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8章 阻难
    ,精彩小说免费!

    “什么忙?”他好奇道。

    明妧拿了块糕点,边吃边道,“还是我大哥的事,他怕沈家大老爷带女儿进京途中会遭遇不幸,让相公派几个暗卫接应下。”

    这对楚墨尘来说,不过是动动嘴皮子的小事。

    但依照明妧对楚墨尘的了解,他肯定没那么容易,这不,楚墨尘看着她,显然再琢磨要什么谢礼。

    不过好在这一回,他还没想出要什么,外面海棠敲门道,“世子爷、世子妃,云王世子和含山郡主到了。”

    来的真是及时,明妧道,“我去迎接他们。”

    说着,转身离开,她走的很快,裙摆如碧浪翻滚。

    楚墨尘眼底流露一抹宠溺,他敲了敲桌子,守在外面的赵成进来,楚墨尘道,“带几个人去接应下沈家大老爷。”

    他说完,外面明妧推门进来道,“别忘了去药房带些解毒药,以备不时之需。”

    “属下知道,”赵成道。

    明妧勾唇一笑,欢快着脚步去前院迎接含山郡主。

    她去的算晚的,楚瑜和楚黛她们早早的就到了,正陪着含山郡主有说有笑,不时的瞥一眼云王世子,看来是真的倾慕云王世子了。

    看到明妧,含山郡主脚步快了几分,唤道,“明妧姐姐。”

    楚瑜落后几步,脸上的笑容当时就僵硬住了。

    她们刚刚迎接她,都没见含山郡主高兴成这样,是她约她来镇南王府赏花品茶的,怎么她对世子妃更熟络一点儿?!

    太后寿宴上,是她们第一次见面,永国公府办三朝才聊上天,就关系这般亲密了?

    她回京还特地绕道去云王府见她,她都没有这么对她!

    楚瑜气的咬牙,她左看右看,把明妧从头打量到脚,也没看出她哪点特别招人喜欢。

    不只是楚瑜,其实明妧也纳闷呢,含山郡主对她好像格外的亲厚些,她猜可能是清宜郡主帮她说了不少好话的缘故。

    含山郡主和云王世子先去长晖院给老夫人请安,并代替云王爷和云王妃问安,并带了些封地的特长和养生药丸给老夫人。

    老夫人高兴道,“云王爷和云王妃有心了。”

    对云王世子,大太太是赞不绝口,那些夸赞明妧都听的脸红,夸人也要适可而止,讲究个含蓄好么,云王世子模样好,家世好,性情看着也不错,从小到大,应该没少听人夸赞,饶是这样,也被大太太夸的耳根微红,可见夸的程度了。

    夸的楚瑜都听不下去了,道,“娘,我带他们去沉香轩。”

    等明妧一行人走后,三太太看着大太太笑道,“瑜儿年纪不小,是该嫁人了。”

    老夫人瞥了大太太一眼道,“你舍得瑜儿远嫁?”

    云王府这些年一直待在封地,每年虽然都进京,但毕竟离的远,不及身边想看到就能见到。

    大太太笑道,“只要对瑜儿好,远嫁也无妨,我相信云王府也不会一直待在封地。”

    三太太意味深长的笑了声,“看来大嫂是看中了云王世子了。”

    都是一家人,大太太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一家有女百家求,好女婿也是一堆人惦记的,她道,“云王世子和含山郡主年纪都不小了,这一次云王府回京,未尝没有替一双儿女谋亲事的打算。”

    现在云王府和皇上的关系是不错,可一朝天子一朝臣,将来的事,谁能保证下一任帝王登基,云王府还能荣宠不衰?

    做人不能只看眼前,还得想着长远。

    三太太笑道,“可惜孙贵妃身子不适,不然倒是可以请她出面探探云王妃的口风。”

    提到孙贵妃,老夫人多问了一句,“孙贵妃的身子还没有好转?”

    三太太摇头,“还没有好转的迹象,甚至太医都把不出中毒的迹象,这是时间短,孙贵妃余威还在,长此以往,只怕……。”

    要是孙贵妃失宠,恒王想册封为太子要比现在难上十倍不止。

    虽然没有证据,但她们都觉得孙贵妃倒霉和明妧有脱不了的关系。

    再说明妧他们往沉香轩走,进院子的时候,雪雁推着楚墨尘迎接他们,楚墨尘和云王世子去凉亭说话。

    明妧则陪含山郡主在院子里赏花,没一会儿,楚墨枫和楚墨洐就走了过来。

    楚瑜见了道,“可惜三嫂受了伤不能来。”

    她斜了眼楚黛。

    楚黛就道,“要不我们去看看她?拂云轩离的不远。”

    她提议,楚瑜欣然接受,含山郡主自然客随主便了,明妧不想去,便道,“你们去吧,我去厨房打点下。”

    楚瑜不想明妧和含山郡主接触太多,也就没有拉上她,她们一起离开。

    明妧转了身,没走几步,就被楚墨枫叫住。

    她回头望去,就见楚墨枫走过来,明妧福了福身,给他见礼,楚墨枫脸上带了些惭愧,替大太太向明妧赔礼。

    明妧对楚墨枫极有好感,不仅仅因为他在花灯会上救过她,还因为那种清隽气质,隐隐给人一种与世无争的感觉。

    这种感觉和大老爷大太太给她的完全不同,是以他是他,大太太是大太太,她从不混为一谈。

    这也是楚墨尘明知道长房针对他,却很信任楚墨枫的原因,因为知道他们不一样。

    她问过楚墨尘为什么楚墨枫和大老爷的性子差别很大,楚墨尘说可能从小楚墨枫和老国公待在一起的时间多有关。

    长房长孙,总是格外受人关注些,要不是极其疼爱楚墨枫,老国公也不会明知道王爷的才能远在大老爷之上,还是选择了让大老爷继承爵位。

    这会儿,楚墨枫代替大太太向明妧道歉,明妧倒不得不面对她厌恶的大太太是楚墨枫亲娘的事实。

    明妧尴尬一笑,道,“大少爷虽然是替大太太赔礼,但明妧觉得自己有点忘恩负义了。”

    楚墨枫对她有恩,她和他娘却生了矛盾,怎么也不应该,肯定没少连累他挨骂。

    “是我娘不对,”楚墨枫怅然道。

    他虽然不掺和王府内院的事,但该知道的他都知道,她性子不争不夺,如果不是别人把她逼急了,她是不会亮出利爪的。

    他最不希望的就是看到她和大太太交恶,可偏偏他谁也阻难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