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7章 刑部
    ,精彩小说免费!

    顿了顿,明妧道,“昨儿二叔在雨里跪了许久,我动了恻隐之心,已经答应帮忙医治二婶了。”

    这一点,不用明妧说,大家都知道,昨天她回来时在院子里说的话,早传开了。

    不知道有多少人对明妧的医术抱着质疑的态度,有深信不疑的,要不是真的会医术,二老爷怎么会跪那么久,人家又没有吃饱了撑着。

    也有怀疑的,大家闺秀怎么可能会医术呢。

    信的有,但不信的更多。

    不过如果明妧真的把二太太医治好了,大家就真的相信她会医术了,事实胜于雄辩。

    与其揣测质疑,不如拭目以待。

    明妧请安后,小待了片刻,就福身告退了。

    她一走,屋子里议论纷纷。

    靖王世子来请,明妧屁颠屁颠的就跑去了,晋阳郡主毁容,想从她手里拿到祛伤疤的药方,她都不给,没见过这样的。

    世子妃比她们想的还要记仇,而且医毒不分家,会解毒,自然会下毒,有些药用的好能救人,用的不好就是杀人的剧毒,只是医德高尚的大夫不屑为之,世子妃……

    她们有些担忧了,没人身边藏了个用毒高手能高兴的起来。

    人家真对她们怎么样,没有证据,就是去了阎王爷跟前都无处诉冤。

    明妧回了沉香轩,就直奔后院,既然答应二老爷替二太太解毒,就不好拖拉,毕竟人还晕着,昏迷不醒。

    开了药方,把需要用的药抓好,准备忙的时候,府里来客了,还是来找她的。

    她昨天救了栖霞郡主母子,靖王爷和靖王妃不知道谢了多少句,但这还不够,这不,靖王爷和靖王妃备了厚礼来向明妧道谢。

    绫罗绸缎,人参鹿茸就不说了,还备了张万两的银票,走的是江湖郎中的规矩,徒弟跟着师父的道路走,再合情合理不过了。

    再者,栖霞郡主和外孙儿两条命,又岂是区区钱财能比的,明妧推脱不掉,只好收下了。

    王妃也很欣慰,她趁机问明妧,“你能救栖霞郡主,能不能帮尘儿治腿?”

    一番话,问的明妧汗哒哒的,楚墨尘腿都痊愈了,行走只要不超过一刻钟一点问题没有,王妃现在问这话,她该怎么回答?

    明妧犹豫不知,楚墨尘歪着轮椅上道,“母妃,她还在努力。”

    王妃有点失望,但既然王爷选明妧冲喜,她又在医术方面天赋异禀,更重要的是,江湖郎中是她师父,看在徒儿的面子上,做师父的也会不遗余力的救治徒婿。

    某江湖郎中,“……”

    靖王妃陪王妃聊了会儿,就和靖王爷告辞了,王妃亲自送他们出府的,明妧推着楚墨尘回了沉香轩。

    没人打扰,明妧这才开始忙起来。

    这一忙,连午饭都推辞了半个时辰再吃,吃完继续忙,临到傍晚才把解药调制出来。

    喜儿好奇道,“世子妃,如果你不帮二太太解毒,她会死吗?”

    明妧淡淡一笑,道,“倒不至于会死,过几天就会醒过来,但是会一辈子瘫痪在床。”

    只是……

    喜儿背脊打了个寒颤,这还不如死掉呢。

    下午的时候,老夫人身边的丫鬟曾来过一趟,很委婉的把二老爷回侯府请老夫人出面催她快些医治二太太的消息转达给明妧知道。

    想到二老爷为了救二太太,在雨里跪了几个时辰,老夫人也很心疼,好好的儿子,被逼的一点胆量都没了,老夫人恨铁不成钢啊,这不就派丫鬟来了。

    明妧回道,“明儿一早让二老爷来取解药。”

    丫鬟得了准信,就赶紧回去禀告老夫人了。

    不过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明妧妙手回春,救活栖霞郡主母子的消息传开时,二老爷跪请她救二太太的消息也传开了,大家都揣测二老爷和明妧之间有什么不愉快,尤其定北侯府其他房没分家,唯独二房分家了,是不是和惹怒镇南王世子妃有关。

    甚至有猜测,说卫明城的失踪和二房有关。

    但揣测再多,终究没有证据,无疾而终,但二老爷为了救发妻,在雨里下跪几个时辰,可是实打实的,夫妻情深,令人感动。

    能让二老爷跪几个时辰,也说明镇南王世子妃医术超绝。

    第二天,早早的,二老爷就来王府取药。

    楚总管领着他进府,许是那天跪久了,二老爷走路有些一瘸一拐的,还有些咳嗽,精神萎靡,神情憔悴。

    明妧交给他两药瓶,道,“这两瓶子都是解药,白的这瓶先服用,青的这一瓶半个时辰后再吃,切记不可弄混。”

    二老爷接了药瓶,点头记下。

    来的不止二老爷,还有二房管事的,这点小事,明妧不担心他们办不好。

    拿了药后,二老爷急着回去救二太太,就带着管事的走了。

    他们走后,明妧闲来无事帮丫鬟修剪花枝,雨后初晴,天空一碧如洗,蔚蓝如玉。

    明妧心情很不错,修剪了几盆花枝后,就去找楚墨尘,让他陪着逛街。

    好说歹说,磨破嘴皮,才说服动楚墨尘,推着轮椅出府。

    刚走到王府大门口,就看到刑部侍郎带人过来,看到明妧和楚墨尘,微微一愣,从马背上下来。

    楚墨尘和刑部侍郎也算熟人了,道,“来找父王的?”

    “来找世子妃的,”刑部侍郎回道。

    楚墨尘眉头几不可察的皱了下,看了明妧一眼。

    明妧一头雾水,刑部侍郎来找她做什么?如果是一身便装,她还能猜是找她治病的,可一身官服,还带着衙差来,这明显是为公事而来。

    明妧不喜猜测,问道,“不知道侍郎大人找我何事?”

    刑部侍郎回道,“卫二老爷状告世子妃谋害卫二太太,尚书大人命我来请世子妃去刑部问案。”

    明妧眉头拧成麻花,“二婶死了?”

    刑部侍郎摇头,“那倒没死,疯了。”

    二太太疯了?!

    明妧眉头打了个死结。

    这怎么可能,解药是她配的,是二老爷带回去的,怎么可能会疯呢?

    可怜明妧还打算上街闲逛,现在要刑部衙门一日游,甚至有可能要多蹲几天大牢。

    楚墨尘坐在轮椅上,欠揍道,“我就说今天不适合逛街,你偏不信。”

    明妧呲牙,“那你说哪天合适逛街?”

    “明天。”

    明妧翻白眼,“借你吉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