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4章 诚意
    ,精彩小说免费!

    这事,她要弄清楚。

    明妧望向楚墨尘,楚墨尘点点头,给了赵风一个眼神,赵风会意,把带来的贺礼递给喜儿,便骑马离开。

    定北侯云山雾里,道,“出什么事了?”

    “不是什么大事,爹爹先招呼宾客,等弄清楚了,再告诉您,”明妧笑道。

    定北侯确实很忙,明妧这么说,他不放心,看了楚墨尘一眼,才放下心来。

    楚墨尘去找卫明城,帮他招呼宾客,明妧则和谢婉华去了内院,陪苏氏招呼来道贺的贵夫人和大家闺秀。

    不少人打量谢婉华,老夫人一脸笑容,谢婉华的爹娘外放,把外孙女托付给她这个外祖母,她不能让女儿失望,得帮忙挑个中意的外孙女婿。

    谢婉华在定北侯府住了一年多,来定北侯府几回应该都知道,侯爷本来就受宠,现在更任了礼部尚书,苏氏和侯爷的两个女儿都许了人家,只能瞄向卫明依她们了。

    今儿是来道贺的,人多不合适提结亲的事,等过两天,定北侯府的门槛只怕都要被人踏破。

    谢婉华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儿。

    从明妧出嫁那天,她看到了楚墨枫后,心里就再装不下别人了,她也知道以她的身份想嫁进镇南王府难比登天,但要有琅嬛郡主和明妧都帮她,未尝没有一点希望。

    至少还能生米煮成熟饭吧?

    可她没想到的是琅嬛郡主竟然也心仪楚墨枫,明妧对她又态度不冷不热……

    一旦她的亲事定下,她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谢婉华心不在焉,卫明绮喊了她两声,她都没反应,不由得推了她一把,“在想什么呢,想的这么入神?”

    “没什么,”谢婉华笑道。

    卫明绮小声道,“我看祖母对东宁侯府大少爷挺满意的,夸了好几句呢。”

    府里姐妹的亲事,难免好奇,但见谢婉华一个笑脸没给,也没害羞,卫明绮讨了个没趣,也就没提这事,转身玩去了。

    大半个时辰后,赵风回来了。

    他不好上前,让小丫鬟给喜儿传话,喜儿去了前院一趟,然后回来禀告明妧。

    喜儿凑到明妧耳边道,“世子妃,赵风打听出来了,东王爷昨儿曾收买德顺公公,德顺公公没收他贿赂的银票,说皇上已经决定让侯爷补上户部尚书的空缺。”

    东王爷就是知道皇上早有决定,只是没人知道,所以才在朝堂上大家商议的时候,站出来举荐侯爷,让大家误会侯爷能出任户部尚书有东王爷很大的功劳。

    明妧冷笑一声,没见过像东王爷和琅嬛郡主这般死不悔改,垂死挣扎的。

    看他们能挣扎到什么时候去。

    这边明妧够生气的了,偏偏还有不知情的,如老夫人,还要苏氏准备厚礼去东王府道谢。

    真的,明妧差点没吐血三升,安慰自己老夫人是蒙在鼓里,不知者不为罪,侯府知恩图报……

    这边怒气刚消了一点儿,老夫人又看着她道,“琅嬛郡主和东王府示好,你们又是妯娌,可要好好相处。”

    明妧道,“祖母,我待会儿再与您说这事。”

    等宾客都走了,老夫人问道,“怎么了?”

    彼时定北侯和苏氏,还有卫明城都在,明妧道,“上回我和相公差点摔下悬崖,有东王府一份功劳,我气不过,给琅嬛郡主下了毒,让她青丝变白发……”

    明妧把经过娓娓道来,然后道,“东王府本该来侯府向爹娘赔礼认错,但是并没有来,这一回父亲出任户部尚书,与东王爷一点关系也没有。”

    苏氏气的脸都绿了,“你要不告诉我,我还打算明儿就送贺礼去东王府。”

    定北侯更是怒不可抑,“我要去皇上跟前参他一本!”

    楚墨尘道,“岳父大人何必急于一时,琅嬛郡主所中之毒,只有明妧能解,东王府必定要登门赔礼,等罪证确凿了,再参他也不迟。”

    “用不着几天了,”明妧道。

    东王府这么多小动作,她怎么能不还点礼?

    回了王府后,明妧没有回沉香轩,直接去了拂云轩,道,“没想到东王爷会主动举荐我爹。”

    琅嬛郡主拳头攒紧道,“我东王府这份赔罪的诚意够了吧?!”

    “不能更满意了,”明妧笑道。

    “那你什么时候把解药给我?”琅嬛郡主道。

    明妧从怀里掏出一小药瓶,丫鬟上前接过药瓶。

    明妧见琅嬛郡主没动,道,“怎么不服下?”

    “我待会儿再吃,”琅嬛郡主道。

    显然,不放心明妧给的解药,要找大夫检查毒性。

    随便检查好了,明妧笑了笑,转身离开。

    小半个时辰后,太医就进府了。

    不到一刻钟,琅嬛郡主就怒气冲冲的来找她,把药瓶子狠狠的砸在地上道,“你耍我!”

    明妧看着她,优雅的斟茶道,“这么生气做什么,我也不过是礼尚往来罢了。”

    “你什么意思?!”琅嬛郡主气的满头银丝都在颤抖。

    明妧没搭理她,喜儿道,“东王爷明知道皇上已经打定主意让侯爷做户部尚书,还故意在大殿上保举侯爷,让大家误会侯爷的尚书之位是东王爷举荐所得。”

    明妧把茶盏放下,手撑着下颚望着琅嬛郡主,“你东王府的诚意,我感受到了,满满的都是敷衍和戏弄,我解毒的诚意,不知道琅嬛郡主感受到没有?”

    “你!”琅嬛郡主气的身子站不稳。

    明妧冷冷道,“你什么你?你可以滚了。”

    丫鬟扶着琅嬛郡主走,只是出珠帘的时候,明妧道,“忘了告诉你,我没耐心等你和东王府再想别的幺蛾子来逃避赔礼认错,所以我加剧了你体内的毒性,明儿一早好好照照镜子,你会很惊喜的发现你苍老了一岁。”

    “当然了,这两三天感觉不会明显,毕竟你年轻,等过个五六七八天,你就能体会到了,我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

    “喜儿,送客。”

    喜儿就过去轰人了,脸色不善道,“和我家世子妃耍花样,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自取其辱。”

    琅嬛郡主气的一把将珠帘拽下来,碧玉珠子砸了一地,此起彼伏,清脆的声音极为动听。

    明妧淡淡一笑,却是能把人活活气死,只见她朱唇轻启,呵气如兰,“一千两,记得找琅嬛郡主拿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