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6章 前嫌
    ,精彩小说免费!

    等进沉香轩,看到二老爷还跪在地上,跪在之前拦下她的地方,明妧真的惊住了。

    没想到二老爷还有这份毅力,令人惊叹啊。

    更没想到的是,她说不让人劝二老爷,居然还真没人扶他起来,镇南王府内不是有一群和她过不去的人么?

    好吧,今天下大雨,应该没人会为了二老爷的破事冒雨来沉香轩管闲事。

    二老爷跪这么久,又遇到大雨,又是她的长辈,她又救了栖霞郡主,她再说不救二太太说不过去。

    明妧走上前,道,“我答应救二婶了,二叔请回吧。”

    丢下这一句,明妧直接往前。

    二老爷双腿都跪麻木了,双膝冷冰冰的,说让他起来,也没人搀扶他一下,还是后面进来的靖王世子扶了他一把。

    但对靖王世子,二老爷一点都不感激,要不是他火急火燎的把明妧请走,他用得着在大雨里跪这么久吗?!

    二老爷浑身湿漉漉的离开。

    明妧直接回屋,喜儿吩咐丫鬟准备热水,明妧要沐浴更衣。

    靖王世子看着明妧进屋后,然后才让丫鬟领着他去书房见楚墨尘。

    楚墨尘知道明妧回来了,他也知道是靖王世子送她回来的。

    靖王世子进屋,楚墨尘正在看书,他上前道,“方才情况凶险,没有来得及和尘兄说一声,就请世子妃去了永国公府,特来给尘兄赔不是。”

    楚墨尘看着靖王世子,眉头拧着,道,“年纪小生孩子,果真容易难产?”

    靖王世子,

    见靖王世子一脸懵怔,赵风觉得这话自家世子爷应该不是和靖王世子说的,他们两差不多,爷不知道,靖王世子又怎么可能会知道?

    他咳了一声,把楚墨尘从走神中拉回来。

    楚墨尘请靖王世子坐下,问道,“栖霞郡主没事吧?”

    靖王世子回道,“万幸是我及时请世子妃去,栖霞才能母子平安,否则凶多吉少。”

    不只是凶多吉少,几乎是铁定没命。

    世子妃会医术的事隐瞒许久,为了救栖霞,他不得不登门,好在她心底良善,没有丝毫犹豫就救了,他虽然叮嘱永国公府上下不要对外宣传,但只怕她会医术的事瞒不住了。

    靖王世子待了一刻钟,就告辞了。

    楚墨尘推了轮椅回屋,进门后,他就直接站起来挑了珠帘进屋。

    明妧沐浴完,穿着里衣,哈欠连天,她问道,“靖王世子走了?”

    “有那么累?”楚墨尘心疼道。

    明妧点头,“金针刺穴,要比普通银针累上十倍不止,今儿我要不是早有防备,事先就料到栖霞郡主会发生血崩,早早的让丫鬟熬了药,我都不一定有把握救她一条命,即便这样,她也要在床上养上三个月。”

    生个孩子,大半条命都没了,好在永国公世子还知道疼人。

    “我先睡会儿。”

    实在扛不住了,明妧上了床,被子一蒙,就睡了过去,几乎是倒床就睡。

    她刚睡着,知道她回府的老夫人就派丫鬟来传她去回话,被楚墨尘给打发了。

    这一睡,就睡到了天黑,花灯初上,要不是肚子饿,闻到了饭菜香,她都不会醒过来。

    窗外的雨不知何时又下了起来,但没有白天那么大,淅淅沥沥的,风通过窗柩吹进来,送来几许凉意。

    看到她起来,喜儿高兴道,“世子妃醒了,可要起来?”

    明妧掀开被子下床,喜儿帮忙拿鞋,道,“世子妃,你睡着的时候,老夫人曾派丫鬟来找你去。”

    不用想也知道找她去所为何事,真的是一点风吹草动都要掌握,王妃都不问她出府做什么事,老夫人一把年纪不好好颐养天年,管这么多,也不嫌累。

    之前睡着了没能去,这会儿天色晚了,再加上下雨,她就更不会去了。

    洗了把脸,让自己清醒清醒,明妧就坐上桌陪楚墨尘吃饭。

    等第二天,吃了早饭再去长晖院请安,老夫人已经知道昨天被靖王世子请去了永国公府,在她的帮助下,栖霞郡主帮永国公世子生了一大胖小子,虽然生产很惊险,最后好歹母子皆安。

    明妧进屋时,一屋子人上到老夫人,下到丫鬟婆子都用一种不敢置信的眼神盯着明妧。

    盯的明妧认真回想了下她早上醒来是不是忘记洗脸了,她伸手摸了下,道,“怎么这么看着我?”

    三太太皱眉道,“世子妃当真会医术?”

    明妧挑眉一笑,道,“明妧嫁进王府时,不就说过,我在研读医书吗?”

    这话明妧是说过,因为她想学医术,苏家就给她找了一大箱子的医书,她们还曾感慨苏家藏书之多。

    可研读医书,就能给人治病了吗?

    “什么时候医术这么好学了?”大太太阴阳怪气道。

    明妧淡淡一笑,说了一句极其欠揍的话,“可能是我天赋异禀吧,当初江湖郎中救我时,就说我天赋异禀,是学医术的奇才,旁人三年五载都难有所成,我一学就会。”

    轻飘飘一句话把大太太噎住了,没见过这么自吹自擂的,但又无法反驳,以明妧的年纪,能压过太医一筹救栖霞郡主,不是天赋异禀又是什么?

    三太太则道,“昨儿卫二老爷在沉香轩一跪几个时辰,请你救卫二太太,世子妃赶着去救栖霞郡主,也没搭理,没想到世子妃竟是这般帮疏不帮亲。”

    这是说的好听的,其实三太太想说她就是这么胳膊肘往外拐,攀附权贵的。

    栖霞郡主身份尊贵,救她一命,就等于承了靖王府和永国公府的两份人情,至于卫二老爷……无权无势,不值一提。

    明妧走上前,福身给老夫人请安,然后才回三太太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三婶没见过定北侯府的那本,又怎知我和二叔二婶之间闹过什么不愉快,如果哪一天有人要你的命,再来求你救命,三婶也能大度宽厚不计前嫌。”

    三太太愣住,“二老爷要过你的命?”

    明妧嘴角闪过一抹讥笑,“想要我命的应该不少,定北侯府的家丑,我就不详细说与三婶听了,总之我问心无愧,相公也知道,如果我真的太狠心太过分,定北侯府我还回的去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