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9章 撇清
    ,精彩小说免费!

    拂云轩,内屋。

    一地的狼藉,茶盏、糕点摔了一地。

    哐当一声。

    琅嬛郡主把博古架上的美人瓶狠狠的砸在地上,声音之大,振聋发聩。

    见她还要拿,丫鬟吓的赶紧上去,抱住琅嬛郡主的胳膊,哭道,“郡主,你要生气,打骂丫鬟就是,这些摆件都价值不菲,不能摔啊。”

    “你给我让开!”琅嬛郡主娇容狰狞,眼神冰冷的让人背脊发寒。

    丫鬟拦着不让,还过去抱住瓷瓶,不让琅嬛郡主摔。

    这时候摔的痛快,能泄愤,事后郡主又心疼后悔,怪她没有拦着。

    丫鬟难为啊,这会儿拦着挨骂,不拦着事后挨骂,怎么做都是错。

    琅嬛郡主气头上,丫鬟拦着,她抬手就是一巴掌,“你也和她们一样和我作对是不是!”

    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嘴里都有了血腥味,丫鬟把手松开。

    那精致的玉瓶就和青石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碎片溅的到处都是。

    不止玉瓶,还有博古架上其他东西,能摔的她都能摔了。

    当然,她更想摔死的还是明妧和沐嫣,尤其是明妧,恨不得将她活活掐死才好。

    这样都能活着回来,她的命到底是有多硬?!

    别人救了她也就算了,偏偏救她的是楚墨枫,更是让琅嬛郡主恨不打一处来,要不是他,她根本就不会嫁给楚墨洐,现在还要和人共侍一夫!

    她的东西,谁也别想前走!

    谁抢,谁死!

    她手里拿着玉如意,丫鬟急道,“玉如意不能摔了,碎了不吉利。”

    琅嬛郡主手都举起来了,最后还是停住了,她把玉如意扔给丫鬟,丫鬟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玉如意在她怀里蹦跶了两下,没能抱稳,最后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四分五裂。

    丫鬟心都跟着玉如意一起碎了。

    啪!

    琅嬛郡主抬手就是一巴掌。

    丫鬟连忙跪下,为没能保住玉如意认错。

    琅嬛郡主坐到贵妃榻上,道,“给我端茶过来!”

    丫鬟赶紧出去端茶过来,屋子里已经没有茶壶和茶盏了。

    琅嬛郡主喝了一盏茶,让愤怒的心情平复几分,换了身衣裳,脸上抹了些粉,就去了长晖院。

    楚墨洐救了沐嫣的事,都传到她耳朵里了,何况是老夫人她们,肯定都知道了。

    她进屋的时候,大家正在商议这事,沐嫣和杨菡儿追着楚墨洐,前后夹击,逼的他翻墙跑了的事,她知道,这么好的机会摆在眼前,沐家能放弃?

    看着她走进来,大家都没说话,琅嬛郡主笑道,“怎么不说了?不是都很好奇相公会不会娶沐表姑娘吗?”

    这声音,怎么听怎么生气。

    大太太笑道,“你别多心,洐儿对你情深义重。”

    琅嬛郡主嫣然一笑,“我知道,相公跟我发过誓,他这辈子绝不会娶平妻,有违此誓,不得好死,虽然不少人拿誓言不当回事,可保不齐哪天就成真的了,我相信相公不会是这样的人。”

    她笑着说不得好死,一屋子人背脊都发寒,觉得她可怕。

    老夫人面无表情,琅嬛郡主继续道,“相公不忍心沐表姑娘淹死,伸手相救,沐家要是觉得相公毁了沐表姑娘的闺誉,非要相公负责,琅嬛无话可说,但只能委屈沐表姑娘做妾了,我想一个差点去阎王爷跟前报道的人还能活着,成为相公的妾室,该知足了。”

    安静的屋内,琅嬛郡主的声音格外的清脆。

    三太太笑了一声,看着涂着鲜红丹寇的指甲,讥讽笑道,“当初我也是这么想的,替和洐儿有婚约的菡儿抱打不平,觉得给琅嬛你一个妾的位置,你就该感恩戴德了。”

    当时的情形,和现在是多么的相似,虽然杨菡儿没出嫁,但毕竟有婚约在身。

    为了救琅嬛郡主,楚墨洐才要了她,她要琅嬛郡主做妾,甚至给她平妻之位,东王府和琅嬛郡主都不满足,现在轮到她成了嫡妻,别人来抢她的位置,就变的这么理直气壮,是别人无耻了。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脸皮够厚实啊。

    这话只有三太太敢说,其他人都听着,只见琅嬛郡主的脸变的铁青。

    丫鬟替琅嬛郡主出头道,“可三少爷跟我们郡主发过誓。”

    三太太又噗嗤一笑,“誓言?那东西,我早不信了。”

    琅嬛郡主气的转身就走。

    大太太嗔了三太太道,“三弟妹,你这是做什么?”

    三太太冷冷道,“我能做什么,洐儿如今回了王爷王妃膝下,他是不是娶平妻,我也管不着,我只是心里不舒坦,说了几句实话而已,我是哪儿说错了吗?”

    大太太无话可说。

    刚刚琅嬛郡主确实太霸道了些,她也不想想自己的嫡妻之位是怎么来的。

    正堂发生的事,喜儿一五一十的禀告明妧知道,听的明妧笑的腹内抽抽。

    喜儿好奇道,“三少爷会违背誓言娶沐表姑娘做平妻吗?”

    明妧失笑,“我和三少爷又不熟,你应该问熟的人。”

    某熟人正坐在一旁看书,喜儿望向他。

    楚墨尘当没听见,楚墨洐是他嫡亲兄长,如果他真的娶平妻,这女人绝对会怀疑他们兄弟是一样的货色。

    “问你话呢,”明妧见他没反应,追问道。

    楚墨尘回了一眼,“这我哪知道,他是他,我是我。”

    明妧烟眉轻挑,闷笑道,“这么急于撇清关系,我可以当你给了答复吗?”

    楚墨尘,“……”

    这女人!

    楚墨尘被她闹的没脾气了。

    看她眉飞色舞的模样,楚墨尘心尖痒痒,要不是顾虑到她今儿受惊,撞的浑身都疼,非得好好治治她不可。

    拂云轩内。

    琅嬛郡主怒气冲冲的回去,丫鬟已经把一地的狼藉收拾干净了。

    她伏在床上哭。

    楚墨洐游湖回来,站在珠帘外,不知道该怎么进去,脚像是被钉在地上一般。

    丫鬟见了道,“郡主,爷回来了。”

    “让他走!”琅嬛郡主哭道。

    楚墨洐能走吗,他打了珠帘进屋,琅嬛郡主哭的更凶了,“我就说她们惦记你,你向我发誓有什么用,不还是着了她们的道,她们不还是要逼你娶平妻,我才说了几句,就教训了我一顿,我让你娶行了吧!我给她腾位置行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