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3章 长跪
    ,精彩小说免费!

    喜儿眸带怒火,她就没见过恒王妃这样没脸没皮的,是她求世子妃好么,她越是这样,世子妃就越嫌弃她,越不会帮她。

    本来还替她留着面子,这会儿喜儿道,“我家世子妃没生病,只是不愿意见恒王妃而已!”

    卫明柔气的脸都紫了。

    喜儿脖子一昂,像是一只战无不胜的大公鸡似的道,“永国公夫人,里面请。”

    永国公夫人看了卫明柔一眼,对于明妧出嫁前出事,胞妹卫明柔代嫁的事京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永国公夫人又怎么会不知道,连世子妃的贴身丫鬟都敢当着她的面说世子妃不愿意见恒王妃的话,看来她们两姐妹的关系是不容调和了。

    她和镇南王世子妃接触不多,对她的印象仅限于她冒雨去他们永国公府救栖霞郡主,不拘小节的脱了鞋袜,光着脚丫子进的屋。

    在永国公府一待半天,没有说过一句重话,脸上的笑淡雅如山茶花,让人暖到心窝子里,一看就是个极好相处的。

    和这么一个好相处的人处不来,甚至交恶的地步,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永国公夫人一登门,就有丫鬟去禀告王妃和老夫人,等永国公夫人走到二门处,大太太和三太太就迎了上来,笑道,“恭喜永国公夫人喜添孙儿。”

    永国公夫人想到自家的白胖小孙儿,笑容堆满脸,“都是托了镇南王府的福。”

    准确的说,是托了世子妃的洪福。

    大太太知道是明妧救了栖霞郡主母子,她笑道,“那也是栖霞郡主好福气,听说小少爷有八斤八两重呢?”

    永国公夫人连连点头。

    自家孙儿担的起白胖小子四个字,只是这一回栖霞郡主是遭了罪,连着她儿子都被镇南王世子妃数落了。

    孩子大不好生,她们都知道,只是谁也没想到栖霞郡主的肚子会长的那么大,又不能不让她吃……

    “那可是吉利数字,小少爷这一生必定大富大贵,平安顺遂,”大太太嘴甜如蜜。

    好听的话不要钱,直往外蹦,再加上永国公夫人爱听,笑的合不拢嘴。

    大太太领着她有说有笑的去了长晖院,给老夫人见礼。

    等她坐下,喝了小半盏茶,明妧才扶着王妃进屋,两人是在长晖院外的岔路口碰上的。

    看到明妧,永国公夫人的感激都写在脸上,听太医说,世子妃的医术极高,应该是能医治好镇南王世子的断腿的,聪慧大方,这样的好媳妇,如果镇南王世子够聪明,绝对不会放她离开。

    之前靖王妃登门道谢,永国公夫人今儿才来,是因为府上添丁,送贺礼的太多,应接不暇。

    就是王妃都差人送了贺礼去,只是人没到而已。

    永国公夫人到今儿才腾出空来道谢,送给老夫人一只人参,送给明妧的就多了,绫罗绸缎,光是头饰就有三套,礼重的人瞧了眼热。

    明妧笑道,“永国公府和靖王府都太客气了,一波接一波的道谢,叫我怎么敢当。”

    “当得,当得,”永国公夫人连连道,她往身后看了一眼。

    丫鬟把请帖拿出来,永国公夫人笑道,“明儿是安儿的洗三,世子妃可一定要来,让他见见你这救命恩人。”

    “洗三?”明妧眨眼。

    不是本土的,就是缺乏这方面的认知,而且明天也不是出生的第三天啊。

    永国公夫人笑道,“明儿办洗三,是特意请道士算的日子,大吉大利,那道士世子妃应该也认识,就是给琅嬛郡主算命,名震京都的道士。”

    明妧,“……”

    真没想到,那道士现在竟然混的这么开?

    骗吃骗喝这么久,居然都囫囵过去,没有被人拆穿,更没有被人打死?

    只听永国公夫人道,“知道道士灵验,我就找道士进府给栖霞郡主算过,道士算出栖霞怀的是麟儿,说怀孕会有些波折,若有贵人相助,必定能逢凶化吉。”

    永国公夫人对道士是深信不疑,奉若神明。

    明妧哭笑不得,这话听着很灵验,其实模棱两可啊。

    谁生产不受点波折,有贵人相助,就能化险为夷,没有贵人相助,那就扛不过去,一命呜呼。

    至于这贵人,有可能就是稳婆……

    但是因为事后,对号入座,是以这个贵人就是明妧了。

    王妃笑道,“正好我也有意去探望栖霞,我还以为府上不打算办洗三了,明儿世子妃可有空?”

    明妧点头,“我陪母妃去。”

    这事就这么说定了。

    永国公夫人坐了一刻钟,就告辞了,王妃送她出府的。

    明妧则回沉香轩,一路上都在琢磨,“既然是去参加洗三,不能空着手去,我该送点什么见面礼给那小少爷好?”

    喜儿笑的,“送个小肚兜。”

    明妧拍了她脑门下,“我那针线,拿的出手吗?”

    喜儿咯咯笑,道,“世子妃就是空着手去,人家也高兴。”

    这倒是,不过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收人家那么多礼,还真有点过意不去,这见面礼肯定要的。

    思来想去,明妧决定送自己最拿手的,她写了药方,做一颗药珠。

    忙到一半,雪雁进屋道,“世子妃,老夫人派了丫鬟来找您。”

    明妧眉头几不可察的皱了下,停下手里的活,去正堂见丫鬟。

    来的是大丫鬟珊瑚,见到明妧,恭敬见礼,“见过世子妃。”

    明妧坐下,道,“老夫人找我有事?”

    珊瑚望着明妧道,“一个时辰前,恒王妃回了侯府,说她来王府找您,您不见她,她不得已才回去麻烦老夫人,让老夫人出面让您帮忙,您既然救二太太,也能让二老爷不外放,她不求您全救,好歹救一个。”

    好歹救一个……

    说的还真是轻松,她凭什么救一个?

    “老夫人什么意思?”明妧关心的是这个。

    珊瑚道,“老夫人自是希望二老爷能不外放,但他这一次做的过分,还把您告到刑部,她不强求您帮忙,只是恒王妃长跪不起……”

    喜儿翻白眼,说的好像强求,世子妃就会帮忙似的。

    明妧淡淡一笑,道,“回去告诉老夫人,我不会为了二老爷去求王爷的,至于二太太,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如果恒王妃长跪不起的话,让她来王府大门前跪,只要她肯和二老爷似的跪上三个时辰,我两个都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