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1章 医治
    ,!

    小厮抬了桌子来,喜儿把带来的笔墨纸砚摆好,明妧坐下来。

    不过没人知道她是大夫,小厮锣鼓一敲,过来排队的就多了。

    虽然明妧是女儿身,但对于难民来说,他们只感觉咳的难受,胸闷气短,能有人赠医施药,对他们来说就是活下去的希望,死马当成活马医。

    人家姑娘也不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干,喜欢对着衣着褴褛的他们,何况药是要钱的。

    很快,就排了长长的队伍,足有二三十人。

    最先诊脉的是个妇人,怀里抱着个孩子,瘦如骨柴,咳嗽声一声比一声重。

    喜儿站在一旁,都有点担心明妧被过了病气,这么多大家闺秀,也就世子妃不忌讳。

    给她们把脉后,明妧没有开药方,而是示意后面的人过来,给他们把脉。

    那妇人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是不是没救了?”

    大夫把脉,连药方都不开一张,这是让他们别浪费药材吗?

    明妧摇头,“别多心,不会有事的,先在一旁等候。”

    雪雁请他们坐,给他们盛了粥来,让他们暖暖身子。

    一连给五六给人把脉,却没开一张药方,远处的楚瑜和楚珂她们盯着呢,道,“我果然没猜错,她就是装模作样的!”

    看过几本医书,在给人搭搭卖,不开药方,回头找大夫抓几副现成的药一煎,给这样难民服下。

    管不管用且不说,她镇南王府大少奶奶的善名是传开了,真没看出来,平常一副不争不夺的样子,关键时候心机竟然这么深沉!

    给第七个人把完脉后,明妧神情凝重,吩咐喜儿道,“去把爷叫过来。”

    明妧难得露出这样神情,喜儿有点心慌慌,赶紧去找楚墨尘。

    楚墨尘正和卫明城在聊天,定北侯府施粥,苏氏和卫明蕙都来了,卫明城陪同左右。

    喜儿找楚墨尘,卫明城担心有什么事,就一起过来了,看有没有什么能帮的上的。

    楚墨尘走过来,问道,“怎么了?”

    明妧起身,走到一旁道,“这次灾民的病情跟我想的不一样,要严重的多。”

    楚墨尘心一沉。

    卫明城就道,“是瘟疫吗?”

    一般洪涝灾害后,极其容易爆发瘟疫,他不止见过,还曾经历过。

    明妧点点头。

    楚墨尘望着那些难民,眉头拧的紧紧的,道,“事关重大,我得告诉父王。”

    这一次水灾严重,受灾的百姓远不止这些,一旦瘟疫蔓延开,后果不堪设想。

    没有耽搁,楚墨尘就骑马回王府找王爷。

    不过王爷不在王府,他被皇上召进宫议事,楚墨尘就直奔进宫了。

    这还是他站起来后,第一次进宫,直奔御书房。

    御书房内。

    皇上和王爷商议赈灾的事,这两天雨停了,各地的灾情也都送进京,灾情比皇上预料的要大的多,天灾可怕,与天灾相伴的,还有**。

    大景朝遭此重创,难道边关不会趁机生事,皇上刚刚打了个盹,梦到打仗了,吓的他赶紧把王爷叫进宫商量对策。

    正商议着呢,听小公公禀告,“皇上、王爷,世子爷来了。”

    “尘儿?他来做什么?”王爷不解。

    “让他进来,”皇上端起茶盏道。

    楚墨尘迈步进御书房,王爷见了道,“不是陪世子妃施粥吗,怎么进宫了?”

    “世子妃该施药了,”楚墨尘回道。

    皇上笑了笑,但很快笑容就僵硬在了脸上,楚墨尘没有拐弯抹角,直接道,“不少难民病了,世子妃给他们把脉,发现是瘟疫。”

    德顺公公吓的,直往后站。

    没有比瘟疫更可怕的了,当年要不是瘟疫夺走了他爹娘兄弟的命,他不会颠沛流离进京,为了一口吃的把自己卖了,最后进了宫。

    他昨天去了城门口啊!

    德顺公公感觉自己浑身不得对劲,他望向皇上,“皇上……。”

    皇上强自镇定,道,“世子妃能治瘟疫吗?”

    “应该可以,”楚墨尘道。

    皇上和王爷齐齐松了一口气,然后道,“趁着瘟疫还没有蔓延开,赶紧让世子妃替他们医治。”

    楚墨尘则道,“还有京都之外的难民呢?”

    皇上一时间倒没想那么多,他道,“让世子妃写下药方,朕即刻派太医去治瘟疫。”

    未免瘟疫蔓延开,楚墨尘建议京都四下流窜的难民全部送出城,派兵看守,严令不许他们到处乱跑。

    “这事,朕交给你去办,”皇上果断道。

    楚墨尘嘴角扯了下,皇上这安排的也太随便了点吧。

    再说楚墨尘走后,明妧就朝楚瑜她们走去,道,“你们先回王府吧。”

    楚瑜神情不善,“四嫂做善事,却拦着不让我们做吗?”

    明妧极度无语,“你们不怕染上瘟疫,我自然不会拦着。”

    楚瑜、楚黛她们脸色齐齐一变。

    “瘟疫?!”楚珂声音都在颤抖,“四嫂,这可不是小事,你可不能随便乱说。”

    楚黛拽她云袖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

    有个好名声固然好,可小命更重要,她们又不是小门效的姑娘,镇南王府四个字就能嫁的很好了。

    楚瑜心惶惶,“回府吧。”

    明妧叮嘱她道,“回去之后,身上的衣服烧掉,让丫鬟小厮把不要的旧衣服收拾出来送来,另外,在官兵来之前,瘟疫的事不要宣扬,以免引起恐慌。”

    楚瑜连连点头。

    很快,楚墨尘就带了官兵来,把守城门口。

    一下子过来这么多官兵,那些赈灾的大家闺秀都感觉不妙,尤其镇南王府的粥还没有施完,楚瑜她们就走了。

    然后,瘟疫的事才传开,那些大家闺秀吓的面色苍白,摇摇欲坠。

    好不容易赶着赈一回灾,怎么就叫她们碰上了瘟疫呢。

    明妧叮嘱完,那些大家闺秀匆匆回府,恨不得用热水洗掉一层皮,别说一身衣裳了,怕死的连住的床褥都换了个遍。

    明妧开了药方,让赵风去周大夫的药铺买药送来,然后忙着熬药煎药,忙的脚不沾地。

    楚墨尘过来道,“要怎么做,你写下来,我让人去办便是。”

    明妧看着那些难民道,“这些难民有些感染了,有些没有感染,要将病的隔离开,以免扩散,还有他们喝进肚的水必须烧开,最好是能让他们洗澡,把身上的衣服全部烧掉。”

    这也是为什么她让丫鬟小厮把不要的衣服送来的原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