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9章 劲爆
    ,精彩小说免费!

    他阻止不了大太太去搅乱镇南王府这一潭水,更不能要求明妧被刁难的时候不反抗。

    他能做的,似乎也只有袖手旁观了。

    楚墨枫替大太太赔礼,楚墨洐则替琅嬛郡主给明妧赔不是,明妧笑了笑,什么都没说。

    这一次,她可以看在楚墨洐的份上对琅嬛郡主既往不咎,下次呢?

    楚墨枫和楚墨洐去凉亭见楚墨尘和云王世子,几人相谈甚欢。

    楚墨洐笑道,“这里的景致不及后院,怎么不去后院小酌?”

    楚墨尘淡淡一笑,道,“后院竹屋给世子妃做了药房,这些天她专心研究药物,竹屋乱七八糟的,早已不是清净之地。”

    “难怪……。”

    楚墨洐了然道,“竹屋改成了药房,难怪世子妃不让人进去。”

    明妧会医术的事,大家都知道了,虽然对她医术高超的事,信的人深信不疑,不信的人嗤之以鼻,但这件事已经捅出去了,后院药房也就没有了再隐瞒的必要。

    几人都是从小玩到大的,又都见识广博,推杯换盏,兄弟情深。

    他们在凉亭吃饭,明妧和楚瑜她们则在花厅,还特意让小厨房备了果酒。

    闲聊之际,明妧总算明白含山郡主对她格外亲厚了,人家钟情她大哥啊。

    楚黛提到卫明城,明妧眸光无意间从含山郡主脸上扫过,她是真的无意,结果她脸腾的一红,明妧再傻也知道了。

    不得不说,含山郡主有眼光,她大哥的确不错。

    只是提到卫明城有婚约,含山郡主眸光有些黯淡,明妧笑道,“只是可能有婚约,并非一定,我大哥和沈家要是都同意,这亲事肯定早就定下了。”

    楚瑜眉头一皱,“既然没定,那为什么皇上和太后赐婚不同意,这不是欺君吗?”

    她只是解释一句,欺君的帽子就扣了下来,明妧淡淡道,“若是我大哥不娶沈家姑娘,我爹肯定会请皇上给大哥赐婚,我大哥年纪不小,他的亲事不会耽搁太久,难得这么多人对我大哥的亲事着急,他倒是不疾不徐。”

    等沈家进京,她再旁敲侧击下大哥,若是对含山郡主也有意,倒不妨撮合一下。

    明妧她们小半个时辰就歇了筷子,楚墨尘他们边吃边聊,等明妧她们去花园逛一波回来,还在聊天。

    看见她们过来,云王世子把筷子放下,笑道,“不知不觉就过了许久,该告辞了。”

    他站起身,道,“这一次云王府回京,打算多留些时日,过些天,府上会办宴会,你们可都得来参加。”

    “一定,”楚墨洐应的爽快。

    楚墨尘坐轮椅不便,楚墨枫和楚墨洐送他们出府。

    明妧没有相送,见楚墨尘望着他们走远,半晌眸光都没有收回来,她笑道,“舍不得他们走啊?”

    他可不是这种感性的人。

    “是舍不得。”

    楚墨尘的声音仿佛从远山飘来。

    兄弟十几年,他舍不得这一次相聚之后,从此各自为谋,短兵相见。

    这一次,大家聊这么久,迟迟不散,因为他们都很清楚,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

    明妧手搭在楚墨尘的肩膀上,不知道该怎么劝他。

    其实她自己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追求权势和地位。

    她不反对大家上进,但别窝里斗啊,去建功立业,凭着拳头闯不行吗,非要惦记祖宗留下的那点东西。

    这才明妧看来,那是没出息。

    一个世子之位,将来还不知道会掀起多大的风浪来。

    明妧叹息一声。

    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接下来几天,王府异常的平静,什么事也没有。

    倒是王府外,流言蜚语满天飞,当然流言和明妧与楚墨尘无关,嗯,一点关系也没有也不绝对,还是有那么点关系的。

    流言关于顺平侯世子和晋阳郡主已经晋王世子妃。

    自打晋王府出事后,晋王世子妃就搬回左相府住了,左相府还特意为她修建家寺,让她代发修行。

    在家寺修建好之前,晋王世子妃还是可以随意出府的,这些天食欲不振,郁郁寡欢,左相夫人心疼女儿,就带她去佛光寺上香,顺带散心。

    结果晋王世子妃闻不惯佛光寺的檀香,一溜烟跑出来呕吐不止。

    这一吐,着实把左相夫人吓坏了,赶紧找人帮忙把脉,这一探脉象,好家伙,晋王世子妃怀了身孕,一月有余。

    谁都知道晋王世子妃和晋阳郡主一起**给了顺平侯世子,算算日子,这孩子不就是顺平侯世子的么?

    一时间,流言四起,压都压不住。

    消息传到明妧耳朵里的时候,明妧正在喝茶,听到这事,直接喷了出去。

    这消息也太劲爆了点!

    不过仔细一想,之前有些不明白的地方就都了然了,晋王世子妃为什么和晋阳郡主一起**给顺平侯世子。

    晋阳郡主是意外,但晋王世子妃可不是,没人给她下药,她分明是自己凑上去的。

    再加上佛光寺后山偷亲的事,明妧相信她绝对不止一个月的身孕,而是因为有了身孕,不得不想办法嫁给顺平侯世子。

    因为中媚药,和顺平侯世子春风一度,晋王府为了名声,肯定会把这事压下来,一般时候有可能会直接要了晋王世子妃的命,可当时有左相府的人在,完全可以把她带回府。

    一个月后,再闹出身孕的事来,就比如在佛光寺前,人来人往,消息传的很快。

    同样死了夫婿,琅嬛郡主再嫁了,晋王世子妃自然也可以,儿媳妇在府里出事,晋王府理亏在前,阻难不了晋王世子妃嫁进顺平侯府,和表哥双宿双、飞。

    本来是个很完美的计划,奈何遇到了明妧,再加上顺平侯世子鬼迷心窍,觊觎晋阳郡主,才让这件事横生枝节。

    不过现在这事总算又朝着晋王世子妃希望的方向发展,有了身孕,总不能把孩子打掉,肯定要嫁给顺平侯世子,以她的身份不可能给顺平侯世子做妾,肯定是平妻了。

    想这些事想的入神的时候,明妧突然打了个大喷嚏,背脊发寒。

    不用说,她也知道有人在骂她,本来晋阳郡主嫁给顺平侯世子就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啊,现在还有人要和她抢这坨牛粪啊,还不得把她给恨的牙根痒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