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7章 惊呆
    ,精彩小说免费!

    再说明妧,丫鬟拎了热水来,喜儿帮她剪掉身上穿的衣裳,看着明妧雪白肌肤上一块红一块紫,喜儿豆大的眼泪直往下掉。

    她和世子妃出事那回,世子妃都没有伤的这么惨过。

    看着她被挟持,自己却无能为力,喜儿恨不得能爬马车陪明妧一起被挟持,两个人,好歹有个伴。

    见喜儿哭的伤心,明妧泡进浴桶内,道,“没事,一点皮外伤,抹上药膏,一晚上就好了,你家世子妃我福大命大,没那么容易死的。”

    喜儿抹掉眼泪,道,“这么多人想要世子妃的命,日子可怎么过啊。”

    提到这事,明妧就头疼,那些想要她命的人招数真是层出不穷,防不胜防,现在想起来还后背发麻。

    要让她知道这一回是谁算计她的,她一定让他尝尝生不如死是什么滋味儿。

    楚墨尘脚上了药后,就拿着药膏,让赵风推他去南墨轩找楚墨枫。

    书房内,楚墨枫坐在书桌前,盯着桌子上一幅画,神情不知所思。

    丫鬟敲门,道,“大少爷,世子爷来了。”

    “就说我不在。”

    丫鬟默默的看了眼一旁的楚墨尘。

    楚墨尘喊道,“大哥。”

    楚墨枫没说话,楚墨尘直接推门,然后从轮椅上起身走了进去。

    丫鬟惊呆,世子爷真的能走了!

    楚墨尘一进门,就看到楚墨枫手一动,将桌子上一幅画卷起来。

    速度有点快,似乎不想他看见。

    见楚墨枫脸上五根指印,楚墨尘一股怒气涌到胸口,“是大伯父打的?”

    “我没事,”楚墨枫云淡风轻道,“脚崴了,怎么不在沉香轩歇息,找我说话,改日也一样。”

    楚墨尘把药膏放书桌上道,“你手受伤了,我给你送药膏来。”

    楚墨枫的手虎口处有些皲裂,是为了救明妧的时候受的伤,不仔细看察觉不出来,但楚墨尘注意到了。

    楚墨枫接了药膏,打开药瓶,抹了点在受伤处,冰冰凉凉的很舒服,他笑道,“这药膏不错。”

    他一笑,脸上的巴掌更清晰可见,楚墨尘心里颇不是滋味儿,本来他和大哥的关系很好,因为大伯父战场失利,父王临危受命,他丢了镇国公的爵位,之后他和大哥的关系就淡了。

    他知道大哥不是看重权势地位的人,可大伯父是。

    他有时候真纳闷,大哥和大伯父一点都不像,性子天差地别。

    比起他,大哥更合适做镇南王世子。

    屋外,楚瑜推门进来,她叫道,“大哥,你真是太糊涂了,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

    话还没说完,看到楚墨尘在,她脸涨红,把到嘴边的话都咽了下去。

    三哥怎么也在啊!

    楚墨枫眉头皱了皱,“进来之前,也不知道敲门,规矩呢?”

    楚瑜走到他跟前道,“听丫鬟说,你为了救四嫂,差点摔死,我来看看你啊。”

    她伸手去拽楚墨枫的胳膊,结果手不小心碰到桌子上的画,画铺展开。

    楚墨枫连忙把画合上,楚瑜不高兴道,“又是这幅画,有什么好看的,不是你画的吗,弄坏了,再画一幅就是了。”

    楚墨枫把画卷好。

    可是他速度再快,楚墨尘也看清楚了那幅画,他心往下沉了沉。

    那幅画的题词是: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这句诗,他听说。

    是明妧给他题的诗,苏三少爷临摹的画。

    当时他还觉得这句诗写的极好,气势磅礴,有卓然独立、兼济天下的豪情壮志。

    大哥他……

    是单纯的喜欢这句诗,还是喜欢写这句诗的人?

    楚墨枫把画卷好,放入抽屉中,道,“我没事。”

    “怎么能没事呢,听丫鬟说,我都心惊胆战的,爹娘就大哥你一个儿子,你不为自己想想,也要为爹娘想想啊,还有四嫂也是,明知道出府有危险,还不知道警惕,偏偏遇到事,倒霉的都是别人!”楚瑜愤愤不平道。

    楚墨枫朝她摇头,让他别说。他望向楚墨尘,道,“瑜儿心直口快,没有别的意思。”

    “我知道,”楚墨尘道。

    长房除了大哥,其他人的想法都一致。

    外面,丫鬟敲门道,“大少爷、世子爷,王妃来了。”

    “母妃?”楚墨尘微微一愣,“她怎么来了?”

    楚墨尘迎上去开门,王妃看到是他开门的,欣喜若狂,拉着楚墨尘走了几步,道,“真的好了,腿没瘸?”

    楚墨尘一脸黑线,“母妃,丫鬟的话你也信。”

    再看王妃的眼睛,有点红,不用说,肯定是偷偷哭过了,楚墨尘恨不得把那些乱传流言蜚语的下人摁板子上狠狠打一顿。

    王妃喜不自胜,道,“总算是能站起来了,母妃盼这一天盼了多久,世子妃真是个福星。”

    楚墨尘被送回王府时,双目失明,太医诊断他这辈子都难站起来。

    治好楚墨尘腿的肯定不是那些太医,只有可能是江湖郎中,人家那都是看世子妃的面子替他医治的。

    “怎么突然就能走了?”

    高兴过后,王妃问道。

    楚瑜也点头,“就是,之前肯定能走几步了,四哥是不是一直瞒着我们呢。”

    王妃责怪的看着楚墨尘,他只好道,“怕腿没好全,所以多养养,没跟母妃说,是我以为父王告诉你了。”

    楚墨尘直接把锅甩给了王爷,别人不知道,王爷是知道明妧会医术的。

    王妃便没说什么,转而向楚墨枫道谢。

    楚墨枫救了楚墨尘和明妧,王妃不知道怎么感激她,正好手里头有一方端砚,就拿了来。

    楚墨枫笑道,“二婶客气了,四弟有危险,我这个做大哥的怎么能袖手旁观。”

    “你是个好孩子,”王妃欣慰道,“你们两兄弟聊天吧,我就先走了。”

    她是等不及想知道楚墨尘到底是崴脚了,还是真的腿瘸了,再加上要道谢,所以才来东院的。

    王妃一年都来不了东院两回。

    出了东院,王妃本打算回蘅芜院的,想着去了外院,去见王爷。

    她是最心急楚墨尘腿的,王爷知道,却不告诉她,委实过分。

    书房内,面对王妃的指责,王爷哭笑不得,“是他自己不说,被你责问,就把黑锅甩给我这个父王,有尘儿这般做儿子的吗?”

    “他不懂事,你也不懂事,”王妃嗔怪道。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