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3章 青丝
    ..,

    想到琅嬛郡主几次栽赃污蔑明妧,喜儿一点都不想明妧和琅嬛郡主打交道。

    但琅嬛郡主带回钥匙,世子妃总算不用在带着铁链,连衣服都穿不好,一码归一码,的确该好好谢谢琅嬛郡主。

    喜儿下去,找周妈妈商议该准备什么礼物向琅嬛郡主道谢。

    周妈妈想着琅嬛郡主不计前嫌,没把钥匙扔掉,再加上明妧叮嘱是厚礼,她准备的很用心。

    等明妧沐浴更衣出来,喜儿和雪雁就抱着礼物走过来。

    喜儿把周妈妈准备了什么和明妧禀告了下,明妧笑道,“准备的不错,走吧。”

    她刚出门,丫鬟就告诉她道,“琅嬛郡主在老夫人那儿。”

    明妧眸光一笑,道,“那就去长晖院。”

    一个个不是希望她和琅嬛郡主交好吗,她可是一换好衣服,就赶着来表达谢意了。

    以前对她太过心慈手软了,这一次叫她好好尝尝什么叫悔不当初!悔之晚矣!

    绕过屏风,明妧就看到琅嬛郡主坐在那里,脸色惊魂未定,白皙的脖子处被掐过的痕迹格外明显。

    好一朵妖娆绽放,惹人怜惜的白莲花啊。

    看到明妧,琅嬛郡主道,“世子妃铁链打开了?我还以为刺客是骗我的。”

    明妧感激的笑着,“这回多亏了三嫂给我带回钥匙,否则我这辈子怕是要待着铁链过活了。”

    “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以前琅嬛多有得罪……。”

    不等她把话说完,明妧笑道,“哪的话,你带回钥匙,我感激你一辈子,我也不知道怎么表达感激,挑了点礼物,还请三嫂收下。”

    大太太阴阳怪气道,“拂云轩离沉香轩那么近,怎么送礼送到长晖院来了,莫不是送给我们长辈看的吧?”

    明妧淡淡一笑,望向大太太道,“大伯母教训的还是,明妧只是急于向三嫂表达谢意,没有想那么多,下次不会了。”

    应该也没有下回了。

    见琅嬛郡主脖子上的伤,明妧道,“这一回,是明妧连累了三嫂,脖子掐成这样,喜儿,去拿祛淤青的药膏来。”

    喜儿福身退下。

    明妧又问道,“大嫂伤成这样,看过大夫没有?”

    “已经派人去请了,还没来,”钱妈妈回道。

    明妧点点头,站到一旁,看琅嬛郡主的每一个眼神都是感激。

    等了约莫半盏茶的功夫,太医就来了。

    坐下给琅嬛郡主把脉,眉头越来越皱,看的人心都跟着提了起来,“没事吧?”

    “郡主似乎中毒了?”太医道。

    琅嬛郡主心头一震。

    她怎么可能会中毒?

    没人会给她下毒啊。

    一个念头呼之欲出。

    她猛然望向明妧,是她给她下毒的?!

    她瞥过来,明妧就问太医道,“太医有办法给琅嬛郡主解毒吗?”

    太医摇头。

    刚摇完,琅嬛郡主就面容扭曲了。

    疼的她在地上打滚,把一屋子人都吓了一跳,明妧急道,“太医,你快救郡主啊。”

    太医一头冷汗。

    说的好像他故意不救琅嬛郡主似的,要是能救,他肯定救啊。

    喜儿拿了祛淤青的药膏回来,明妧又吩咐道,“去把江湖郎中留给我的解毒药方拿来。”

    喜儿有点懵,世子妃是糊涂了吗,那么好的药方也随便送人。

    见喜儿站着没动,明妧催道,“快去啊。”

    世子妃固执己见,喜儿能怎么办,只能去拿药方了。

    只是她前脚回内屋,后脚雪雁就塞给她一张药方,道,“快拿去吧。”

    喜儿一头雾水。

    她接连跑了两回,有些体力不支了。

    不过更惨的当然还是琅嬛郡主了,在地上翻过来滚过去,叫的歇斯底里,楚墨洐想点晕她,被明妧阻拦道,“点晕她没用,这么疼,她还是会疼醒过来的。”

    太医点头,“世子妃说的没错。”

    喜儿把药方送进屋,明妧道,“给太医看,能不能救琅嬛郡主。”

    太医接了药方,是赞不绝口。

    她把药方给琅嬛郡主的丫鬟,让丫鬟拿去抓药,煎给琅嬛郡主服用。

    然后,明妧就坐在那里,一脸焦灼的看着琅嬛郡主疼的死去活来。

    琅嬛郡主几次瞪向明妧,明妧淡笑以对,虽然没说话,但都写在眼底了:我这份回礼,你可还满意?

    王妃坐在一旁,看看琅嬛郡主,又望望明妧,神情不知所思。

    如果不知道明妧医术超群,明妧这反应,她一点都不会怀疑什么。

    可琅嬛郡主才刚刚带回钥匙,替她解开铁链,她笑脸吟吟的上前道谢,转过脸就给琅嬛郡主下毒,还把解毒药方拿出来,撇清自己的关系,让琅嬛郡主吃个哑巴亏。

    琅嬛郡主知道是明妧给她下毒的,但是她却没有指认出来,一直强忍着。

    王妃有点糊涂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最后,琅嬛郡主疼晕了过去。

    被楚墨洐抱回拂云轩。

    明妧一脸心痛道,“都怪我和相公,中了敌人的奸计,连累了琅嬛郡主。”

    大太太就道,“也不知道那解毒药方管不管用?”

    明妧道,“我大哥就是扶那药方解毒的,肯定能救琅嬛郡主。”

    明妧不放心,要跟去拂云轩看看。

    王妃稍后一点,等出了长晖院,四下无人处,她问楚墨尘道,“到底怎么回事?别骗母妃。”

    楚墨尘道,“大哥都带不回来的钥匙,三嫂却带回来了,母妃不觉得奇怪吗?”

    是挺奇怪的。

    “绑架三嫂的是东王府暗卫,”楚墨尘道。

    王妃本就皱紧的眉头更紧了三分,脸色铁青,“她到底要做什么,她为什么又把钥匙带回来?”

    “大哥识破了她的诡计,她脖子上的淤青是大哥掐出来的。”

    王妃气的脑壳疼。

    琅嬛怎么变的这么心狠手辣了,想到昨天楚墨尘和明妧差点没命,王妃就气不打一处来。

    虽然知道是怎么回事,王妃和楚墨尘还是去拂云轩探望琅嬛郡主。

    丫鬟抓了药,然后煎好,喂琅嬛郡主服下。

    可惜,一点用都没有。

    这是王妃意料之中的事,明妧的医术之高,超乎想象,知道是琅嬛郡主要她的命,怎么可能会心慈手软,给人下了毒,还帮人解毒,这不是白忙一场吗?

    太医摇头道,“药方没用。”

    丫鬟扑通一声就给明妧跪下了,“世子妃,你救救我家郡主吧。”

    明妧扶丫鬟起来,“别急,我一定想办法找江湖郎中来给你家郡主解毒,她对我的恩情,我实在无以为报……”

    话还没说完,明妧就一脸惊恐了。

    只见琅嬛郡主三千青丝变成了白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