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8章 走丢
    ,精彩小说免费!

    小厮找了一圈,也没看到小少爷的人影,吓的脸色苍白,手足无措。

    他带小少爷出来转一圈,顾着看热闹,弄丢了小少爷,他会被活剥了几层皮的。

    小厮慌乱寻找,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这一幕正好被雪雁见到,她道,“世子妃,那小厮家的小少爷好像刚刚走丢了。”

    明妧撇头就看到小厮找人问他家小少爷,一个问不到,又去找另外一个问。

    喜儿道,“这小厮不称职,顾着看热闹把主子弄丢了。”

    而且看的还是她家世子妃的热闹,哪有这么不称职的,那家小少爷的爹娘还不得吓死?

    明妧道,“帮他找一下吧。”

    毕竟是因为她才弄丢的,想想卫明城丢了十六年,苏氏和定北侯是怎么熬的,明妧于心不忍。

    但对这个小厮,明妧没有好感,太不负责人了。

    街上人来人往,热闹何其多,今日遇到她,还能帮忙找一下,他日呢?

    喜儿和雪雁都去帮忙,这么一会儿,那小少爷应该跑不远。

    赵风把马关进客栈内,让小伙计代为照看,然后买了匹温顺的马牵过来。

    楚墨尘抱着明妧骑上马背,明妧还有点害怕,但她知道,越害怕就越要抗拒,她不会让敌人得逞的。

    两人往定北侯府走,找人的事就交给喜儿和雪雁,还有暗处的暗卫。

    再说明妧和楚墨尘回了定北侯,这一回,楚墨尘不敢胡闹了,一下马背后,就把明妧扶了下来。

    苏氏和定北侯都知道明妧安然无恙,但脸都拉的很长,“这一出门就被人算计,这日子何时是个头?”

    难道要一辈子待在镇南王府里做缩头乌龟吗?

    楚墨尘向苏氏和定北侯表态,他一定会解决掉暗处的人,确保明妧周全。

    明妧倒觉得暗处的人一直在等她出府,然后算计她,倒不失为一个将计就计的好办法。

    只是拿自己做诱饵,太过危险,苏氏不赞同,但除此之外,似乎也没有更好的办法,知道明妧会医术,下毒这条路敌人行不通,所以不用。

    明妧不想说这些不愉快的事,她转移话题,苏氏则道,“怎么想起来回侯府了?”

    明妧就把苏阳给她送钱的事说了一通,明妧的做法,苏氏不赞同也不反对,“娘可以帮你送一回,但总不能每回都送吧?”

    明妧笑道,“当然不用每回都送了,娘帮我把两成股还给外祖父,一劳永逸。”

    “你呀!”苏氏嗔笑。

    想想当初苏家给明妧两成股,二太太知道后,还特意给卫明柔送消息,她回来又哭又闹,说苏家偏疼明妧,不疼她。

    幸亏当初明妧没退让,苏家没有给卫明柔,否则今日只怕卫明柔会拿着两成股登门要钱。

    虽然不是她亲生的,但毕竟她养了十几年,怎么差别就这么的大,到底是儿女的性子随爹娘,可二老爷也是老夫人亲生的啊。

    苏氏想不通,便把这事抛诸脑后。

    外面,喜儿和雪雁回来,还带回来一小男孩,年纪不大,约莫五六岁的模样,生的粉雕玉琢,极其可爱。

    明妧见了道,“这就是那走丢的小少爷?”

    喜儿点头,“就是他,暗卫找到的时候,他刚被拍花子盯上,都下手了,是暗卫救下了他。”

    小少爷生的好看,而且眼睛乌溜溜的,像是颗墨玉珠似的透着机灵。

    雪雁道,“我们回去找那小厮的时候没找见人,便给一旁的小摊贩留了话,说如果有人来找,就说小少爷找到了,带回了定北侯府,应该很快就有人来把他领回去。”

    苏氏看到那小男孩就心底起伏,当年卫明城丢失的时候还没有他这么大,都不记得事了。

    这一丢,母子分离十六年,那种痛苦,没有人比她更清楚了。

    许是感激沈家,苏氏对走丢的孩子更为上心,她问道,“你爹娘呢?”

    小男孩倒不怕生,“爹爹和娘亲吵架了,好几天没看见他了。”

    苏氏眉头一皱,脑补出小男孩的爹摔门而去,流连花楼酒肆不归的场景,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那你娘呢?”明妧问道。

    “娘在家里,”小男孩道。

    “你一个人怎么敢乱跑?”明妧道。

    小男孩道,“我要去找爹爹。”

    “你别乱跑,就待在这里,让你爹爹来领你回去,想吃什么告诉我,”苏氏温柔道。

    小男孩摇头,他不要吃的。

    他身上的衣裳是蜀锦的,看样子就是出身富户人家,不愁吃喝。

    从小男孩嘴里盘问不出什么有用的消息,他都不知道自己家在哪儿,前不久才搬家的,娘说之前的家回不去了。

    小半个时辰后,才有人找来。

    一年约二十三四岁的夫人寻上门来,身边还带了两丫鬟和三五个小厮。

    知道是来接小男孩回去的,李总管直接领着她来了老夫人的院子。

    看到小男孩,那夫人就泪眼婆娑,抱着孩子不撒手。

    小男孩叫娘,那应该是他亲娘无疑了。

    苏氏道,“怎么出门,也不多带几个小厮看着,万一走丢了,后悔就晚了。”

    当年卫明城丢失还不是走丢这么简单,是被人算计丢的。

    就这样,老夫人都怪了她十几年,她怎么和家中长辈交待。

    那夫人连连道谢,苏氏道,“孩子他爹呢,丢失这么大的事,怎么也不亲自来接?”

    夫人眼神有些躲闪道,“孩子他爹忙生意,不在京都,今儿多亏了少爷少奶奶相救,才让我免尝骨肉分离之痛,等孩子他爹回来,我一定让他登门道谢。”

    苏氏还打算让孩子他爹亲自来接孩子回去,但人不在京都,她也不能强求。

    夫人不打扰府上清净,抱着孩子告辞。

    丫鬟小厮都走了。

    明妧收回眸光,无意间瞥见楚墨尘皱眉,便道,“怎么了?”

    “那小厮有些眼熟,似乎在哪儿见过?”楚墨尘一时间想不起来了。

    他确定见过那小厮,因为瞥过去的时候,小厮慌乱的把头低下了,显然怕被他认出来。

    想不起来,楚墨尘也就不想了。

    本来只是一件小事,但事情就有那么凑巧,等明妧和楚墨尘回王府后,喜儿和雪雁从马车内下来,手里多了块玉佩道,“世子妃,那小少爷落了块玉佩在马车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