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5章 叫疼
    ,精彩小说免费!

    这么大的孩子,在现代生产都难保不会有危险,何况是古代,女子十五岁及笄嫁人,十六岁的身子,危险更大。

    怎么就不知道控制饮食呢,六斤左右的孩子最合适啊。

    吃的都是现成的,明妧一吩咐,丫鬟就赶紧照做,囫囵的喂……应该说是硬塞的,栖霞郡主连吃粥的力气也没了。

    明妧先开了药方,让丫鬟拿下去煎药,以备不时之需。

    等丫鬟出门,明妧就帮栖霞郡主施针。

    金针刺穴,手法也是太医没见过的,看的目瞪口呆,这手法,没有十年医术绝对没有这么纯熟……

    世子妃她才多大啊,难道她五岁就开始给人施针了?

    太医摇摇头,这一定是他的错觉!

    十几根银针扎下去,栖霞郡主又开始叫疼了,不像之前半天疼的扛不住了才叫一声。

    稳婆高兴道,“郡主这是有力气生了。”

    等了会儿,稳婆又欣喜道,“宫口又开了一指。”

    十指全开,才能把孩子生下来。

    像栖霞郡主肚子这般大的,十指全开生下来都难,何况几个时辰宫口一直不开,遭罪啊。

    也不知道这贵夫人是谁,医术竟然比太医还好,太医都折腾半天了,一点用都没有。

    有明妧坐镇,宫口开的速度快很多,请的稳婆又不错,明妧觉得栖霞郡主顺利把孩子生下来的希望很大。

    丫鬟拿了鞋来帮明妧穿上,太医这才发现明妧是光着脚的,镇南王世子妃还真是一点不讲究。

    过了大半个时辰,在稳婆一声声,“深呼吸,用力”中,孩子生了。

    稳婆高兴的合不拢嘴,“已经看到孩子的头了,再用把力气。”

    栖霞郡主像是迫不及待见到孩子一般,使出吃奶的力气,把孩子生了。

    孩子抱起来,稳婆在孩子屁屁上拍了一下。

    哇的一声,孩子哭了。

    声音洪亮,令人欢喜。

    “是个小少爷!”稳婆欣喜若狂。

    一般生了小少爷,赏钱都是小千金的一倍,能不高兴么?

    稳婆抱在孩子到一旁帮忙擦干净,笑道,“这孩子生的好,身上都没长胎记呢。”

    明妧眉头一皱。

    喜儿就道,“怎么没长啊,这后背上不是长了……”

    话还没说完,就被稳婆给打断了,“我瞧见了,这是我们老家习俗,看的第一眼说没长,下一胎郡主再生,孩子就不会长胎记了。”

    明妧无语至极。

    喜儿却是信了,好奇道,“那要没长胎记,该怎么说?”

    稳婆笑呵呵道,“没长胎记,那自然什么都不用说了。”

    把孩子包好,稳婆准备抱出去,发现外头下大雨,怕孩子着凉,稳婆就把孩子放事先准备好的摇篮内。

    那边,另一稳婆叫道,“不好了!郡主出血了!”

    稳婆脸一白。

    接生这么多年,但凡产后出血,十有**是血崩啊。

    一旦发生,那是九死一生。

    可怜明妧刚高兴呢,最害怕的事就发生了,快步走过去。

    再说屋外,永国公世子就守在外面,正团团打转,心急如焚。

    刚刚听到孩子哭,那一瞬间的喜悦,简直无法用语言描述,那是他第一个孩子,从知道他起,就盼望着他的降生,盼了整整九个月。

    从昨晚要生产起,到现在,别说栖霞郡主没力气了,他担惊受怕,一样无力。

    好不容易孩子生了,母子平安,皆大欢喜,又出现了血崩。

    那是血崩啊!

    靖王妃听到这两个字,就直接晕了过去。

    血崩比难产更严重,难产还能选择保大保小,血崩……

    永国公世子拳头砸柱子,恨不得替栖霞郡主受罪。

    靖王世子在门外等候,也不知道等了多久,才听到屋内传来稳婆的声音,“血止住了!”

    靖王世子一颗悬到嗓子眼的心方才落下去。

    又等了一刻钟,紧闭的产房门才被打开,明妧一边擦汗,一边出来。

    靖王世子问道,“怎么样了?”

    明妧道,“血暂时止住了,不过得观察一个时辰,另外……”

    她顿了顿,永国公世子急问道,“另外什么?”

    明妧道,“郡主这一次伤了身体,至少要调理三年才有可能继续怀孕。”

    永国公世子松一口气,“我也不让她再生了。”

    好男人啊!

    如果她是栖霞郡主,听到这一句话,估计能高兴晕掉。

    靖王世子也很满意永国公世子的回答,他道,“还有劳世子妃帮忙开几张调理身子的方子。”

    明妧淡淡一笑,道,“下回再怀孕,别让郡主再吃这么多了,八斤八两,真是个大胖小子。”

    送永国公世子一记白眼,明妧就转身进屋了。

    永国公世子,“……”

    明妧那表情,靖王世子忍俊不禁,心底有一处软软的,像是被羽毛撩拨过一般。

    虽然难产,虽然血崩,最后好歹有惊无险,至于三年内不能再怀身孕,对差点保不住命的栖霞郡主来说不算什么了,靖王爷和靖王妃遭此惊吓,在栖霞郡主膝下有子的情况下,也不敢让她再生了,将来的事,随缘吧。

    太医出来,永国公世子朝他道谢,太医道,“不敢当,全是镇南王世子妃的功劳,这一回,要不是有世子妃在,郡主只怕……”

    靖王爷望着靖王世子道,“你怎么知道镇南王世子妃会医术的?”

    靖王世子撒谎道,“太后寿宴散后,她不是说在学医术吗,教她医术的是江湖郎中,又留了药箱子给他,我是抱着死马当成活马医的态度,把她找来的。”

    外面雨还没停,永国公府大喜,留太医多待会儿,以免再出现什么不测。

    明妧在屋子里待了一个时辰,确定栖霞郡主应该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然后才离开,只是大雨阻路,少不得在永王府多待会儿。

    永王府对她是感激涕零,靖王妃更是握着她的手不松开。

    明妧可是她女儿和外孙儿的救命恩人。

    等雨停了,靖王世子才送明妧回镇南王府。

    上午匆匆忙忙的离开,没人知道出去做什么,一去几个时辰才回来,本就惹人好奇,何况二老爷还一直在沉香轩跪着,大家就更揣测纷纭。

    忙了大半天,明妧早把二老爷抛到九霄云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