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4章 打探
    ,精彩小说免费!

    珊瑚微微错愕。

    恒王妃身怀六甲,跪三个时辰,孩子哪里保得住,而且在王府大门前跪,人来人往都看着呢,岂不是猜测纷纭,到时候恒王妃的身世就瞒不住了。

    那时候,即便二老爷和二太太都安然无恙,她也没有前途可言。

    世子妃是以退为进,绝了恒王妃的念头么?

    不过这和她没关系,二老爷和二太太做的错事,确实不值得世子妃同情,她福了福身,转身离开。

    明妧把一盏茶喝完,继续回后院忙。

    第二天,明妧带着准备的礼物陪王妃去永国公府。

    永国公府在京都的地位尊贵,栖霞郡主又出身靖王府,连王妃都亲自来参加洗三,何况是其他贵夫人。

    今儿来的都是和永国公府交好的,不是关系亲厚的,永国公府都没有邀请,毕竟是洗三,一个月后还要办满月酒,那时候才是永国公府真正热闹的时候。

    明妧和王妃去的算晚,进屋的时候,苏氏正和穆王妃,还有云王妃相谈甚欢。

    清宜郡主看到她,拉着含山郡主走过来,笑的眉眼弯如月,“知道你要来,等你半天了。”

    她给明妧介绍道,“这是云王府含山郡主,在太后寿宴上见过。”

    含山郡主福身给明妧见礼,明妧回了她一礼。

    明妧细细打量她,一袭华贵云锦裙裳,身量窈窕,桃腮带笑,容色清丽,气度高雅,只是明妧打量的时候,她不期然耳根微红,似乎带了些害羞之状。

    这状态,明妧微微挑眉,那天在太后寿宴上,那么多人盯着她看,她都面不改色,她多看两眼就害羞了?

    清宜郡主也发现了,诧异道,“你害羞什么,明妧姐姐可好相处了。”

    含山郡主道,“我没有害羞,就是热的。”

    清宜郡主捂嘴笑,是热的脸发红,还是害羞,她还是分辨的出来的。

    清宜郡主拉着明妧上前给云王妃见礼,云王妃先看了穆王妃一眼,穆王妃轻点了下头,两人眸底的小动作,明妧正好捕捉到,然后就觉得云王妃看她的眸光多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韵味。

    云王妃把手腕上的玉镯褪下来给明妧做见面礼,苏氏见了道,“这太贵重了。”

    定北侯府和云王府并没有什么往来,可是云王府却对定北侯府格外的好似的,让她有些心惶惶不安。

    云王妃笑道,“一只玉镯而已,只是见了她欢喜,送的见面礼。”

    她这么说,苏氏也就不好阻难,云王妃帮明妧把玉镯带上,笑道,“真不错,看着就是个有福气的。”

    吉时还早,永国公府的姑娘陪她们去花园赏花,等到了吉时才回来。

    明妧知道洗三,但还是第一次见,颇觉新奇。

    洗三是为了洗涤污秽,消灾免难,以及祈祥求福,图个吉利。

    给小少爷洗三的是之前接生的稳婆,圆圆的脸,笑的一团喜气。

    等小孩洗完,还用葱抽小屁屁,希望将来聪慧机灵,把葱抛上屋顶,寓意聪明绝顶。

    明妧看的囧囧的,腮帮子差点笑抽筋。

    洗完了,穿戴一新,大家才把准备的礼物送上,明妧送的是一荷包。

    永国公夫人见了笑道,“世子妃的针线做的真好。”

    明妧讪笑,“这荷包是丫鬟绣的,我不擅做针线,荷包里的才是我送给小少爷的礼物。”

    永国公夫人轻笑了笑,把荷包里的东西拿出来,只见是一颗镂空的玉球,能嗅到一抹淡淡的药香味,极是好闻。

    一点点烦躁的心情,多嗅两下就平静了下来。

    “这是什么?”永国公夫人惊奇道。

    明妧道,“这是药珠,佩戴在小少爷身上,有利于他养成温文尔雅的性子,大人佩戴也可。”

    永国公夫人笑道,“闻着就知道是好东西,世子妃果然是咱们安哥儿的贵人。”

    王妃接过嗅了两下,点头道,“着实不错。”

    明妧便道,“母妃喜欢,回头我给你做一个。”

    清宜郡主揽着明妧的胳膊道,“那不能少了我的。”

    明妧点头,“都有份。”

    含山郡主望过来,明妧点头一笑。

    洗三完,明妧才和清宜郡主她们去见栖霞郡主,她生孩子差点没命,这几天正是要修养,所以轻易不让她见客,或者说不让她一会儿见一会儿见。

    之前顾着生孩子,没力气说话,这会儿栖霞郡主才朝明妧道谢。

    明妧笑道,“可不能再谢了,都不知道谢了我多少拨了,你好好歇养才是正紧。”

    说着,明妧坐到床榻边,顺带帮栖霞郡主把脉。

    清宜郡主看的一愣一愣的。

    她知道明妧手里有许多稀罕药方,自家弟弟不知道跟着占了多少便宜,却没想过她居然会医术,这也太厉害了吧?

    清宜郡主看明妧的眼神带了崇拜。

    收了手,明妧温和道,“恢复的很不错。”

    陪栖霞郡主说了会儿话,不敢打扰太久,明妧她们就告辞了。

    出府的时候,王妃和苏氏聊小少爷,两人对孩子都喜欢的不得了,聊着聊着,朝明妧瞥一眼。

    明妧再傻也知道她们是在催她和楚墨尘圆房,早点生一个。

    明妧能做的,就是装傻,装看不见。

    坐上马车,直奔回王府。

    和王妃分道走后,喜儿凑上来,道,“世子妃,方才回来的路上,奴婢瞧见了一件奇怪的事。”

    明妧瞥了喜儿道,“故意卖关子。”

    喜儿俏皮一笑,她四下瞄瞄,确定没人注意到她,她才道,“奴婢看到大老爷,被一个丫鬟往小巷子里拽……”

    明妧眉头拧成一团,“你确定是大老爷?”

    喜儿点头如捣蒜,“奴婢看的千真万确,就是大老爷。”

    顿了顿,喜儿道,“不过那丫鬟模样一般。”

    镇南王府里比那丫鬟漂亮的没有一百,也有九十九,大老爷肯定是看不上的,只是一个丫鬟有胆量拽大老爷,所以喜儿才觉得奇怪。

    别说喜儿亲眼见,就是明妧听着都觉得奇怪,敢拽主子的丫鬟少见。

    回了沉香轩后,明妧把这事和楚墨尘一说,楚墨尘就道,“与其奇怪,不如让暗卫去小巷子附近打探下。”

    楚墨尘把这件事交给赵风去办,喜儿把小巷子的位置告诉赵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