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2章 掺奏
    ,精彩小说免费!

    “老夫人不许,那青霜腹中的孩子怎么办?”喜儿问道。

    海棠摇头,她不知道,不过肯定会被打掉的吧,二老爷有儿子,与仕途名声比,青霜肚子里的孩子肯定不重要。

    只是二老爷做的事太可恨了,幸好侯爷洁身自好,和夫人感情深厚,没有受到青霜的诱惑,否则这孩子是谁的都算不清了,夫人还不得气出病来。

    明妧拿帕子擦拭嘴角,笑道,“一直以来,都是我受流言困惑,这一回,该我借一把东风了。”

    “怎么借?”喜儿眨眼。

    明妧示意她附耳过来,在她耳畔低语几句,喜儿捂嘴偷笑,连连点头道,“奴婢知道怎么办了。”

    敢状告她家世子妃,这回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这一两天,街头巷尾都在议论二太太中毒晕倒和明妧被告的事,渐渐的,流言就转了风向。

    二老爷宠妾灭妻,借刀杀人,还栽赃镇南王世子妃的消息不胫而走。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很快,这事就传到了御史台耳朵里。

    议政殿上,御史台狠狠的掺奏了二老爷一本,把老夫人极力压下来的事给捅到了明面上,捅到了皇上跟前。

    连皇上赏赐给定北侯的美人都敢染指,还珠胎暗结,这是蔑视君威!

    私下和兄长的女人勾勾搭搭就算了,还装出一副和发妻恩爱情深的模样来,令人呕心。

    镇南王世子妃看在他跪求药的份上,给了他解药,他却只给二太太服用一半,导致她发疯,却倒打一耙把镇南王世子妃告到刑部,让镇南王世子妃背黑锅,其心可诛。

    皇上一怒,就要把二老爷下狱。

    定北侯虽然失望,但还是尽量保二老爷,现在没入狱救起来还容易些,等进了大牢,老夫人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求他,他还得救。

    皇上有点恨铁不成钢,但那两美人是他塞给定北侯的,这事他也得承担一部分责任。

    皇上松了口,将二老爷从正四品贬到了从六品,正好有个空缺,就把二老爷外放了。

    消息传到明妧耳朵里,她是笑的合不拢嘴,和她斗,总算哪凉快待哪儿去了。

    有人高兴,就自然有人生气。

    头一个就是卫明柔,亲娘发疯,要十几万两才能痊愈,这是借着给她机会狠狠的折磨她,让她觉得自己无能,救不了自己的亲娘。

    本来就心力交瘁了,结果亲爹又出事了,想到二老爷,卫明柔就恨铁不成钢,可再恨,她也得靠着二老爷啊,一旦外放,她还有谁能指望?

    卫明柔哭的双眸红肿,不知道怎么办好。

    除了卫明柔,就数孙贵妃了,气的她想杀人。

    本来恒王妃背后就只有一个二老爷可以依靠,她都嫌势力弱的微不足道,结果倒好,人家连四品官衔都保不住,被外放了!

    她要一个什么用都没有只会生孩子的恒王妃做什么?!

    这是想把她活活气死才肯罢休呢!

    这边孙贵妃够生气够恼火了,那边皇后施施然带着宫女和账册来找她,账册出了些问题,皇后要找她询问清楚。

    当然,要是孙贵妃身子无恙,会被传召去凤鸾宫,这不是孙贵妃一条腿还是没有知觉吗?

    皇后只能纡尊降贵来昭阳宫,不过能看孙贵妃的热闹和狼狈不堪的模样,皇后乐意跑这一趟。

    皇上穿着一袭凤袍,雍容华贵,肌肤雪白透着些红润,这些天,皇上终日宿在凤鸾宫,皇后又重新得宠了。

    那眉眼间的媚色,无一不是在炫耀。

    孙贵妃狠狠的揪着被子,恨不得撕碎。

    她越生气,皇后就越心情灿烂。

    不得不说,镇南王世子妃这份大礼,是送到她心坎里头去了。

    这一天,天气晴好,阳光灿烂。

    明妧在屋内看书,神情慵懒如一朵雍容绽放的牡丹。

    外面,海棠撂了珠帘进屋,道,“世子妃,恒王妃来了。”

    喜儿正给明妧打扇子,这天气越来越热了,她道,“不是吩咐楚总管,如果恒王妃来找世子妃,就说不见她的吗?”

    海棠道,“楚总管回绝了,但是恒王妃不肯走,车架拦在府外不像话。”

    这时候,恒王妃来找世子妃,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为了二老爷外放的事。

    侯爷和王爷是皇上最信任的人,侯爷能求情免了二老爷牢狱之灾,王爷就能帮二老爷留下来,只要世子妃开口,王爷肯定会帮这个忙的。

    但把二老爷送去外放,就是她们家世子妃的杰作,正心头高兴呢,最后帮二老爷留京,岂不是白忙活一场?

    这么蠢的事,世子妃不可能会做的,也就恒王妃天真,觉得可以说服的动世子妃。

    明妧懒得见卫明柔,吩咐喜儿两句,喜儿点点头,就去王府大门前回卫明柔了。

    王府大门前停了一顶软轿,卫明柔坐在软轿内,手抚着大肚子,神情有些凄哀和怨恨。

    看见喜儿过来,丫鬟道,“王妃,世子妃的丫鬟喜儿过来了。”

    卫明柔眸底闪过一抹寒芒。

    当初要不是喜儿陪着,照顾卫明妧,她早就死了,这丫鬟也是她的敌人!

    丫鬟撂了轿帘,喜儿福身道,“世子妃身体不适,不见可,恒王妃请回吧。”

    “身体不适?”卫明柔冷冷一笑,“这样的理由,我会信?”

    喜儿只笑,“世子妃知道王妃不信,但我家世子妃是不会救二老爷的,恒王妃见我家世子妃,也不过是自找气受,怀了身孕,还是别到处乱跑的好。”

    卫明柔手中的香罗帕差点撕碎。

    喜儿言尽于此,打算转身,那边一顶软轿抬过来,向来爱凑热闹的喜儿,停下来驻足观看。

    软轿在王府门前停下,轿帘掀开,喜儿就见到一熟人,永国公夫人。

    她身边的丫鬟一眼就认出了喜儿,高兴道,“是世子妃身边的丫鬟喜儿。”

    才见过一面,就被人记住了,喜儿笑的眉眼弯弯。

    她上前福身请安,永国公夫人笑道,“我是来向世子妃道谢的,她在府里吧。”

    喜儿还未点头,那边卫明柔从软轿内钻出来,道,“永国公夫人来的不巧,我大姐姐病了,连我都不见。”

    不见她,休想见永国公夫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