觥筹交错,推杯换盏,宴会空前的热闹。

    卫明城不愧是沈家长大的,擅长交际,很快就和一众的世家子弟玩到了一处,个顶个身份尊贵。

    楚墨尘就不说了,穆王世子、靖王世子、云王世子……就连齐大少爷都和他勾肩搭背。

    勾着卫明城的肩膀,齐大少爷望着楚墨尘,酒意微醺道,“看在卫大哥的面子上,我今天和你休战。”

    楚墨尘翻了记白眼,没搭理他。

    他端酒轻啜,外面小厮进来,走到卫明城身侧禀告道,“沈家二少爷来了。”

    卫明城脸上的笑容湮灭了几分。

    虽然他看在沈家的面子上,饶了沈家二少爷沈继风,但他两次差点死在沈家二房手里的事,他不会忘记。

    这一次,也算是给了他点教训。

    卫明城道,“请他进来。”

    小厮退下后,没一会儿,沈二少爷就进来了。

    身后二十名小厮抬了十口大箱子进来,里面装的都是给卫明城的贺礼。

    沈家号称金银遍地,富可敌国可不是虚的。

    十口大箱子,里面的东西价值至少五万两。

    如此阔绰的出手,一下子就把场子镇住了,半天没人说话。

    不过卫明城管沈家也管了两三年,见多了金银,看惯了珠宝,还真没有多少反应,他的命可不是这些身外之物能比的。

    客客气气让人把贺礼收了,请沈继风落座,但并没有多少熟络,权当是一般宾客对待的。

    至于沈继风,大家看他的眼神让他隐隐得意,但内里其实虚的很,卫明城背后有镇南王世子妃,这一次,他差点小命不保。

    能给他下一次毒,就能再下一次,人家要他的命易如反掌。

    对于沈临风,也就是卫明城,沈继风嫉妒的发狂,士农工商,商人最末,富可敌国的沈家,就是块人人惦记的肥肉,沈家这些年过的如履薄冰,如何跟深受皇上宠信的定北侯府世子比?

    可人家命好,羡慕不来啊。

    这贺礼算是送来和卫明城缓和关系的,也是做给沈家看的。

    卫明城毕竟在沈家待了十六年,他认祖归宗,沈家替他高兴,怎么能不送贺礼来,这两年,卫明城替沈家挣的钱,是这个的二十倍不止。

    要不是卫明城能力太强,沈大老爷怎么会在有亲生儿子的情况下,还如此重用卫明城?

    沈家如今只有他在京都,如果他一点都不表示,就是沈家老太爷知道了,也会生气的。

    宴会热闹,欢笑声此起彼伏,也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嘴,惊闻皇上赏赐给定北侯的美人惊为天人,舞姿超群,今日宴会不知道能否有幸一睹芳姿。

    也有和定北侯关系好的,拍着他肩膀道,“世子才情洋溢,侯爷这回不用担心后继无人了吧?”

    对卫明城,定北侯是说不出的满意。

    这回不用担心没儿子继承爵位了。

    何况他现在身子好全,想再生几个都不成问题,但是他没有那想法了。

    再者卫明城十九岁了,世家少爷这年纪孩子都添了,传宗接代的人物交给卫明城就可以了,难道他要给孙儿生几个比他们年纪还小的叔叔吗?

    顺其自然吧。

    几个关系好的,知道定北侯还不曾宠幸过皇上赏给他开枝散叶的美人。

    定北侯趁机让丫鬟把紫月和青霜叫出来,给大家献舞。

    两人都来了。

    娉娉袅袅,婀娜多姿,看的多少人眼睛都发直,眼睛盯着两人收不回来,羡慕定北侯好福气,又觉得他笨,这么漂亮的美人,居然放在那里不用,实在是占着茅坑不拉屎,暴殄天物至极!

    两人并肩上前,福身给定北侯见礼。

    定北侯脸上神情淡淡,让她们给大家献舞。

    青霜有些为难,“妾身身子不适,不便献舞,不如紫月献舞,妾身抚琴?”

    定北侯不会强逼青霜献舞,欣然应允。

    丫鬟把她惯用的琴抬来,那琴还是晋王赏赐给她的。

    今儿晋王和晋王妃也亲自来道贺。

    坐下时,青霜的眸光从二老爷身上扫过,这一幕,正好被二太太瞧见,刚巧,二太太又坐在二老爷身侧的。

    当时她就伸手去掐二老爷的腰了。

    二房都搬出侯府了,他在床上躺了两个月,青霜还记得他呢,要说没点什么,两个月时间足够青霜把他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再说二老爷,紫月和青霜走出来,大家的眸光正围着她们两打转,青霜突然看过来,二老爷心底飘飘然,就被二太太掐的腰间一疼。

    起初他忍了,可是二太太没有松手,反而变本加厉,二老爷气不打一处来,抬手把二太太的手拂开。

    二太太脸都紫了,怒不可抑。

    青霜坐下后,只见她如葱般的十指在琴弦上一拨,顿时起高山流水之势,让人心都沉淀了下来。

    喧嚣热闹的大堂,只剩下琴声,还有紫月的舞姿。

    两人配合的天衣无缝。

    多少人看的如痴如醉,此曲(舞)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

    等紫月舞袖回首,那算勾魂夺魄的眸子,就像是倒映湖底的秋月,多少人心都跟着飘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