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9章 圣明
    ,精彩小说免费!

    明妧朝天花板翻了一白眼。

    楚瑜生怕明妧怼大太太,赶紧道,“娘,大嫂和我们一样,施粥的时候是穿丫鬟裙裳的,只是在马车内换了回来而已。”

    三太太笑道,“还是你们聪慧,知道换成丫鬟打扮,不显山露水,才更显得诚心。”

    明妧在一旁摸鼻子。

    如果知道楚瑜是学她的,三太太一定不会这么夸她,她就当夸的是她了。

    楚瑜、楚黛她们略尴尬,但没有说破。

    明妧小坐了片刻,就福身告退了。

    等她一走,楚瑜就道,“听说皇上派了公公暗中观察满朝文武都有谁施粥了,明儿我们还得去。”

    三太太望着大太太,“这事,大嫂知道吗?”

    大太太摇头,“我没听孙贵妃说这事,不过皇上既然是暗中观察,肯定是考验朝臣对朝廷的忠心,皇上果然英明。”

    “只是既然是暗中观察,怎么就传开了?”老夫人质疑道。

    楚瑜摇头,“不知道是谁传开的,反正就这么传开了,好像是从德顺公公的嘴里传出来的,肯定不假。”

    “施粥本就是好事,再加上皇上又暗中关注,你们就每天都去施粥,回头我吩咐大厨房多做些馒头,好歹我们也是镇南王府,决不能让人比了下去,”大太太道。

    三太太赞同。

    这事就这么定下了。

    回屋后,周妈妈怕那些难民有什么传染病,准备了热水让明妧沐浴。

    明妧觉得没那么夸张,但周妈妈执意,少不得从了她。

    这边,明妧舒舒服服的泡澡。

    宫内,德顺公公就恼火,向皇上诉苦,“皇上,你可要相信奴才啊,奴才可不敢假传圣旨,说你让人暗中观察,都有谁施粥的事。”

    德顺公公跪下向皇上请罪。

    假传圣旨是死罪,他担待不起。

    皇上听得一头雾水,“到底怎么回事,起来说。”

    德顺公公爬起来,道,“也不知道是谁传的,说皇上暗中派人观察,城门口都有哪些人施粥,让人偷偷记下来,说是考验臣子们的忠心的,还说这话是从奴才嘴里传出去的,奴才几时说过这话了?”

    皇上眉头微皱,道,“是谁做了好事,往你身上摁的?”

    德顺公公,“……”

    “皇上,您不生气?”德顺公公小声问道。

    皇上把手中奏折放下,笑道,“那些难民虽然不多,朝廷要施粥的话,也不少,现在这话传出去,一堆人抢着施粥,给国库减轻点负担没什么不好的,这话朕是没说话,就当是朕说的,明儿你去城门口看两眼,证明这流言不虚。”

    德顺公公,“……”

    他伺候皇上这么多年,还没见过假传圣旨,最后皇上把圣旨补成真的。

    他一定要打听出来,这圣旨到底是谁假传的,也忒忠心耿耿,还不欲人知了些,刚刚没差点把他魂吓飞了。

    德顺公公刚这样想,就听皇上道,“打听下,看是谁这么聪明。”

    德顺公公连忙应下。

    第二天,明妧她们前脚施粥完,坐上马车回王府,后脚德顺公公就坐马车到了城外。

    看着不少人施粥,那些难民都就着粥啃馒头,虽然狼狈,但好歹没有饿的饥肠咕噜,略感安慰。

    进过宫,见过皇上的,都认得德顺公公,见他过来,连忙迎上去道,“德顺公公怎么亲自来城外视察了?”

    当然是皇上吩咐的了。

    不过这话德顺公公没说出来,只道,“皇上让咱家盯着点城外,这事咱家没对外说过,怎么就传开了,惹的皇上狠狠的训斥了我一顿,到底是谁传开的?”

    德顺公公脸一沉,大家心都跟着颤抖,毕竟是皇上身边的红人,说话的分量有时候都堪比一品大员。

    大家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最后,就把明妧捅了出来。

    德顺公公,

    怎么是镇南王世子妃啊?

    不过,这像是她干的出来的事。

    德顺公公在城外待了一刻钟,亲自施粥,然后进宫回禀皇上。

    皇上听的大笑,“居然是她。”

    见皇上高兴,德顺公公笑道,“奴才刚到城门口,正好镇南王府施粥完离开,镇南王世子妃也在,满京都有镇南王世子妃这么聪慧的大家闺秀不多见,三两句话,就让这么多人争先恐后的施粥,奴才去的时候,少说也有十家在施粥,这一回水灾,不用国库派粮,这些涌入京都的难民就能填饱肚子了。”

    皇上点头笑道,“虽然手段不够光彩,但心地良善,胸怀天下。”

    “皇上可得好好奖赏世子妃,”德顺公公趁机替明妧讨赏。

    皇上笑道,“是得好好奖赏下,把新进贡的果子送两箩筐去给她。”

    “皇上圣明。”

    再说明妧,前脚回镇南王府,后脚她泄露德顺公公任务,惹的德顺公公亲自出宫查问的消息就传回了镇南王府。

    明妧,“……”

    楚墨尘,“……”

    两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皆是一脸黑线。

    这是巧合呢还是巧合呢?

    不出意外的,明妧被叫去了长晖院,接受批评。

    老夫人皱眉道,“这事你知道不就成了吗,怎么还闹的人尽皆知了,给人家德顺公公添麻烦。”

    没有比明妧更无辜的了,她道,“我只是和丫鬟随口一说,没想到会被人听去,连王府我都没说啊,怎么会闹的人尽皆知呢?”

    大太太则道,“虽然你是无心之失,但在外人看来,你的嘴巴也太松了些,藏不住秘密。”

    明妧眨眨眼道,“虽然明妧是惹得德顺公公不快,但消息传开,受益的人可不少,就是王府,应该也不会天天都施粥。”

    别得了便宜还怪她啊,这就不讨喜了。

    大太太嗓子噎住,不能否认明妧说的是真的。

    三太太则道,“即便不是坏事,但也对我镇南王府名声造成恶劣影响,只怕这会儿外人会说咱们镇南王府收买了德顺公公,打听皇上的一举一动,施粥赈灾都是装模作样。”

    然后,大家一致决定要罚明妧抄家规,以儆效尤。

    明妧无话可说,她实在没料到做好事会拍到德顺公公的马蹄。

    抄家规就抄家规吧,又抄不死人,就当是练字了。

    就在明妧准备告退的时候,皇上赏赐的贡果送来了,接连大雨,道路难行,贡果送进宫不容易,也越显得珍贵。

    一屋子人脸都哏青了。

    大太太问传话公公道,“皇上不是很生气吗?”

    小公公回道,“皇上起初很生气,但德顺公公说消息传开,赈灾的人多,百姓受益,世子妃做的是件好事,也不妨碍皇上看臣子们的忠心,皇上一高兴,就赏了两框贡果。”

    明妧笑道,“皇上圣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