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5章 交道
    ,精彩小说免费!

    一个时辰后,赵风才回来,神情凝重。

    喜儿见了问道,“没看到那丫鬟吗?”

    “那丫鬟死了。”

    喜儿啊了一声,“怎么就死了呢。”

    她望向明妧,明妧眉头更皱,只听赵风道,“属下赶到的时候,小巷子里围了不少看热闹的,那丫鬟倒在地上,已经没气了,模样和喜儿形容的一点不差,只是属下离开的时候,发现暗处有人在偷窥,是个高手,属下没能追上他。”

    楚墨尘手敲着桌子道,若有所思。

    喜儿则道,“会不会大老爷也养了外室?”

    “不至于吧?”明妧嘴角狂抽。

    一个两个都养外室,镇南王府的风气也太差了,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

    楚墨尘发现明妧看他的眼神活像他也养了外室似的,他恼道,“我不会养外室!”

    明妧一脸无辜,“我又没说什么,那你说大老爷有没有可能也养了外室?”

    楚墨尘道,“大伯母那么精明,怎么可能让大伯父养外室,再说了,三叔那不能算外室,只能算意外……”

    “那大老爷就不能也意外下?”明妧道。

    楚墨尘,“……”

    赵风站在一旁,道,“只是现在打草惊蛇了,就算大老爷真养了外室,也会移到别处。”

    明妧耸耸肩,道,“其实大老爷就算真养了外室也没什么,三老爷能把外室和庶子接回来,难道王府不收大老爷的外室和庶子?”

    总不至于三太太贤惠了,大太太善妒吧,装也得装的贤良淑德来。

    再者这是长房的事,其实和他们关系不大,只是大太太这些天处处针对她,明妧心里有气,希望能逮着件事,狠狠的扎她一下,仅此而已。

    东院,书房。

    大老爷坐在书桌前,神情晦暗莫测。

    窗户吱嘎一声打开,一道黑影闪进来,凑到大老爷耳边低语了几句。

    大老爷的眼神更冷了,“那丫鬟的眼睛当真是尖!”

    “世子爷派人去查了,还发现了属下,只怕……”

    大老爷冷冷一笑道,“一个黄毛小子,能掀起什么浪花来,不足为惧,把枫儿给我叫来,我有事要叮嘱他。”

    暗卫点头,让人去传楚墨枫来。

    很快,楚墨枫就进屋了,道,“父亲找我?”

    大老爷看着楚墨枫,他道,“我知道你和尘儿从小关系就好,这一次,父亲希望你以长房为重。”

    楚墨枫眼神黯淡了几分。

    虽然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但是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他道,“父亲要我怎么做?”

    “帮洐儿夺世子之位。”

    楚墨枫望着大老爷,不解道,“三弟和四弟都是二叔的儿子,父亲何必把世子之位从四弟手里拿给三弟?”

    “我这么做,自有我的打算,我做什么都是为了长房,为了你好,不要意气用事。”

    楚墨枫沉默了片刻,道,“我知道。”

    “下去吧。”

    楚墨枫退下。

    出了书房,看着阳光透过层层密密的树叶在地上洒下斑驳的树叶,楚墨枫莫名觉得刺眼。

    那边,楚瑜欢欢喜喜的过来道,“大哥,我给含山郡主下了帖子,请她和云王世子来府里赏花喝茶,她给我回话了,说明儿来。”

    楚墨枫笑道,“去告诉三弟和四弟一声。”

    楚瑜有些不大乐意,但楚墨枫吩咐,她这个做妹妹的当然要照办。

    屋内,明妧闲来无事,绣针线活打发时间,海棠进屋道,“世子妃,大姑娘来了。”

    楚瑜来了?

    没事来找她做什么?

    明妧心下疑惑,想到大太太天天逮着她不放,明妧还真不想和长房打交道,但人来了,她又不好不见。

    把绣绷子放下,明妧从贵妃榻上下来,喜儿帮她整理好裙摆,然后才走出去。

    屋外,楚墨尘正好从后院回来,楚瑜迎上去道,“四哥,大哥让我来告诉你一声,明儿云王世子和含山郡主会来咱们王府做客,大哥说在你的沉香轩招待云王世子。”

    楚墨尘点头,表示知道了。

    楚瑜斜了明妧一眼,全当没看见她似的,道,“我去告诉三哥一声。”

    她下帖子请的人,应该在大哥的院子里请客,大哥非要安排在二房,那也该安排在三哥处,为什么要在沉香轩!

    世子妃害娘亲罚跪佛堂一晚上,早上回去,娘的膝盖都跪肿了,全败她所赐!

    她都气的不想多看他们一眼,大哥还非得往他们跟前凑,气死她了。

    楚瑜头也不回的走了。

    楚墨尘吩咐赵风道,“我记得前两天,皇上赏赐了父王几坛子好酒,去找父王拿来。”

    赵风领命,去前院拿酒。

    楚墨尘让丫鬟把厨房管事妈妈叫来,吩咐她们明儿多准备些菜,尤其大家的喜好,他都记得,看的管事妈妈多看了明妧一眼。

    明妧摸了摸鼻子,好像真的没她什么事……

    从沉香轩离开后,楚瑜就去了隔壁的拂云轩。

    没有阻拦,她就直接进屋了,屋内,琅嬛郡主正在写字,丫鬟在一旁劝道,“郡主,你肩膀上的伤还没好,就别抄家规吧。”

    楚瑜见琅嬛郡主写不了几个字,就疼的手摸着肩膀,她快步走上去道,“三嫂,你怎么不听丫鬟劝啊。”

    琅嬛郡主苦笑,“我没事。”

    丫鬟拆台道,“还说没事,郡主昨儿抄了二十遍家规,夜里疼的翻来覆去都睡不着,三少爷劝她都不听。”

    楚瑜过去把琅嬛郡主手里的紫檀木狼毫笔夺下,道,“三嫂,你这样作践自己,除了令关心你的人心疼之外,那些没心没肺的背后指不定偷着乐呢。”

    琅嬛郡主眼眶微红,鼻子泛酸,道,“先前大伯母护我,连累她挨了罚,等我抄好家规,解了禁足,我就去给她赔礼。”

    楚瑜扶她坐下道,“我娘是心甘情愿帮你的。”

    其实,之前楚瑜也挺看琅嬛郡主不顺眼的,她好像对长房有莫名的敌意,但是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四哥四嫂更难相处,相比之下,她算好的了。

    再加上爹娘有他们的算计和谋划,叮嘱她要和琅嬛郡主交好,她当然要听爹娘的话。

    “怎么想起来来拂云轩了?”琅嬛郡主有点好奇。

    丫鬟端了茶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