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7章 厚颜
    ,精彩小说免费!

    徐娇的脸涨紫了,修剪齐整的指甲掐进肉里都觉察不到疼。

    自打遇到她,她就没遇到过什么好事。

    就是好事也变成了坏事一桩!

    徐娇恨不得用眼神灭了明妧,明妧有点无力,为什么要把她倒霉算在她身上瞪她呢,这件事和她一丁点儿关系都没好不好,要担责任的话,她的丫鬟首当其冲,连楚墨尘都没责任,何况是她了。

    无故迁怒别人,这是病,得治!

    徐娇也知道自己不占理,她袖子一转,转身就走了。

    今儿这脸是丢大了。

    口口声声说自己能分辨真假,结果买了赝品,撕了真迹,最后花了钱,没买到画,还把名声给搭进去了。

    徐娇出门的时候,听到有人在笑,气的她浑身颤抖,快步坐上马车,准备回府。

    丫鬟从头到尾都没敢再说一个字,暗地里狠狠的抽了自己两嘴巴,要她耳朵尖,要她嘴巴大。

    掌柜的看着桌子上的画不知道该怎么办好,画虽然撕毁了,但还是可以恢复的,只是价值大打折扣就是了。

    而且修复的价格昂贵,毕竟这门手艺不是谁都有,这幅画本就不赚什么钱,再修复的话,就要折本了,何况给成国公府送去,只怕人家未必领情。

    再者成国公府是什么人家,会把一幅撕毁的画放在眼里吗?

    掌柜的迟疑不决。

    最后让小厮把画收进锦盒内,等成国公府的人来取,如果不来的话就扔库房内。

    看完了热闹,明妧和楚墨尘出了铺子,围着看热闹的人都散了。

    心情好,明妧又逛了会儿,便和楚墨尘骑马去苏家。

    只是骑到一半,明妧觉得不大对劲,这好像不是去苏家的路,她推了楚墨尘一把道,“你是不是带错路了?”

    “没有,”楚墨尘醇厚动听的嗓音飘入耳。

    明妧就当是她记错了,毕竟每次去苏家都是坐马车,也不是一直掀开车帘看外面,只当楚墨尘换了条路去苏家。

    过了一刻钟,明妧就朝天翻白眼了,这哪是去苏家啊,这厮把她带定北侯府了。

    侯府守门小厮看见她和楚墨尘骑马过来,连忙朝府内喊道,“世子爷和世子妃来了,快去禀告老夫人。”

    明妧很无力,她没想回门啊,她瞪向楚墨尘道,“你不会打算这辈子都不让我进苏家一步了吧。”

    敢说一句是,当场给你翻脸。

    楚墨尘就是这么想的,但他不会承认,只道,“苏老太爷的脾气,你送去,他不会要,让岳母大人代你送。”

    “这么说你是在为我好了?”明妧眼神不善,没见过这么厚颜无耻,冠冕堂皇的。

    楚墨尘理直气壮,“你知道就好。”

    明妧差点没喷血,她的外祖父,难道她还说服不了吗?

    苏家以前给她两成股,是怕她受镇南王府欺负,今时不同往日,她最不缺的就是钱。

    见不得这般无耻的,明妧剜着楚墨尘道,“我是不是还得谢谢你?”

    “你我夫妻,不必这么见外,”他眼底泻出笑意。

    然后,明妧一股气腾到了胸口,结果这厮不顾是在街上,朝着她耳垂就亲过来。

    一瞬间,明妧就满脸涨红了,身子软的没差点从马背上摔下去。

    真是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了!

    而且这一幕,不是没人看见,侯府小厮看见了,脸也红了。

    世子爷真是太太太孟浪了,大庭广众之下就亲世子妃,这也太不顾及形象了些,也不怕传扬开。

    楚墨尘心情好,一路上他就想这么做了,他的世子妃,他怎么就不能亲了?

    他翻身下马,朝明妧伸手,“我扶你下来。”

    明妧伸脚踹他,你丫的离我远点儿!

    楚墨尘也不躲开,手一伸,就把明妧的鞋拽下来一只。

    明妧觉得自己快要疯了,然而就在这时候,马不知道怎么的往前一跑,吓的明妧只尖叫。

    楚墨尘手里拿着明妧一只绣花鞋,直接懵在了那里。

    他的马一直很温顺,怎么会突然跑开?

    后面,赵风赶着马车过来,刚勒紧缰绳,就见楚墨尘往前跑,去追那匹马。

    雪雁刚打算从马车内出来,赵风一甩马鞭,马车往前跑去,她身子往后一倒,撞到了喜儿,喜儿撞到了脑袋。

    惨叫声此起彼伏,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明妧没骑过几回马,还都是被楚墨尘抱着的,马突然跑起来,她能做的,只是伏低身子,紧紧的抓着缰绳,祈祷别被马摔下来。

    明妧吓的眼睛紧闭,只感觉到风从耳畔刮过,实在不好受。

    直到身后有人,紧紧的搂着她的腰,熟悉的感觉传来,明妧才刚把眼睛睁开。

    然而马蹄下有个小女孩,楚墨尘拉筋缰绳,马蹄从小女孩头顶上蹿过去,然后才停下。

    那小女孩吓的直哭。

    被她娘抱在怀里,叫着阿宝,“别哭,娘在这儿。”

    明妧吓着了,要不是楚墨尘来的及时,这小女孩只怕要死在马蹄之下,她道,“你的马怎么会突然发狂?”

    楚墨尘摇头,他也不知道。

    刚刚还好好的,他下马背就这样了,而且就是他坐在马背上,马也有些不对劲,好像很狂躁。

    明妧道,“像是被人下了药,没准儿是之前进铺子挑字画的空档,被人下手了。”

    当然,也有可能是在王府里被人动的手。

    楚墨尘抱着明妧下马,赵风过来把马牵到附近的客栈马厩内,等药劲过去,毕竟是楚墨尘的爱驹,舍不得杀了它。

    那边,卫明城骑马追过来,问道,“没事吧?”

    明妧摇头,“大哥,我没事。”

    卫明城见她有些脸色苍白,但不像是有事的样子,放心道,“爹娘吓着了,让我过来看看。”

    毕竟是在定北侯府门前出的意外,侯府小厮不敢不禀告苏氏和定北侯。

    明妧道,“大哥先回去告诉他们,让他们别担心。”

    “你们小心,”卫明城担忧道。

    马车里,雪雁想瞪赵风又不好瞪他,毕竟他也是为了救世子妃,可她和喜儿就惨了,脑袋不知道磕了多少下,疼死她们了。

    赵风过来道,“还是坐马车吧。”

    “坐马车也不安全,”喜儿道。

    明妧苦笑,难道以后出行只能靠两条腿吗?

    谁也没注意到,一旁看热闹的人堆里有一小厮突然变了脸。

    “小少爷?我家小少爷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