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6章 眼力
    ,精彩小说免费!

    徐娇已经坐上马车了,气势汹汹的从马车上下来,带着雷霆之怒进了铺子。

    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卖赝品给她,也不怕把他铺子给封了!

    彼时明妧让楚墨尘帮她挑了幅真迹,又挑了些别的,喜儿付钱,她再看还有没有什么别的要买的。

    对这些字画古玩,明妧兴趣一般,等喜儿付好钱,准备走了。

    只是转身,就看到徐娇走进来,面带怒容,直接走到柜台前,她身后的丫鬟把锦盒摔在柜台上道,“你胆子真不小,竟然敢卖赝品给我家姑娘!你知不知道我家姑娘是什么人?!”

    掌柜的当然知道她们是谁,成国公府上的姑娘,也算是这条街上的常客了。

    掌柜的忙道,“小铺子做买卖凭的是良心,这些画挂在墙上,任凭客人挑选,这古玩字画有真有假,全靠姑娘一双慧眼分辨,银货两讫,没有反悔的道理,何况姑娘这幅画是真迹。”

    掌柜的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徐娇更生气了。

    这是说她没有分辨真迹和赝品的本事,买了幅假画,应该自己负责是吗?!

    钱付给他了,这后果该她一力承当,和铺子无关是吗?!

    徐娇气的嘴都哆嗦,有些话她不好说,身后的丫鬟气道,“卖假画你还有理了!都被拆穿了,还敢说是真迹!”

    掌柜的头疼,小丫鬟恼道,“画不要了,赔钱!”

    “这幅画是真的,”掌柜的只这一句,“姑娘买这幅画,一点都不吃亏。”

    徐娇怒不可抑,让丫鬟把画拿出来,徐娇摔在掌柜的身上,“是真迹还是赝品,我会分辨不出来吗?!”

    明妧听她这话,只觉得脸颊都疼,这不是打自己的脸吗,要是能分辨就不至于买幅假画了,这掌柜的碰上她也是倒霉。

    不过掌柜的倒也没说错,这古玩字画有真有假,不比其他东西,买之前多少都会做好买到赝品的心理准备,没有道理让你把画拿走,发现是赝品再回来退货的道理,一般这样的店铺都是一经出售,概不退货。

    所以要精挑细选,而且店铺提供桌椅,供客人仔细观摩,鉴别真伪。

    如果明妧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刚刚丫鬟听到楚墨尘说画是假的,回去告诉徐娇,所以她又杀了回来。

    既然豁出脸闹开了,以她的脾气,不讨个说法,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不过掌柜的会做生意,他道,“姑娘要退货,铺子给你退,但要扣下两成的钱。”

    徐娇脸色不善,看掌柜的眼神都带着怒意了。

    这幅画一千二百两,扣两成,那就是二百四十两。

    她就出门的功夫,就损失这么多,成国公府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但铺子有铺子的规矩,准许她退货,已经是破例了,而且两成并不多,如果可以,掌柜的宁肯给她二百两,也不想和她纠缠,惹不起。

    徐娇冷笑道,“一幅假画,你还想收回去,继续卖钱不成?!”

    掌柜的没说话,显然是默认了。

    徐娇抓过画,随手一撕。

    铺子里外已经围了不少人,对徐娇的做法都拍手叫好。

    就应该这样抵制赝品,虽然这样一幅赝品,他们一辈子也买不起。

    但凭什么一幅不值钱的赝品能卖那么贵,能卖他们一辈子都挣不到的钱。

    掌柜的脸都变了,道,“姑娘!这钱小铺是没法退了!”

    丫鬟叫道,“你敢,也不怕这钱揣在手里烫手?!”

    掌柜的把徐娇扔在地上的画捡起来,放在桌子上道,“这幅画是真迹,姑娘已经买了,是撕毁还是烧掉,与小铺无关。”

    “这幅画是假的!”丫鬟叫道。

    小伙计忍不住道,“这幅画是真迹,姑娘不信,大可以找懂行的来看。”

    掌柜的把画摆桌子上,小伙计就站在他身边,掌柜的不说话,显然小伙计的话就是他的意思。

    徐娇的丫鬟道,“找就找!谁怕谁啊!”

    不信镇南王世子的眼光有这么差。

    这条街是京都最大的闹街,是世家少爷和大家闺秀最喜欢来的地方,消息一散开,就过来好几个世家少爷。

    往桌旁一站,看画作是真迹还是赝品。

    看过后,一男子道,“好像是真的。”

    另外一男子道,“我瞧着也像是真的。”

    徐娇的脸色隐隐难看。

    他们是傻了吗,她都说这画是假的了!

    两世家少爷当然知道徐娇是认定这幅画是假的才撕毁的,但没瞧见镇南王世子站在一旁没吭声吗?

    以他的眼力不会看不出来这幅画是真迹,他们说是假的,不就代表他们没眼色?

    而且这幅画是越看越像真迹,找不出来一丝赝品的痕迹。

    很快,就过来几人,一致觉得这就是幅真迹。

    丫鬟叫道,“这不可能!镇南王世子都说这幅是赝品!”

    几位世家少爷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不敢置信。

    镇南王世子的眼光有这么差么?

    徐娇脸隐隐难看,难道这幅画是真的,镇南王世子是因为她抢了他世子妃的画才说是赝品,让她动怒,最后把画退回来的?

    她上当了!

    不只徐娇是这么想的,就连明妧都有此怀疑,怀疑楚墨尘是怕她心里不舒坦,告知她被抢的是幅赝品,让她偷着乐。

    用心良苦啊,明妧瞥了楚墨尘一眼,碧波流转,干的漂亮。

    楚墨尘扶额,漂亮的凤眸里藏了几分无奈。

    他是那种人吗,现在事情闹大了,要不给个说法,他连真假都分辨不了的名声该传开了。

    楚墨尘瞥了桌子上的画一眼,淡淡道,“你我看的那幅赝品画不是这一幅。”

    “啊?”明妧惊呆了。

    喜儿站在一旁,听得糊里糊涂的,怎么就不是这一幅,难道画被人给换了?

    喜儿望向掌柜的,掌柜的脸色难看道,“这一幅是真迹,成国公府,小铺子惹不起。”

    明妧无语了,脑门上黑线直往下掉,也就是说徐娇和她抢了一幅赝品画,铺子惹不起成国公府,所以偷偷用真迹把赝品换了,结果丫鬟听到楚墨尘说她眼光好,挑了幅赝品,匆匆去禀告徐娇。

    然后徐娇闹起来了,把一幅真迹给撕了?

    “可怜了这幅真迹,”明妧惋惜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